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同病相怜

    赵盘见丁月华满脸疑惑和惊讶地走出来,又迫不及待地靠着自己坐下,好像有一千一万个问题要问自己,冷俊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婠婠,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哥哥一定会告诉你的。大文学”说完还一脸慈地看着丁月华,眼里尽是幸福和宠溺。

    丁月华也被他的亲切给感染了,初见时的拘束也早已放下,竟然还有点兴奋地看着赵盘,完全忘记了展昭还在一旁,看来她以前的八卦精神又恢复了个十足十。

    “你能说说我为什么叫‘婠婠’吗?”丁月华看了一眼赵盘手中的玉佩,那上面刻着“月儿婠婠”四个字,昨天在“红袖书院”的时候丁月华就觉得这块玉和自己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

    赵盘见丁月华看着玉佩,索把它放到丁月华的手心:“这就是你名字的来源。”

    “啊?!”丁月华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为什么?”

    “看来妹妹对自己的世是一无所知,没关系,哥哥今天全部告诉你,”赵盘从椅子上站起来,踱到展昭面前,温和有礼地开口道,“展护卫,这是赵某的家事,不方便在外人面前提起,可否请展护卫去‘踏雪厅’小坐片刻?”

    展昭心知接下来的话一定会涉及到长沙王与香浮公主的家事,也许还会提到皇家秘闻,于公于私,都不方便再听下去, 于是起道:“应该的,展昭这就回避。大文学”

    “展护卫的疑问,赵某稍后自会替你解答。”赵盘了然地看着展昭,言语之间还是很客气的,看不出有什么不悦。

    丁月华见展昭面色有些凝重,以为他在担心自己,于是开口安慰道:“展昭,我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担心。”

    展昭看着丁月华,点了点头,没说话就走了出去。门口的守卫把展昭请到尚品阁西面的“踏雪厅”,这里和“风荷厅”之间隔着一个“秋露厅”,完全听不到“风荷厅”里的动静。

    展昭走后,赵盘重新在丁月华边坐下,神又亲昵了许多,大概是因为这里只有他们兄妹两人,所以感更容易释放出来。丁月华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发生在自己上的离奇世,就像小时候听大人讲故事一样,一定要听到结局才肯罢休。所以,不等赵盘开口,丁月华就急道:“你快说啊!”

    赵盘见丁月华虽然不叫自己“大哥”,却也没有称呼自己为“世子”或是“小王爷”,心里一暖,语气更加温和,看向丁月华的眼睛里盛满温:“婠婠,别急,哥哥这就告诉你。”

    “这块玉佩是先皇御赐之物,上面刻的就是我们的母亲香浮公主的闺名和你的小名,不过这刻字却是后来才有的。大文学母亲是当今皇上的姑母,也是先皇最宠的长公主。母亲是世上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最慈的人,她对每个人都那么好,边的宫女太监做错了事,她也从不处罚。母亲的厨艺天下无双,先皇舅舅最吃母亲做的菜,母亲出嫁了还把她留在东京三年。母亲的绣工无人能比,她绣出来的琼花就像真的一样,连蝴蝶和蜜蜂都会停在上面••••••”赵盘安静而和缓地讲着,俊美的脸上溢满幸福的微笑,就像一个吃了蜜糖的小孩子一样快乐而满足,看得丁月华都愣住了。

    看着滔滔不绝,温柔如水的赵盘,丁月华的思绪也飘飞起来:“难道我真的是公主的女儿,王爷家的郡主?这个名满天下的世子真的是我哥哥?呵呵,这世界真的太奇妙,好像什么不可能的事都能发生。老天爷,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穿到这里来,故意让我的世这么复杂,故意让我有这么多的亲人,故意让这么多人来疼我、我,就是为了补偿我以前受过的苦难,对不对?姥姥,你说的对,好人会有好报。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人。”

    英雄美人自古就被传为佳话,但每一个时代都不止出现一个英雄和一位佳人,所以能被世人记住的佳话并不多,长沙王和香浮公主本就是其中一例。赵盘把世细细地和丁月华说了一遍,重点却总是围绕母亲香浮公主,关于长沙王赵怀的事却很少提及,丁月华沉醉于“英雄配美人”的佳话中,不停地催促赵盘多讲一些长沙王的英雄事迹,没想到赵盘的脸色却越来越沉,最后竟然对着丁月华发起脾气来:“别再提那个人,他根本就配不上母亲,他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一个野心勃勃的谋家,如果不是他,母亲根本就不会早逝,我们兄妹也不会分开二十多年!”

    丁月华被突然暴怒的赵盘吓了一跳,本来脸上还挂着笑容,现在却僵住了,本来还想八卦来着,现在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赵盘见丁月华吓到了,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很快就调整了绪,平息了怒气:“婠婠,哥哥刚才一时失言,你不要放在心上。”

    赵盘说着把手放在丁月华头上,轻轻地抚着她头顶的发丝,样子温柔可亲,似是极心疼受惊的丁月华。丁月华安静地看着宠溺着自己的赵盘,虽然心里觉得很奇怪,也有些不自在,可也没有拒绝他。也许赵盘不是第一次见到丁月华,对她的了解也不浅,可丁月华却是头一次见到赵盘,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江湖传言和展昭的转述,可丁月华却没有贸然否认自己的世,因为从刚才的讲述中,丁月华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高贵、冷俊男子的脆弱,感觉到他的孤独和寂寞,感觉到他对亲的渴望,丁月华心里一阵抽痛。

    张玲说的没错,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丁月华理解赵盘,是因为自己有着相似的经历。陆盈盈来自一个不幸的家庭,她是在姥姥边长大的,姥姥是一个慈祥善良的老人,对陆盈盈百般呵护,可年幼的陆盈盈早就知道自己不幸的世,再多的物质关怀也弥补不了她心中的伤痛,也代替不了她永远无法获得的来自亲生父母的关

    看着眼前的赵盘,丁月华的眼角滑落一滴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都是可怜人,但我们要好好活着,活得快快乐乐。”

    赵盘好似听到了丁月华内心的话,好看的星眸也变得朦胧起来。一直以来,他是世人眼中的湘江世子,是高贵的小王爷,可有谁知道他心中的痛苦,有谁知道他对亲的渴望?在他眼里,再多的财富和奴仆也比不上一家团圆的珍贵,再多的权势和尊荣也比不上亲人相伴的快乐。所以,即使得到的报不是百分百可靠,即使查来的证据不是百分百确凿,他还迫不及待地和丁月华相认。因为无论真假,丁月华都会是他妹妹。

    “就算她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又怎样?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我赵盘不再是孤孤零零一个人了,我有一个妹妹,她叫婠婠,赵婠的婠,月儿婠婠的婠,母亲最喜欢的婠。”看着丁月华,赵盘这样想着。其实,他是明白的吧,这才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