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月下情长

    冷月初上,白天繁华的东京西大街,现在已经少有行人,初的夜晚还是微有凉意的。大文学今天对于丁月华来说,绝对是一个奇特的子,一个值得研究和考证的子,从一场危机四伏的拜访变成一场别开生面的认亲,展昭和丁月华都始料未及,听故事、谈事,不知不觉中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丁月华辞别了似真似假、未知真假的“皇亲国戚”大哥,展昭辞别了高深莫测、敌友未分的“未来大舅子”,两个人都心事重重地走在空旷的大街上。

    “展昭,我想回一趟松江府。”丁月华望着初升的明月,淡淡地说道。

    展昭本来是与丁月华并肩而行,可能因为一边走着一边想心事,不知不觉就走得比丁月华快了几步,此时听到丁月华的话,才突然醒悟过来,停下脚步转看着丁月华:“婠婠,你不能回去。你忘了上次你离开东京••••••”展昭担心丁月华的安危,一时着急,差点又提起吕鱼的事,还好醒悟得快,没说下去。大文学可丁月华还是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她的眼神都变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该回去,我不能带给他们厄运,我不能害了他们••••••我、我不回去了。”

    丁月华说着转过去,一滴清泪跌落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吕鱼一家的死对她的打击太沉重了,丁月华一辈子都不可能放下这个包袱,虽然没有人来怪罪她,指责她,但内疚和自责早已经无数次地淹没了她的头脑,早已经化成刀剑去撕扯和割裂她的五脏六腑,只要一想起吕鱼,这种痛苦就会像毒瘾发作一样纠缠着丁月华,折磨着她的心。

    展昭明白这种痛苦,所以他为自己刚才的“口不择言”后悔不已,也为丁月华心疼不已,他用力地扳过丁月华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语气严肃而诚恳地说道:“婠婠,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乐观,最机灵,也是最勇敢的姑娘,你只会带给别人快乐和幸运,认识你的人都会不自地喜欢你,都会想要和你做朋友,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大文学”

    丁月华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自信地看着十分认真的展昭,怯怯地问道:“是真的吗?你是在安慰我吧?我来了这么久,除了闯祸就是给别人添麻烦,从来没有真正做过一件成功的事,我觉得我很没用,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哪里的话,你忘了自己是怎么照顾桂花村的老婆婆了?你帮她做新衣服,帮她烧菜做饭,老婆婆夸你勤劳又能干。还有啊,在兴隆客栈里,你还帮我教训了一个势利眼的小二,说了一堆高深莫测的菜名,让客栈掌柜都对你钦佩不已。你还让小二带话给客栈厨师,安慰了他寻找妻子的痛苦,厨师送菜给我们,你还是坚持要付钱,不肯占人便宜。这些都足以说明你是一个既善良又能干的好姑娘。”展昭牵着丁月华的手,一边走着一边慢慢地说着,脸上还浮现出一抹亲切柔和的笑容。丁月华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心里既感动又温暖:“这些事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如果你不说,我想我永远都不知道原来我还有这么多优点。展昭,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丁月华抬头看向展昭,神脉脉,眼里含着的不知是感动还是神

    展昭低首望着丁月华,嘴角绽开一个迷人的浅笑:“傻瓜,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怎么?这些事你都忘记了?我听你大哥说,自从你溺水以后,有些事就记不清楚了。记不起来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不,不是这个,我说的不是这个。”丁月华有些急促地辩解道,神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

    “啊,不是这个?那你指的是哪个?”展昭疑惑,不是这个是哪个?

    “我说的是你前面那句话,就是那句,那你夸我的最后那句。”丁月华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脸颊还飘上一抹酡红。

    展昭见丁月华突然一副害羞的神,又听见她刚才的话,记起自己刚才说的那句“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恍然大悟,心里一阵欣喜:“原来她指的是这句话,难怪她不好意思说,我真是只笨猫。”于是赶紧说道:“婠婠,你就是上天赐给我展昭最珍贵的宝贝。”

    丁月华本来就在害羞,此时又听展昭郑重其事地再说一遍,更加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只好不说话,低头沉默着。展昭以为她没听见自己的话,或者又想起难过的事,沉浸在先前的悲痛中,也不好意思再多说,赶紧转移话题道:“婠婠,我知道你要查证你的世,其实你可以不必亲自回松江府,为了避免意外的危险因素,也为了省去不必要麻烦,你可以把要问的事都写在信里,我可以请包大人把你的信夹在州府之间传递的公文里,这样就既安全又迅捷。”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这样我不用回松江府就可以知道我的世是真是假了,太好了,我回去就写信。”丁月华的颊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红云,此时就像个愿望得到满足的孩子一样开心不已,先前的难过好像都变得遥远。看着暂时忘记痛苦和烦恼的丁月华,展昭松了一口气,如果人都可以一直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活着,没心没肺没烦恼,那该有多好。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