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血河烈焰

    看着后冲天的火海,满地的尸首,看着浑是血、神绝望的吕鱼,看着犹如发了疯的猛兽一般狂舞长剑劈向黑衣人的吕孟飞,丁月华停住了手中的剑,痛苦而绝望地大叫起来。大文学这声凄厉的喊叫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一时间,不论敌方、我方都停住了手中的刀剑,怔怔地看着这个突然发狂的女子。

    丁月华抬起头来,神痛苦不已,泪水如断线的珠帘一般滚落下来,白色的衣裙上早已血迹斑斑,手中的湛卢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丁月华绝望地看着吕鱼,缓缓地开口道:

    “我是丁月华,你们要杀的人是我,不是他们。大文学你们要杀就杀我,不要再滥杀无辜。”

    话音刚落,本来正围着吕鱼的黑衣人就全部转攻向丁月华,眼见着好几把刀已经砍向了丁月华的后背,丁月华却神木然,一动不动地站着。吕鱼大惊,飞而起,一剑隔开了即将落下的钢刀,体同时挡在丁月华的前面,紧接着攻来的黑衣人手中的刀剑就全部落在了吕鱼的上。一股鲜血喷在丁月华的脸上,吕鱼的体无力地倒下,丁月华反应过来,惊骇地抱着吕鱼,大喊大叫起来。吕孟飞见妹妹倒下,更加疯狂地挥剑砍向黑衣人。大文学

    突然,一声刺耳的笛声划破夜空,一部分黑衣人立刻收刀,纵跃出庄子,很快就消失不见。院子里还剩下十来个黑衣人,他们依然虎视眈眈地举刀对着丁月华,似乎杀死丁月华才是他们的终极使命,而他们是一定要完成这个使命不可的。

    吕孟飞浑是血,上已经多处负伤,他带剑跳入包围圈中,却不是为了解救丁月华。只见他放下手中带血的剑,从丁月华手中抱过吕鱼,颤抖着手抚上吕鱼的脸颊,几滴泪水掉落在吕鱼苍白的脸上。吕孟飞突然抬起头,血水从他的发际流出,划过脸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血红色的眼眸冰冷而透着绝望,他愤然地对着丁月华,咆哮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家人?为什么?!”

    丁月华早就已经神恍惚,蓦然听见吕孟飞的吼声,恍如晴天霹雳一般,立刻惊醒。就见丁月华泪眼模糊地看着吕鱼和吕孟飞,捡起地上的湛卢,横在颈上,看着围在四周的黑衣人,决然地开口道:

    “放过他们,否则,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们。”

    就在湛卢剑即将划破丁月华的脖颈时,就听见“铮”的一声,不知从何处出一粒石子,击落了丁月华手中的湛卢。那群本来围着丁月华的黑衣人一惊,举着钢刀护在前,眼睛看向四方,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也未曾看见是何人出手,顿时一阵动。

    丁月华本已决心赴死,在最后关头却被人救下,经过这一下,早已心灰意冷,也不再有任何动作,就这样神木然地站着,眼中看不到任何生机。就在丁月华双目空洞地看着前方的时候,那群黑衣人再一次举刀砍来,吕孟飞中数刀,抱着吕鱼倒在地上,而靠近丁月华的黑衣人却全部猝然倒下,气绝亡。剩下的几个黑衣人对望了一眼,就全部纵跃出围墙,消失在夜色中。

    大火蔓延到整座山庄,映红了半边夜空。丁月华再也支持不住,在大火中倒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