第六十八章 千机百变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郭寿都风满面,笑得合不拢嘴,一看见丁月华就万分,感激不已,丁月华只好心虚地劝他多吃几碗米饭,多练练功夫,把体练结实些。大文学郭寿不知道丁月华是在为自己失败的说媒行动“赎罪”,以为她是在转达小染姑娘的意见,每天天不亮就起练功,干活也更加卖力,只盼望有一天能在意中人小染心目中变成强壮威猛的男子汉形象。

    雪莲姑娘就那天茶楼发生的说媒事件给丁月华写了一封信,委婉地表示丫头小染暂时还没有说亲的意愿。丁月华拿着那封宣告小郭无望的信,不敢告诉他真相。丁月华觉得自己要负大部分责任,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只好拜托展昭多关照一下小郭,多教教他武艺。经过这次失败的说媒事件,丁月华对自己的办事能力失望不已,上次展昭好不容易帮她建立起来的自信消失殆尽,躲在房里唉声叹气了好几天,搞得开封府上下的人都莫名其妙。大文学有好事者就去问郭寿:“你不是和月华小姐最熟吗?她这几天怎么都不出门了,还一直在叹气?”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小郭,一边捏着刚练出来的小块肌,一边满不在乎地回道:“没啥大事,千金大小姐的毛病又犯了呗,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躲在房里自怨自艾,过几天准保又活蹦乱跳的。别瞎打听了,妨碍我练功。要真有啥事,也不是咱们该心的,不是还有展大人嘛!”

    好事者刚要走开,就看见一大红色官袍的展昭拿着巨阙走进练场,爽朗的声音笑问道:“是哪个千金大小姐要自怨自艾了?和我有啥关系啊?”

    郭寿连忙放下手中的石锁,和一旁的衙役一起恭敬地叫了声“展大人”,又说笑了几句,就各自练开了。大文学展昭是个武之人,虽然做官多年,办案又忙,可只要一有空闲,他就会去练武场舞刀弄枪,武功不但没有减退,还精进了不少。

    最近为了“白玉观音”牵扯出来的多个命案,包拯和展昭没少被皇帝召进皇宫问话,耗费了不少心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原本扑朔迷离的案子随着沈伽罗的死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沈伽罗一死,“白玉观音”一案看似已经了结,皇上也示意包拯对外宣布此案已经告破,以安抚朝野,但暗中又责令包拯和展昭加紧查探,务必尽快找出背后隐藏的真凶。

    沈伽罗的死让包拯肯定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猜想,自从案件转交开封府,真正的幕后黑手就坐不住了。凶手利用沈伽罗急于为家族平反的心理,引她误入歧途,没想到事愈演愈烈,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只好她服下毒药,伪装成畏罪自杀,死前留下认罪书,承认自己是朝中命案和江惨案的凶手,还交出了誓死效忠独孤家族的二十五名黑衣杀手。其实,凶手布置的越多,破绽也就越多,案子也就有更多的线索可寻。不过,这个幕后凶手也确实厉害,居然计中有计。

    沈伽罗服下的毒药是天下无解的剧毒“千机百变毒”,此毒一旦进入人体内,就会幻化成百种不同的毒药,拥有千种不同的毒,即使是研制出这种毒药的人也没有想出破解之法。而这个人就是湘江世子的众多门客之一,江湖人称“有毒钟”南南子。自从赵盘在湘江之畔建了“揽贤居”,“有毒钟”就投靠在他的门下。如今沈伽罗死于“千机百变毒”,开封府自然顺藤摸瓜查到湘江世子上。不过,凶手大概错误估计了对手的实力,开封府不但有神断包龙图,还有神机妙算公孙策,以及南侠展昭,现在还加上一个丁月华,这些人可都不是好对付的。

    当初丁月华从展昭的口中得知这些况的时候,震惊不已,自己一直以来都认为沈伽罗是所有事的元凶,心里对她充满了仇恨,没想到真相却是这样,沈伽罗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她对自己的多次暗杀也是消灭敌的因素多过杀人灭口的企图。当杀入吕家庄的黑衣蒙面人其实分为两伙,一伙是奉沈伽罗之命去刺杀丁月华,没有做滥杀无辜的恶事,这些人在沈伽罗死后也已经招认了罪行,至于另一伙心狠手辣的凶徒到底是什么人,开封府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