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湘江世子

    “世人都说湘江世子文武双绝,谋略过人,却不知为何绝,平生只谈诗酒和江山,从不近女色。大文学我看是世人全都看错了,湘江世子不是绝,而是有独钟。赵盘,你说我说的对吗?”一清丽劲装女子突然推开风荷厅的门,朗声对着窗前的华服男子说道。

    华服男子的形微微一动,手中的紫玉金簪立刻没入衣袖。

    “严樱,你又来挖苦我了。”

    华服男子回过来,脸色恢复如常。

    原来这尚品阁真正的主人就是长沙王世子赵盘。赵盘作为藩王世子,在江湖上却有一个更加出名的称号----湘江世子。这是因为他在湘江之畔建了一座“揽贤居”,网罗天下奇人异士,所以世人才给了他一个这样的雅号。赵盘的父亲赵怀是圣上赐封的“长沙王”,世人都知道长沙王是“天下第一痴人”,因为痛失结发之妻,二十年来,苦守“湘妃居”,从未离开一步。大文学 所以每当世人一提起潭州就会想到“湘江双绝”:一是“贤人”,一是“痴”。

    “我哪里敢挖苦你呀,你可是大宋朝鼎鼎有名的湘江世子,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邻国郡主。”这个能在尚品阁来去自如的女子,正是西夏国礼定王的女儿李严樱。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赵盘开门见山。

    “瞧你这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哪有什么事来找你,是父王他准我三个月的假,我这次是特地来大宋找你玩的,你可要好好地招待我这个未来的世子王妃哦!”李严樱语气温柔,笑意盈盈地看着赵盘。

    “严樱,你怎么总是这样口没遮拦,我何时说过要娶你了?”赵盘脸色冷了下来,不悦道。大文学

    “父王和伯父都已经定下了这门亲事,你不答应也没用。”李严樱轻启红唇,不以为然道。

    “你以为这样就有用了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哼,我赵盘何时在乎过这些!”赵盘脸色冷冷地看着李严樱。

    “你!你怎么又变成这样了?我哪里不好了?哪里配不上你这个世子?”李严樱杏目圆睁,有些气急。

    “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又何必多此一问。”赵盘看着眼前绝美的人儿,眼里闪过一丝痛楚,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好,我不和你争辩,可你别忘了婚事是你父亲先向我父王提出来的,盟约一定,就再无更改。”李严樱脸色一变,不再像刚才那般温柔可人,语气也变得强硬坚决。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吗?严樱,我不想伤害你,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赵盘看着李严樱冷冷道。

    “赵盘,你以为你很强大,别人都威胁不了你?没错,你父亲的命令你可以违抗,天下江山你可以不要,可是,我却知道你最大的弱点。你别忘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你拿婚事来我,就别怪我拿她来你!”

    李严樱眼神凌厉,语气咄咄人,仿佛刚才那个一脸笑意的女子完全不曾存在过。

    “李严樱,你不要太过分了。”赵盘移开视线,不想再看见这张本来清纯可,现在却扭曲变形的脸。

    “赵盘,是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二十年来,我对你的感你不是不知道,你却连一个婚约,一场婚礼,都不肯答应我!”李严樱依然语气凌厉,可神色却渐渐痛苦起来,水晶般的亮眸也蒙上了一层薄雾。

    “你即已知晓,又何必如此。”赵盘背着,语气冰冷。

    “既然你还是不肯,那我就告诉你,父王已经决定了,三个月后必须完婚。我此次来大宋就是为了和亲的事。”李严樱转,不再看着赵盘,神色已变得冷然,眼中的泪水也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种决绝,让人不敢视。

    “如果你认为这有可能的话,不妨一试。”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李严樱说完就离开了风荷厅,赵盘背站立窗前,只是手中的折扇却因为内力胶着而破成碎片。

    “苏杭。”赵盘突然开口。

    风荷厅的门立刻被推开,一个劲装男子出现在门口,躬行礼道:

    “公子有何吩咐?”

    “派人跟着李严樱,注意她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况,立即回报。”

    “是,属下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