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捉猫秘籍

    丁氏双侠自从知道丁月华被刑部扣押之事,就马不停蹄地从松江府赶来东京,哪知还没到开封府就接到消息说丁月华已经没事了,于是兄弟两商量了一下,决定由丁兆惠继续赶往开封府与丁月华相见,丁兆兰返回松江府处理松江船运之事。大文学

    三天之后,丁兆惠抵达开封府,在三江客栈见到了丁月华、吕鱼和方青宁,谈过话以后,丁兆惠就去开封府衙谢过包大人,又和展昭聚了一会儿。丁兆惠一回到三江客栈,就让方青宁收拾东西,要带丁月华回松江府。丁月华自然不肯,非要丁兆惠说出个理由来。丁兆惠说这是丁母的意思,还说丁母因为担心丁月华,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丁月华没办法,只好听丁兆惠的话,收拾东西准备回松江府。吕鱼也因为家中来信,不得不先丁月华一步离开开封府,回了江老家。

    临行前,丁兆惠和丁月华兄妹两个去和展昭辞行,在开封府衙遇见一个女子来拜访包大人。本来这不过是件寻常的小事,谁也不会放在心上,偏偏丁月华一见到那女子就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又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见到展昭以后,丁月华就向他打听那女子的份。原来那女子就是包大人的得意门生,江宁知府沈伽蓝的妹妹沈伽罗,此次来东京是为了祭奠亡母,今顺便来开封府衙拜访一下包大人。丁月华原想再打听一些事,以解心中疑惑,就听见一个甜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展大哥,伽罗还奇怪你怎么不来见我,原来是在这里陪伴佳人,不便相见。快让伽罗看看,展大哥的心上人是个什么样的美人。”

    丁月华回过去,目光与那女子一接触,就觉得心里有种异样感觉,而那女子也像是有同样的感觉,丁月华见她脸色微变,神有些惊讶,却又很快恢复如常,似乎刚才的一幕只是一场幻觉。

    “伽罗,我刚刚得知你来了开封府,正想等你拜访完包大人,再去找你说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展昭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沈伽罗和丁月华。

    “展大哥,你怎么这么久没有写信去江宁了?哥哥在家里还经常和我提起你,我······我们都希望你有空就去江宁玩一玩,还有,你送我的那株‘寒鸦雪’,它现在已经开花了,每一朵花瓣都透着灵气,香气也清新淡雅,你见了一定会喜欢的。大文学”沈伽罗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故意,似乎忘记了丁月华的存在,眼里只剩下展昭,“展大哥”长,“展大哥“短的叫着。

    丁月华见两人是旧识,沈伽罗对展昭又似火,自己像个傻子似的站着,一句话也插不上,觉得很尴尬,只好向展昭告别,找她二哥丁兆惠去了。

    丁月华把刚才遇见沈伽罗的事和丁兆惠说了以后,丁兆惠就皱起了眉头,把丁月华拉到一边小声说道:

    “妹妹,有件事你还不知道,这个沈伽罗可是你的敌,你要小心她。”

    丁月华一听,愣住了,心想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就蹦出一个敌来了?

    “二哥听说,展昭以前救过沈伽罗,她的兄长沈伽蓝又是包大人的门生,因此有意将自己的妹妹嫁给展昭,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的婚事并没有定下来。现在听你这么说,看来这沈伽罗对展昭还是没有死心。哥哥实在是担心,要是展昭对她产生意,那你和他去年定下的婚事,岂不是要泡汤了?要真是这样,不光娘亲不答应,连大哥也不会答应的。妹妹,你说现在怎么办?”丁兆惠一脸担忧地看着丁月华。

    “额,这个,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可是,我和展昭的婚事不是早就没戏了吗?怎么现在还担心他被沈伽罗抢走?”丁月华不解地回道。

    “哎呀,我的傻妹妹,那桩婚事早就定下来了,只要展昭没有明确开口退婚,就不会变的。你现在要担心的是怎么把展昭给争取过来,千万不能让沈伽罗有可乘之机。”丁兆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丁月华。

    “额,二哥,你的意思是,咱们现在不回松江府了?”

    “还回什么松江府啊,要是大哥知道他的准妹夫就要被人抢走了,连他都要从沫花村赶过来了。大文学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商量一下,一定要想出一个好对策来。”丁兆惠说着就把丁月华给拉走了。

    经过一夜的精密谋划,丁兆惠终于为丁月华制定出了一绝密方案,还写成册子,让丁月华随携带。丁月华看了,戏称它为“捉猫秘籍”。丁兆惠再三叮嘱丁月华要按照上面的方法去行事,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越过沈伽罗这道封锁线,成功地拿下御猫展昭。丁月华无奈,看着这个心过头的二哥,真不知道这展昭到底是有什么魅力,可以让丁府上下跟着了魔一样,非要促成这门婚事不可。

    丁月华打开手册一看,见第一条写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丁月华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见丁兆惠拿着一个包袱走过来。

    “妹妹,别傻坐着了,赶紧跟哥哥走,再晚就没戏了。”

    “额,戏?什么戏?”丁月华一头雾水,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丁兆惠不由分说,拉起丁月华就奔开封府衙去。见了包大人,丁兆惠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说是丁母亲笔所书,请包大人照看一下丁月华,他自己还有事,必须立刻返回松江府,一切就仰仗包大人了。包大人二话不说,立刻答应下来,马上就安排丁月华住进了西厢房,正好就在沈伽罗的隔壁。

    丁兆惠走后,丁月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这个“媒婆二哥”。本来住在开封府衙也没什么,正好可以好好参观一下包青天的办案场所,欣赏一下神断包公的风采,可是,丁兆惠偏偏要把方青宁带回松江府,说是方青宁留下会妨碍丁月华办正事。方青宁心里虽然不愿意,却碍于份的关系,只好跟随丁兆惠回去。

    闲坐无聊,丁月华拿出那本连墨迹都没干透的“捉猫秘籍”来看。原来第一条“近水楼台先得月”指的就是住进开封府衙,丁月华见这一行字下面还写着后续方案,正想发笑,就听见隔壁有人敲门,门开了,传出一个甜美温柔的嗓音。

    “展大哥,你来看我了。我正想去找你呢!听说今天大相国寺有得道高僧来讲佛,我想问你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去。”原来是展昭来看沈伽罗了。

    “伽罗,实在对不起,我今还有紧急公务要处理,没有时间陪你去大相国寺听佛。”听展昭的声音,好像很是为难。

    “既然展大哥公务繁忙,那伽罗就自己去好了。”这女人,明显心有不甘,说得这么委屈,倒像是展昭对不起她。

    “要不这样,我让王朝陪你去,他这人胆大心细,一定会照顾好你的。你觉得怎么样?”展昭语气委婉。

    “那好吧,一切都听展大哥的安排。”沈伽罗回道。

    丁月华坐在屋子里,听着外面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这只猫虽然武功高强,长得也一表人才,可也太不解风了,沈伽罗可是个绝色美女,他怎么忍心拒绝她的盛邀请呢?我要是个男的,早就二话不说,颠地跟在沈伽罗后面跑了,哪还想得起有什么公务要处理。真是只笨猫,木头猫。”

    丁月华见屋子外面好像没什么动静了,就继续研究起“捉猫秘籍”,一边看一边笑,心里直呼:“丁兆惠绝对是个极品男,这么前卫的方法他都想得出来,真是太有才了!这哪是古人的思想啊,简直就比自己这个现代人还要开放。”

    “丁姑娘,你在吗?”展昭居然没走,还来找丁月华了。

    丁月华一惊,赶紧把“捉猫秘籍”给藏起来,定了定神色,起去开门。

    “有什么事吗?”

    “在下有件事要请教姑娘,不知姑娘现在是否方便?”展昭彬彬有礼地答道。

    “方便,方便,绝对方便,不知御猫大人有什么事要请教我。”丁月华一时嘴快,没看到展昭的脸色微窘。

    “丁姑娘不必如此称呼展昭。”

    “额,可是你的称呼也太多了,像什么御猫,南侠,展南侠,展大侠,展大人,展护卫,展······我哪知道你喜欢我叫你哪个名字?”

    “姑娘只需称呼在下展昭即可。”

    “好啊,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别叫我姑娘了,你叫我丁月华就好了。”丁月华想起“捉猫秘籍”第二条----“称呼决定关系”,在关键时刻坚决称呼对方的小名或是昵称,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虽然自己对成亲的事没什么想法,可听展昭总是“姑娘长,姑娘短”的,叫的人心里不舒服。不过,称呼小名或是昵称还是算了,要是让展昭叫“婠婠”,光想想鸡皮疙瘩就要掉一地,还是叫丁月华正常一些。

    “丁······月华,展昭有件事想向你了解一下况,此事事关重大,请月、月华你务必把前几在三江客栈发生的事和展昭说一遍。”展昭第一次这样称呼丁月华,有些难以适应,又有些不好意思。

    “啊?还是那个什么‘白玉观音’的案子,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丁月华不解。

    “月华有所不知,大人怀疑那个从刑部档案馆盗走‘白玉观音’的人和你在三江客栈撞到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所以,请你把当时看见的所有况,仔细回忆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最好能记得那人的长相和体貌特征。”展昭脸色严肃。

    “哦,原来如此。我说那个人怎么那么奇怪,我又没有招惹他,他就推了我一掌,还跑得那么快,原来官兵要抓的人就是他呀。”丁月华说完就把当时的况,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至于那人的长相,丁月华只记得那是一张极普通的男人的脸,可他的眼睛却很奇怪,那双眼睛很美,晶莹剔透,黑白分明,一看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感觉不像是一双会长在这样的面孔上的眼睛。

    展昭听完丁月华的描述,立刻就明白了,撞到丁月华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一个女人易容所扮,而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盗走“白玉观音”的人。想到这里,展昭立刻向丁月华告辞,前往三江客栈查探,希望还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展昭走后,丁月华把整件事想了一遍,觉得这件案子一定非同寻常,想到自己因为这个还被冤枉去坐牢,心里就恼火,看来这件事她是非管不可了。至于“捉猫”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先把那该死的小偷找出来要紧。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