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燕子酒楼

    “燕子楼”是东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高等酒楼,没点家的人是很少去这样的地方消费的。大文学丁月华虽然是丁府的大小姐,出门的时候也带了不少银两,可在外面折腾了这几个月,也花得七七八八了,如果不是李少白在她的包袱里偷偷放了一千两银子,她早就要写信给她两位哥哥催要“活动经费”了。所以,这高档酒楼丁月华是没去过几次的,如果不是雪莲姑娘下帖子请她来,估计她是不会知道东京除了“尚品阁”之外,还有一处这么好的酒楼。

    丁月华一踏进“燕子楼”豪华的红漆大门,一个衣着整齐清爽的小二哥就地迎上来招呼,说明况以后,径直把丁月华引上了二楼。

    “高档地方就是不一样,连个普通的伙计都这么训练有素,服务态度这么好,真是一分钱一分享受。大文学没想到雪莲姑娘这么有钱,挑个这么好地方品茶,拜谢也不用这么破费吧?难道在‘红袖书院’做事这么能挣钱?她不是不当红吗?怎么还这么有钱?啧啧,难怪要说青楼是‘销金窝’,就算是不当红的姑娘只怕私房钱也存了不少••••••”丁月华一边上楼梯一边想着。很快就到了一个雅间门外。

    小二礼貌地通报了以后,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打开门迎了丁月华进去,转过一道屏风,就看见雪莲姑娘倚在窗边的美人榻上,手中拿着一本册子,不知在看什么看得入了神,连丁月华进来了都没有察觉。大文学丁月华也没有多注意今请她来的主人,反而对领她进来的小丫鬟特别留意着,似乎很感兴趣。这小丫头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年纪,中等材,皮肤白皙,长着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的确是个标致的小美人,如果她就是昨天去开封府送帖子的姑娘,那就难怪郭寿会对她一见钟了,就不知道自己这回的“红娘”要怎么扮演才能称职:“真是头疼啊!本人以前就是个不善交际的女光棍,现在还要给古人当媒婆,这也太不靠谱了,希望别给搞砸了,就旁敲侧击地问问基本况好了。”丁月华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小丫鬟一边头疼地摇着脑袋,完全忘记了自己今天来“燕子楼”的目的。

    今天雪莲姑娘做东,主人自然要早来安排,所以她早一刻钟就到了“燕子楼”,沏了香茶,点了玫瑰香薰,静等着丁月华来,闲坐无聊时就拿了一本诗词来看。“燕子楼”是个供社会名流和达官贵人消费的场所,每个雅间都精心设置,风格各异,除了些必备的物件之外,还会放置一些诗词和书籍来装点门面。有时候遇上些谈诗论赋的雅客为了打发时光或是些为了附庸风雅的暴发户,酒楼事先准备些这样的东西是大受欢迎的。雪莲姑娘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册,正微笑地看着傻兮兮对着自己贴丫鬟发呆的丁月华,轻轻地走到圆桌边,准备倒两杯茶,等丁月华什么时候回了神就什么时候来喝。

    小丫鬟被丁月华看得早就浑不舒服,可又不敢造次,只好硬忍着,一言不发地站着让丁月华“鉴赏”,此时瞥见主子伸手倒茶,再也忍不住了,仿佛雕像复活一样,从屋角“变到”桌子边,一把抢过雪莲姑娘刚提起要倒的茶壶,嗔怪道:“小姐,这种事让小染来做就好了,何必您亲自动手。”

    丁月华恍然大悟般地回过神来,见小丫鬟倒着茶,雪莲姑娘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雪莲姐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明明就只隔了两天时间,怎么就变成“好久不见”了?这丁月华“口不择言”的老毛病又犯了,平还总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这是“临危不乱,急中生智”,是优点,每次遇到这种况,连御猫展大侠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不能辩驳丁月华的“真理”。

    冰雪聪明的雪莲姑娘巧笑倩兮地请丁月华坐下品茶,没有沿着丁月华随口胡扯的话题说下去。丁月华识趣地坐下,开始装模作样地“品茶”。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