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忧虑重重

    丁月华回过神来,却突然笑了一声,看得赵盘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丁月华听他这么一问却笑得更开心:“我突然想起一个脑筋急转弯,你想不想听?”

    “脑筋急转弯?这是什么东西?”赵盘不明所以,有点好奇地看着丁月华,刚才沉默时的悲戚已经没有踪影,不知是他调整得快,还是掩饰得好。大文学

    “脑筋急转弯就是一种问题,很特殊的问题,它的答案总是出人意料,却又合合理。这可是很考验人的智商,很困难的问题哦。”其实丁月华也是为了转移话题才故意这样说的,她可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古代给古人讲解这个问题,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这样的解释。

    “听着有趣的,我倒想听听这是个什么脑筋急转弯问题,婠婠,你要是能把我难倒,我什么都依你。”赵盘听了丁月华的解释,觉得很新奇,很想见识一下这是个什么难题。

    “好,说话要算数哦,”丁月华最喜欢别人和她打赌,尤其是这种稳赚不赔的赌约,她可是吃定了赵盘这个古代世子回答不出她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什么事是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的?”

    “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这是什么事?”赵盘一脸疑惑,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折扇在手中轻轻敲着,似乎是在苦思冥想。大文学赵盘这个湘江世子,号称文武双全,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肯定想不到今天会被丁月华的一个脑筋急转弯给难住,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不知道世人会做何感想。

    “投降吧!投降吧!我不会笑你的。”丁月华见赵盘眉头深锁,明明想不出答案却又死撑着,心里一阵乐呵,忍不住开口“降”。

    “额,我还真想不出答案,好,我投降。”赵盘见丁月华眉开眼笑的得意样子,不以为忤,反而坦然以对。

    “哈,答案就是两个字----做梦,做梦当然是大家都能做,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做啦!”丁月华得意洋洋地公布谜底。

    “哦,有道理,我妹妹可真聪明。”赵盘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笑着看向丁月华。

    丁月华见赵盘又叫自己“妹妹”,有点别扭,又想起丁母和丁家两个哥哥,心里矛盾不已,有点怯怯地开口道:“我可不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赵盘似乎心很好,他坐下来,优雅地喝了一口茶。

    “关于我的世,丁府的人应该还不知道,娘她对我很好,大哥、二哥对我也很疼,我,我••••••”丁月华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忧虑。大文学

    “婠婠,你是担心不知后如何面对丁家的人吧。没事,一切交给哥哥,我会妥善处理的。”赵盘望着丁月华,轻拍她的手背,宽慰道。

    “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我想请你不要把我的世公布于众,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我希望你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尤其是丁家的人。他们养育了我二十多年,我不想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这••••••”赵盘很为难,他寻找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可以兄妹团聚,如今找到了,却不能让天下人和他一起分享这件天大的喜事,这是他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

    丁月华见他一脸为难,好像不会答应,于是耍赖道:“你刚才还答应我,什么事都依我的,你骗人。”

    “我怎么会骗人呢?你不要着急,”赵盘看了看丁月华,略一思索,“我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你真的答应了,太好了!我就知道小王爷金口玉言,怎么会说话不算数呢?”丁月华喜上心头,她只想做赵盘的妹妹,不想当什么郡主,她也不想让丁母失去女儿,不想让丁家哥哥伤心。再说了,她这个冒牌丁家小姐本来就当得不容易,要是再让她去当郡主,天知道会惹出多少麻烦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世复杂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啊!

    赵盘心中其实也有很多顾虑,刚才兄妹相认让他高兴得忘乎所以,还好丁月华提出这个要求,点醒了他,如果贸然公布丁月华的份,只怕会给丁月华招来杀之祸,首先长沙王赵怀的态度就很难预料,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隐瞒关于香浮公主和赵婠的事,还总说赵婠早就不在人世,不让他派人出去寻找。还有李严樱的父亲西夏礼定王,他是西夏国主李元昊的胞弟,掌管着西夏第一杀手集团“一品堂”,万一两方的盟约出现问题,丁月华很可能会受到他们的威胁。想到这些,赵盘心里忧虑重重,找到妹妹的喜悦心慢慢冷却下来,他凝重地看着犹自开心的丁月华,心里滑过一丝伤痛。

    赵盘帮丁月华戴好紫玉金簪,又把玉佩别在她的腰间,反复叮嘱她要好好保管:“婠婠,这些都是母亲的遗物,你要好好珍惜,切不可像以前一样随意处置。”

    丁月华见他一脸郑重,吐了吐舌头,想起自己以前被关在刑部大牢的时候,还用这支紫玉金簪挖过老鼠洞,还好赵盘不知道这件事,要是让他知道了,估计他就要变成唐僧,唠叨个不停了。

    丁月华想起展昭还在外面等自己,顿时懊悔不已,赶紧和赵盘告辞:“展昭还在外面等我,我得走了。”

    “你要走?你不住这里?一直以来这‘风荷厅’就是为你准备的,因为你是夏天出生的。母亲生前最喜欢荷花,所以我才把这间屋子命名为‘风荷厅’,”赵盘见丁月华要走,心里生出不舍。

    “这,这我得和展昭商量一下,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夫。”丁月华想起展昭来时的叮嘱,说万事要和他商量一下,切不可随便做出决定。

    赵盘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让人带你去‘踏雪厅’。”

    守卫恭敬地把丁月华领到“踏雪厅”,展昭在里面已经等候多时。一见丁月华进来,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眼里满是关怀和忧虑,丁月华见门口的守卫还在看着,脸一下就红了,想拉回自己的手,可又怕展昭误会,只好借口口渴,让展昭去倒茶。

    丁月华把刚才的事和展昭大致说了一遍,略过了一些关于长沙王和香浮公主的秘闻轶事,这样一来,整个故事就有些逻辑混乱,有几处还衔接不上,展昭自然看出这些破绽,不过他为人沉稳持重,对事极有分寸,对这些王族秘闻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就没有深究。丁月华又把要求赵盘保守份的事告诉展昭,展昭听后十分赞同。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不让丁月华留在尚品阁。

    通过今的一番谈话,展昭更加肯定伽罗的死与赵盘并无关系,至少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赵盘言语之间还有很多保留,展昭一时之间也不能确定他在此案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只能暂时压下心中的猜测。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