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雪莲姑娘

    原来今天登场的就是“红袖书院”曾经最红的头牌姑娘“雪莲”,听说这位姑娘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冷艳幽香冰玉姿,占断孤高,压尽芳菲。大文学虽然现在的她一脸忧愁,还带点“林黛玉”似的病态,但不难想象,在她风光无限的时候,一定美得动人心魄。

    丁月华挤在人群里,听到旁边的人议论纷纷,说“雪莲”姑娘当红的时候,许多王孙贵族、富商巨贾不惜一掷千金,只为和她清谈一曲,却常常求而不得,如今她已经过气了,那些吃过她“闭门羹”的人就来嘲讽和奚落她,以发泄心中的不甘和怨愤。

    花无百红,以色侍人,总是难以长久,这就是青楼女子的悲哀。都说岁月是女人最大的敌人,皱纹是女人致命的杀手,这话无论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句至理名言。大文学这位“雪莲”姑娘看上去不过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连鱼尾纹都没有长出来,可在青楼女子里面,她已经算是“老人”,那些正当红的姑娘哪个不是十七八岁,甚至还有年纪更小的。想到这些,丁月华不由得感慨万千,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女,从小在“晚婚晚育”的口号下生长,又被大量的“剩女”相亲节目熏陶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对她来说就是青年华,不愁没恋谈,不愁没婚结,可这放在古代就不行了。丁月华现在已经二十一岁,要不是已经和展昭订了婚,早就算是老姑娘,很难嫁出去了。

    “雪莲”姑娘刚才和着琵琶唱了一首《怀辛大》,曲调哀怨缠绵,引得台下几位玩得正开心的公子哥心很不爽,他们想起以前受过的冷落,恨得牙痒痒,非要“雪莲”唱一首歌艳曲给他们赔罪,冷傲孤高的“雪莲”姑娘当然不从,后来老鸨出来打圆场,让“雪莲”给每位公子哥敬一杯酒,这件事就算了了,偏偏这位“雪莲”姑娘外柔内刚,宁死不从,场面一下子就弄僵了。大文学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看客还故意在一旁起哄,大厅里越吵越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高台这边。

    这位“雪莲”姑娘面对众人的谩骂嘲讽无动于衷,一双凤目透着冷艳的霞光,平静地看着围攻着自己的人,就像一个圣洁的女神,冷然不可侵犯。难怪唐代诗人岑参会这样赞美雪莲花:“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

    丁月华看得很清楚,“雪莲”姑娘虽然一动不动,可那双紧抱着琵琶的手却透露出了她心中的不安,也许她是强装镇定,也许她已经被到极致,如果再没有人施以援手,只怕会坚持不住。丁月华心中一痛,同为女人,她做不到对这个可怜的女子袖手旁观,心念转换之间,丁月华已经掠过人群,轻落在高台之上,刚好隔开了众人对着“雪莲”的丑恶嘴脸。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丁月华听见后传来一声轻呼,于是转头对那冰清玉洁的妙人道:

    “姑娘不要害怕,一切交给在下就是。”

    “雪莲”姑娘见丁月华虽是一个瘦弱的书生,却敢为自己而出,心中感动不已,露出一丝微笑,轻启朱唇道:“雪莲多谢公子。”

    丁月华此时离“雪莲”姑娘极近,见到她的倾城一笑,又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过来,心头一阵舒畅,虽然为女子,却也不得不为她的绝世美貌和仪态万方所折服,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可能就是这多看了几眼,台下的众人就忍受不住了,叫声比刚才更大,而且矛头全部转向丁月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矮个小子”,有几个人还企图爬上台子把丁月华给拽下去痛打一顿,可惜全都被不明物体给打中手脚,跌落下来,摔了个四仰八叉。

    发暗器的人就是一直按兵不动的展昭,他已经认出了丁月华,所以才暗中相助。其实,如果不是丁月华离台子更近,王朝、马汉就已经掠上高台,为“雪莲”姑娘打抱不平了。这两人不知是被女扮男装的丁月华抢了先,心中还颇有些不平。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