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实习红娘

    “上次承蒙妹妹出手相助,妹妹真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当的一番慷慨陈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动容,尤其是在场的姐妹们,无不钦佩妹妹的侠女作风,妹妹当高歌一曲,余音绕梁,三不绝。大文学姐姐虽然学过些乐曲,可也没有听过那么别致的曲子,想来是妹妹文武全才,自己创作的吧?妹妹真是有心了,那曲子还和姐姐的名字一样。”雪莲姑娘象征地喝了一口茶,拿出丝绢帕子,优雅地拭了拭唇角,缓柔温和地说道。

    丁月华还在想着为小衙役郭寿做媒的事,喝茶也喝得三心二意,雪莲姑娘的话也没有认真去听,恍然间听她说去自己在“红袖书院”唱的那首《遇上你是我的缘》,心道:她怎么说起这个?今天难道是要探讨乐曲不成?那首歌可不是我写的,那我要怎么回答她?

    “妹妹,妹妹。”雪莲姑娘见丁月华不做声,猜她又是走神了,从一见面开始,她就在走神,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大文学

    丁月华听见雪莲的声音,发现自己又走神了,懊恼不已,忙说道:“姐姐,我哪会写歌呀,那是一个写乐曲的朋友作的,我只是拿来随口唱唱,我其实不懂音乐的,希望姐姐不要笑话我才好。”

    丁月华三番两次地走神,雪莲姑娘依然好脾气地微笑着,宽容地道:“原来是这样,妹妹说哪里的话,姐姐怎么会笑话你。那曲子就算不是妹妹自己作的,妹妹的唱功也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是专门的乐师听了妹妹唱的歌也要夸赞的。”

    “哪有那么好,我以前还是五音不全的,要不是前年学了一年的乐曲,根本就不会唱什么歌的。”千穿万穿,马不穿,丁月华被雪莲姑娘恭维了半天,心大好,本来还要顺着她的话炫耀一番,幸好想起了自己今天要当媒婆的重任,及时刹住了脚,话题一转,道:“姐姐,你这丫头模样可,乖巧伶俐,不知她今年多大了?家住哪里?”

    雪莲姑娘就像真的天上的雪莲花一样,吸收了天地精华,长出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一听丁月华的话就猜到了她刚才一直走神的原因,原来是为了她的贴丫鬟。大文学不过,有心计的聪明人即使猜到了别人的心思也不会一语道破:“小染这丫头跟了我四年了,过了年正好十六岁,当初卖来‘红袖书院’的时候年纪太小了,只知道老家在通州,家乡具体在哪里估计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哦,十六岁了,小郭好像已经十八岁了吧!年纪差不多。小染,小染,这名字可真好听。”丁月华自顾自地念叨着,还好丫鬟小染已经去外间了,没有听到这些话,也不知道有个蹩脚的实习媒婆在给自己说亲。

    雪莲姑娘听见丁月华的呢喃,轻笑起来:“妹妹,你这是在给谁做媒啊?是谁看上了我家的小染呀?是昨天接帖子的小哥吗?”

    “额?你怎么知道的?”丁月华一愣,惊讶道。

    雪莲姑娘脸上的笑意更甚:“小染昨天回来就跟我说,开封府里有一个奇怪的小衙差,没说几句话就脸红结巴,本来我还想让小染带给你一句话,让你方便的话就请那天在台上替你解围的公子一道来‘燕子楼’品茶,算是聊表谢意,结果小染还没有开口,他就抢了请帖跑了,气得小染回来跟我念了几遍。”

    丁月华奇道:“原来还有这事,难怪他昨天那么奇怪。”丁月华放下手中的茶杯,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坐姿,清了清嗓子,摆开了一副专业媒婆的架势,就只差在脸上贴一个媒婆痣,拿一把大扇子:“姐姐,那人叫郭寿,是开封府的衙役,品行端正,正直善良,平时做事勤勤恳恳,从不偷懒,就是有时候话比较多,有点小唠叨。不过,他很会照顾人的,你不用担心他有什么不良嗜好,绝对可以放心。我觉得郭寿和小染真的很相配,男才女貌••••••”丁月华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好像生怕别人不相信她的话。

    雪莲姑娘看着眼前这个不谙世事,心做媒的傻姑娘,心里充满了疑惑,眼前的人真的是丁氏双侠的妹妹?真的是传闻满江湖的丁女侠?她为什么会这么单纯,这么善良,这么,又这么没有心机,这么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和目的?雪莲姑娘细心地观察着眼前的丁月华,确定她的神不是装出来的,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透亮,清得就像一汪可以一望见底的湖水,透过她的眼睛好像可以看进她的心里,看见她那个炙、赤诚、跳动的心脏。

    雪莲只比丁月华大一两岁,可她自问比丁月华不知成熟多少倍,其实,这不仅是因为她们表面上的出不同,阅历不同,更是因为她们是不同时代的人,丁月华的灵魂来自文明的二十一世纪,她的世界一直都是善良友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世态炎凉,没有世险恶,所以,现在的丁月华不是那个有着江湖阅历的女侠,而是一个单纯美好的现代女生。不过,这些除了丁月华和李少白,估计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