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比武定亲

    “小妹,你以后可不要在外面说你的湛卢有多么厉害啊,真的比不上人家的巨阙!难怪人家南侠展昭看不起你的剑啊!想必在他的眼里,你的功夫也和你的剑一样比不过别人。大文学”丁兆惠对着坐在窗前的丁月华说道。

    原来丁兆惠拿着湛卢来了“流照阁”。

    “什么?南侠展昭?大哥说的贵客就是他?他居然敢看不起本小姐!”丁月华说完,一把抓过湛卢就往外走去。

    “小妹,等一下,听二哥把话说完。”丁兆惠立马拦住了她。

    “我不听,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不迟。”

    “等你回来就晚了。二哥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所以特意来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快说。”

    “你现在去找那展昭比试,还不如等咱娘见他的时候再去找他。一来可以杀杀他的威风,二来可以出了你心中的这口气,三来可以让娘看到你的武功更胜从前,以后你出门行走江湖,娘也不会总急着把你找回家。你说是不是啊,小妹?”

    “这······这我还真没想到。二哥你说的有理,我暂且压下这口气,待会再让他见识一下本小姐的厉害。”

    丁月华说完,愤愤地坐下了。

    听到这句话,丁兆惠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稳住了这个脾气急躁的妹妹,没出乱子,计划总算是有惊无险。

    大厅那边,丁母已经在上首稳稳坐定,一脸笑吟吟地招呼展昭在自己边坐下,一口一个“贤侄”地叫着。就差没有拉着手,塞一块蜜糖在展昭手中,再亲切地摸摸展昭的头。看得旁边被冷落的丁兆兰一脸的不高兴,又不敢说一句话。直到丁兆惠回到厅上,丁母才移开了一直关注展昭的目光,开口和众人说话:“来人,去把三小姐请出来,今有贵客到,好好招待,不得有丝毫怠慢之处。”转过头,又和展昭聊起来。那边已经有人去请丁月华出来了。

    话说丁月华中了她二哥丁兆惠的激将法,要与那素未谋面的展昭比武。展昭听言,初觉不妥,但看在座的人,尤其是丁母居然没有出言反对,客随主便,只好答应下来。

    展昭见丁月华一出现就满脸怒气地要与自己比武,还气势凌人地持剑上演武场,只觉得此女子脾气未免太过骄纵,平里定是备受长辈宠,武功不见得有多么厉害,所以不知轻重,又看她年纪轻轻,小,相貌端庄,不免心生怜悯,当下便决定手下留,她要比武就只当是和她练一练剑,不要伤了姑娘家的脸面才好。

    展昭正在思量之时,不觉丁月华早已在演武场上站定,摆开架势,脸上似乎是因为怒气未消而微微泛红,看上去还有点顽皮可。看得展昭不自觉得便轻扬嘴角,也抱剑上场,准备和这位丁家小姐比试比试。可刚一站定,就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对面那位小姐早已不是先前的那副可模样,反而怒气更胜,一双杏目不知何时也睁得圆圆的,似乎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看得展昭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刚想开口询问,就听对面一声喝“看剑!”展昭回神一看,剑已然到了面前,想要拔剑相迎已经来不及了。大文学说时迟,那时快。展昭飞而起,向后掠开,避开了这一剑。丁月华紧追而至,见展昭还没有拔剑,以为他心高气傲,不肯拔剑,也不和他多说,便把手中的湛卢一扔,要赤手空拳地和展昭较量。这边展昭正想着如何应付这位大小姐才好,却见丁月华不知何故弃了宝剑,空手向自己攻来,以为这大小姐一时兴起,又想玩什么花样,转念一想,赤手空拳也好,真刀真剑的比试还怕误伤她。于是展昭也把巨阙扔在一边,和丁月华比试起拳脚来。

    呵,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丁氏双侠的名号在江湖中人尽皆知,丁家兄弟的武功自是不错,展昭原以为这丁家小姐只学了些花拳绣腿,没想到还有些真功夫。如今的女子能有她这般的武功倒是不多,不愧是将门出虎女。南侠当下也不敢大意起来,收起先前的念想,认认真真地和丁月华比试一番。虽说是没有刻意相让,手下还是不着痕迹地让了丁月华三分。十几个回合下来,不分胜负。刚要再比,就听得站在廊下观看的丁母开口道:“儿啊,快停手,莫再打了。贤侄,你莫再陪她胡闹。说好了来喝茶说话的,怎么就光顾着动拳脚了。” 展昭一听是丁母发话了,也就停了手脚。这边的丁月华却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招式还是照样攻过来,展昭只好又陪她过起招来。心道,这丁家小姐脾气真不小,连丁母的话都不管用,实在是难缠的很。想到自己今天使头一次来丁府,也不知道哪里招惹了她,非要和自己比武,后要是得罪了她,又动起手来起来,伤了自己和丁家兄弟的谊就不好了。

    丁母一看场上的形,顿时不悦,对站在后的丁兆兰、丁兆惠道:

    “老大、老二,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你们那不听话的妹子叫过来,比试拳脚也要有个限度,一个姑娘家的,总和人在拳脚上争个高下,像什么话。你们难道忘了今天的大事是什么了?快去!”

    这丁家兄弟俩平里江湖义气,好不豪爽,却唯独最不敢惹自家的这个妹子,今激她和展昭比武,原是要她和南侠展昭结成姻缘,现在看她倒像是在胡搅蛮缠一般,只怕这和展昭的婚事是没戏唱了。还是自家的娘了解妹子,早早地开口让他们停下来,免得最后伤了和气,脸面上不好看,可这妹子却偏偏不肯停手,还是做兄长的亲自出马好了。

    那边丁月华已经和展昭又过了数十招。只见丁月华的额头已出了不少汗,小脸也变得红扑扑,喘气也变得急了些,眉目间的怒气倒像是消了不少,手上招数不断变化,只是破绽却越来越明显了。这边的展昭却是不紧不慢,一幅有成竹的样子,似乎只等着丁母再来一句话,他就可以功成退了。展昭没想到是,丁母的话没等来,却等来了丁家两兄弟。只见那丁家兄弟一边一个,硬生生地把丁月华从自己面前拖走,一路“护送”着直到在丁母边坐下才放开手。再看那两兄弟不回自己座位,却站在丁月华的后,直到展昭在丁母左手边坐定,他俩才回到自己座位坐下。看到这些,展昭不由得摇了摇头,轻扬了嘴角。这一幕还好没有被对面正在和自家兄长赌气的丁月华看见,否则,后果可就严重了。

    丁母看着边的儿女和贤侄都已坐定,一扫刚才的尴尬气氛,开口说道:

    “贤侄啊,老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直想给她找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好夫婿,却一直找不到合心意的人。大文学今天头次见到贤侄,我才觉得这人非贤侄莫属啊!贤侄一表人才,又有一好武艺。刚才听得我家老大、老二说,贤侄的人品无双,真真的英雄豪杰,世间难寻。老可舍不得错过这么好的女婿啊。你说是不是?”

    丁母一口气说完心中所想,脸上的笑意更胜,因为她早已看见丁月华的脸皮越来越红,头越来越低,和她以往盛气凌人的反应完全不一样,看来这丫头是中意展昭了。只要她看中了就好办了,以前的亲事总是她不肯答应,不知错过了多少好姻缘,如今看来,这八字是有一撇了,就看那展昭意下如何了。我家月华虽不是倾国倾城,也生得端庄秀丽,小可人,子虽说烈了些,等成了亲,有了孩子就好了······

    丁母正想得越来越远,越来越美,殊不知那边的展昭听了她的话却是如坐针毡,急得满头大汗,却不知如何开口回绝。只得看向边的丁家兄弟,期望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援助。不看不知道,一看更绝望啊。只见丁兆兰、丁兆惠两兄弟笑意盈盈,一脸喜色,竟好似有什么大喜事发生一般,看见展昭看向他们,还以为是妹夫看姐夫,脸上更是开心,忙叫下人重添茶水,就差没有开口直呼“妹夫”了。展昭再看向对面的丁月华,本以为她对自己毫无好感,定会开口反对。这一看更是大惊失色,只见那丁家小姐小脸红扑扑的,和先前的神完全不同,一副羞涩的模样,低着头安静地坐在那里,也不和丁家两兄弟赌气了。展昭心里暗暗叫苦,先不说这突如其来的相亲事件是如何发生的,现在的局势是四比一,不对,应该是N比一,因为展昭环顾一圈,竟发现丁府上下不知何时已经充满着一种诡异的喜气洋洋的气氛,再看边的仆人,居然个个笑容满面,一脸喜气地看向自己。展昭只觉得喉咙发干,嗓子冒烟,堂堂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也坐不住了,忙起鞠躬道:

    “多谢伯母抬,丁小姐品貌俱佳,武艺超群,展某一介武夫,实在不敢妄想,还请伯母另寻佳婿才好。”

    “贤侄莫要谦虚,你南侠的事连老这不出门的妇人都知道,你们说是不是啊?”丁母说完就把目 光扫向对面的丁家老大和老二,完全不理会展昭的委婉拒绝。

    “是啊,是啊,妹······不是,展兄莫要再谦虚了,你和我家妹子那可是金童玉女,世间良配。”丁兆兰一见丁母的脸色,忙开口说道。

    “展兄,今之事可是上天注定,如果不结成美满姻缘,只怕连天上的月老都要撕了手中的姻缘簿。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丁兆惠也开口附和道。

    “这······这······”一看这一家人的架势,连堂堂南侠展昭都说不出话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展昭还在想着如何回绝才不伤了各自的颜面,就听得上首的丁母一句话就如板上钉钉一般,一锤定音了。然后丁母就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丁兆兰、丁兆惠慌忙起上前,把丁母搀扶进后院里屋。留下还在羞涩的丁月华和满头大汗、脊背发凉的南侠展昭两个人坐在园中石桌旁,面前的茶水正冒着气,只是在场的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哪有闲去品茶。

    大约一刻钟后,南侠展昭实在是坐不住了,起对丁月华说道:

    “夜凉如水,还请丁姑娘早些回去安歇才好。”

    丁月华一听展昭说话了,只觉得展昭的声音是如此清朗悦耳,再抬头看那展昭的相貌,当真的是自己见过的男子中最为英俊的,剑眉朗目,鼻梁高,薄唇宛如刀削,乌黑的青丝一丝不乱地飘在后,为武官却气质儒雅,眉宇间还有一股浩然正气。再看那拔的姿,虽然一蓝色布衣,却别有一番气度,腰间悬着一把上古宝剑,更添侠士风骨,那剑应该就是巨阙吧。自己刚才光顾着比武,怎么就没有注意这些呢?正当丁月华看着展昭发呆时,被盯得颇不自在的南侠只好轻咳一声,不好意思地道了声“失礼”,然后起,直奔东边的厢房,脚步居然还有些凌乱。这边丁月华还沉浸在对南侠的仰慕之中,不知不觉地就被丫鬟带回了闺房安歇。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看见有一位穿蓝衣、形矫健的年轻男子,背包袱,手提宝剑,从丁府后院翻墙而出,直奔沫花村的村口大路而去,不消一刻钟就不见人影。

    没过多久,丁府上下就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只见丁家掌门人丁母坐在大厅上,一脸震怒地看着手里的一封信。一旁站着的正是丁氏双侠丁兆兰和丁兆惠。这两兄弟一见母亲大人的脸色,都吓得浑冷汗,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突然,一阵稀里哗啦的物品破碎的声音从丁府后院传来,就见丁月华拿着剑从后堂冲了出来,一把抓过丁母手中的信,只看了开头几句就把信件撕得粉碎,扔在地上,口中大叫道:

    “好你个御猫,好你个展昭,本小姐哪里配不上你,敢这样对待本小姐,本小姐定要你好看!”

    丁月华说完就冲出丁府。

    “月儿呐!不要乱来啊!”丁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看不见丁月华的影,急得脸色发白,几昏倒,还好有丁兆兰在一旁搀扶着。

    “老大,老二,快把你妹妹追回来,她这子,非闹出什么事来不可。去啊!还愣着干什么呀?”丁母女心切,急忙吩咐儿子去追丁月华。

    南侠展昭,绰号“御猫”,他也确实是一只不识水的猫。展昭来丁府时坐的是船,现在为了抗婚而逃跑,却也没有急得慌不择路。展昭心想,这松江府到处是河水,水运十分便通,丁府的人也久居江南,深熟水,驾船技术想必也十分了得,自己此番不辞而别,定然惹得丁母和丁小姐不快,丁氏双侠是江湖中人,平里都仗义疏财,豪爽大气,与自己也是一见如故,惺惺相惜,时间久了自然不会再放在心上,只是,如果此时丁府派人出来追寻,自己要是被他们找到,双方面上都不好看。水路是绝对不能再走,还是弃船骑马更加保险。于是,展昭从码头折回集市,买了一匹马就直奔常州府而去。

    展昭走后不久,丁月华就杀到松江府码头,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上一条船就让船家开船。

    松江上的渔船以芦花为界,分为南北两处,北边归丁氏兄弟掌管,南边归陷空岛岛主掌管。松江府码头的船家都是附近村镇的渔民,自然认识这位在松江府大名鼎鼎的女侠丁月华,在松江做水路买卖的人哪个不得给丁府三分面子。

    船家见丁月华的脸色很不好,也不敢多问,就照着吩咐开船而去。

    丁月华料想展昭必然是乘船南下去常州府老家,于是便让船家以最快的速度向南面划去。也顾不得江上风大浪大,站在船头上,一直盯着前方江面上的动静,手上也紧紧地抓着湛卢宝剑,只恨自己不能生出一双翅膀,好立刻追上展昭,和他再打一场。

    突然,江上出现了一条乌篷船,船舱内坐着一位着蓝衫的男子,远远看去,倒和展昭有几分相似。不过,此人是背向丁月华这边坐着,看不清楚他的脸。其实,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这蓝衫男子绝对不是展昭。因为和他并排坐着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旁边还有一位五六岁的孩童,正在玩耍嬉戏。这应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可是,已经恼羞成怒的丁月华此时却丧失了判断力,认定那人就是展昭,拼命地催促船家划船,一定要追上前面的那条乌篷船不可。

    有时候事总是越急越乱,关键时刻还有人会掉链子。

    就在丁月华的船离那条乌篷船还有百米距离的时候,船家突然浑抽搐着倒下了。丁月华见状,立刻跑去查看,发现这船家原来是犯了气喘病。丁月华也不懂什么医术,又急于去追展昭,只好把船家扶到船舱里躺下,自己去船尾撑船。

    丁家虽然久居江南,丁氏双侠也确实深熟水,撑船的技术也十分了得。但是,丁月华的水却不怎么样,撑船的技术那就更不用提了。从小生惯养,因为争强好胜才学得一武艺,除了发脾气,摔东西,其他的一概不会。

    五分钟过去了,船一动不动。

    十分钟过去了,船依然一动不动。

    十五分钟过去了,船终于动了!

    原来,撑船的竹竿早在船家倒下的时候就已经没入了江中。所以,前十五分钟船当然是一动不动。后来因为江面突然刮起了大风,卷起了大浪,船才自己动了起来。当丁月华拿着一根状似扁担的木棍,趴在船尾划船的时候,一阵大风卷着一个巨浪打了过来,这位水不佳、运气不佳、命运更不佳的丁大小姐就这样不幸落入了江中。

    没一会儿,丁兆兰、丁兆惠两兄弟就带着一众手下,驾着几艘快船赶了过来。经过一个时辰的水下搜寻,终于找到了已经毫无气息的丁月华。按理说,一个人在水里浸了一个时辰,即使被救了上来,也应该活不成了。可奇怪的是,不到一刻钟,丁月华居然又有了气息。于是,众人都说这丁家大小姐还真是命硬,连阎王爷也不收她,实在是江湖奇女子。也有人说丁家小姐是龙女转世,所以落水一个时辰还能活过来,还有人说,这丁家大小姐是水鬼附,借尸还魂。反正是众说纷纭。

    后来,众人把昏迷的丁月华送回丁府,便立刻请来了李怀远李老大夫诊治,李大夫诊治后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喝了点江水,受了点凉,开几帖药吃一吃就没事了。丁母看见女儿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本来已经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现在听李大夫这么说,总算安下心了。于是,吩咐丁兆兰、丁兆惠两兄弟自去处理平事物,自己和一干丫鬟仆人在“流照阁”中守着。

    一刻钟之后,丁月华醒来。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浮生梦之日月昭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