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人生八苦

    正当丁月华木然地躺在榻之上,李少白也一脸凄然之时,蓝衣老僧突然开口说道: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别离、怨长久、求不得、五盛。大文学女施主,你认为‘八苦’中的哪一‘苦’最甚呢?”

    蓝衣老僧不知何时已不再垂目默念,此时他一手执着念珠,一手立在前,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着智慧,也透着慈,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生敬意,心生暖意。

    丁月华虽然一直都醒着,却一直都是浑浑噩噩,思绪混乱,李少白说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清过。大文学此时蓝衣老僧的问话并不是很大声,可丁月华却听清楚了,她空洞的眼神渐渐有了焦距,木然的神也有了变化,她在思索,在回忆,还很痛苦,但她却开口回答了老僧的问题。

    “死······生不如死。”

    蓝衣老僧听后,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李少白,问道:

    “施主,你认为呢?”

    李少白本来就在心里思索着这个问题,蓦然听到老僧问话,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凄然地回道:

    “人生在世能几时,最苦莫过‘别离’。大文学”

    蓝衣老僧听后,居然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了然的微笑,念了一声佛号就离开了禅房,而丁月华和李少白还陷在痛苦的思绪之中。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事,也是大多数人最容易遇上的“苦”,很多人都认为这些是人生中最苦的磨难,有时候也确实如此。

    丁月华遇上了“死”带来的劫难,尝到了“死”的苦,所以她觉得人生最苦的是“死”,可她宁愿死的是她自己,就算再苦,她也希望由自己去承受,可现实是,她活着,而她最好的朋友却因为她而全家被杀,所以她更要去承受“死”的苦,这样她才能得到解脱。

    李少白和丁月华不同。他比丁月华年长七岁,他经历过更多的事,也承受过更多的磨难,佛家的“八苦”,他几乎已经尝遍。“生、老、病、死”在他眼里已经算不得苦,“怨长久、求不得、五盛”也从不使他畏惧,唯有“别离”才真正让他痛彻心扉,痛入骨髓。年少时的李少白曾和一个女子相,可最终却被迫分离,尝尽“别离”之苦的他,逐渐变得流连花丛,放浪形骸,才会得了一个“玉面萧郎独风流”的称号。诗经有云,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世间苦楚,莫过于此。

    但是后来在李少白临死之际,当他看着戴在丁月华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时,他多想再求一求老天,让他留下来,让他守候在丁月华的边,直到地老天荒,在那一刻他也尝到了“求不得”的苦楚。不过,那已是后话,在此不表。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