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溜之大吉

    丁月华跟在展昭后,经过州桥码头时,见一群官差在码头上呼呼喝喝的,还有一些官差正在刚才她接货的地方打捞着什么,岸上也已经围了好多人。大文学看来刚才发生的爆炸动静不小,已经吸引了不少百姓来看闹。丁月华看着汴河上漂浮着的船体残骸,想到自己不久前正从这里死里逃生,不由得心有余悸,手脚发凉,抬起手想把披风扎紧一些,才发现披风早已不见,想来是刚才落水时弄丢了。

    展昭觉察到丁月华的异样,紧了紧握着丁月华的手,轻声道:

    “很冷吗?”

    丁月华愣了一下,诚实地点了点头。

    展昭拉着丁月华转过一个街角,来到一家绸缎庄,挑了一件红色的云锦披风给丁月华披上,丁月华见状连忙阻止道:

    “展昭,不用了,我那里还有一件披风,我不是很冷,回去再穿也不迟。大文学”

    展昭见丁月华推辞,皱了皱眉,还是执意要买这件披风,付了银子,就不由分说地把披风披在丁月华上。

    丁月华一直都觉得展昭温和,虽然平时寡言少语,却从来都很尊重别人的意见,也很照顾别人的感受,从来没有见展昭像今天这样。丁月华心里觉得很别扭,云锦披风披在上,就像浑爬满了蚂蚁一样,难受的不得了。好不容易捱到了开封府,摆脱了展昭的控制,就急忙奔到西厢房住处,把披风给脱下来,再多穿了两件外,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大文学

    丁月华想起今天在码头发生的事,思前想后,都觉得这件事诡异得很,自己穿来这里不过一年半的时间,也没有得罪过谁,到底是谁要致她于死地呢?难不成是丁月华以前的仇人?想到这里,丁月华立即找出丁兆兰给她的金丝软甲,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上金丝软甲,这才松了一口气。

    突然,丁月华又想到一件更令她头疼的事。虽然她早就把“捉猫秘籍”给烧了,可展昭这只猫似乎已经不是以前那只“冷猫”,他最近这么反常,和李少白一样反常,如果不是中邪了,就是、就是······

    丁月华只要一想到展昭对她的好,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沈伽罗,想到她那双幽怨中透着泪光,泪光中含着敌意的大眼睛,丁月华吓得脊背发凉,冷汗直冒,赶紧打消对展昭的一切“不良企图”,虽然自己还是展昭唯一的正牌未婚妻,和展昭走在一起也是名正言顺,可丁月华心里就是很别扭,她无法对沈伽罗的目光无动于衷。她可怜沈伽罗患绝症,同她对展昭的一片痴心,可她也害怕沈伽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丁月华就从心底里惧怕沈伽罗,倒不是因为害怕她和自己抢展昭,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说不清是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可怕的直觉。还好沈伽罗在开封府没住几天就搬去了大相国寺,丁月华不用每天看见她,心里压力减少了不少。

    可现在问题来了,展昭居然上丁月华了,这让丁月华感到措手不及。要知道,展昭是个真正的古代人,还是个名人,他不比李少白,李少白和丁月华来自同一个地方,也许以后还会回到同一个地方,即使丁月华喜欢展昭,可如果非要让她在展昭和李少白之间做出选择,丁月华也不一定会选择展昭。

    面对现在的处境,丁月华不知如何应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和以前遇到问题时一样,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白玉观音”的案子也顾不上了,沈伽罗有什么不对劲也不去想了,谁想要杀她也不管了,离开东京才是现在最紧要的事

    趁着大家都去饭堂吃午饭的时候,丁月华打包了行李,从开封府后门溜了出来,骑上早就准备好的马,出了南华门,就直奔江吕鱼家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