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黑珍珠的过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鱼进锅 书名:极品哥哥
    194黑珍珠的过去

    陈阳听了黑珍珠的话倒也没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只是笑了笑道:“黑珍珠,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吧,按照夏瑜的(性xìng)格来看,不可能愿意做这种事(情qíng),你就算开玩笑,也该开一些让我有希望的玩笑,那样也有趣一些。”

    黑珍珠挑了挑眉毛:“我什么时候开玩笑了?你觉得不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夏瑜那种(性xìng)格,别看我们现在算是确定了关系,但是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还都得停留在接吻的阶段,没办法往下继续,当然,如果我强硬些的话,半推半就地当然也可以,但是三人行?呵呵,还是不要开玩笑了。”

    黑珍珠笑道:“我可不是在开玩笑,陈阳,如果我真能说得动夏瑜,让她愿意……接受呢?”

    陈阳微微皱起了眉头:“喂,黑珍珠,你可不要乱来啊,我和夏瑜……”

    “你和夏瑜是来真的,对不对?你是不是想跟我这样说?你不想随随便便就对人家怎么样,对吗?”

    “呃……”

    陈阳苦笑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放心吧,我不会随随便便胡扯的,我会用一些技巧去和她聊聊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陈阳听黑珍珠这样说,当下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黑珍珠又道:“喂,陈阳,如果我能说成了,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儿女侍一夫的感觉,那这算不算是一个……你帮我忙的酬劳呢?”

    陈阳听到这里微微眯起了眼睛:“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的意思是······你昨天提的那个条件,可不可以自动作废啊?”

    “昨天提出的条件?你是说……看你的真实相貌的条件?”

    “没错。”

    黑珍珠点了点头,不过此时脸上的表(情qíng)显得有点着急。

    陈阳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反正不可能作废。”

    黑珍珠道:“你要是不作废的话我可是不会帮你劝夏瑜的,你就别想享受艳福了。”

    陈阳道:“我本来就没让你劝夏瑜这种事(情qíng),你不劝的话倒是正好·我也不用再担心其他的事(情qíng)了。”

    黑珍珠咬了咬牙道:“看来你是铁了心想要看我的真正相貌了。”

    “没错。”

    黑珍珠深吸了一口气,稍微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情qíng)道:“那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再存什么侥幸心理了·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回头我就找个时机给你看,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赶紧商量正事吧。”

    陈阳说道:“赶紧说吧,我都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你打算从哪儿开始说起?在让我帮忙之前,我想你也应该介绍一下故事背景吧。”

    陈阳笑眯眯地看着黑珍珠·黑珍珠苦笑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不就是想知道我的事(情qíng)嘛,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可是要仔细听了,呵呵。”

    黑珍珠淡淡道:“陈阳,你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不断地去偷东西吗?如果只是为了钱的话,那我只要偷几件最名贵的东西,就足够我一辈子吃喝不愁·没有必要一次次地去冒险,跑遍世界各地去偷东西。”

    陈阳道:“我上次问过你了,不过你没有虽说清楚·但是···…以前我一直以为这是你的(爱ài)好,你只是享受这种盗窃的感觉而已。

    “我是喜欢这种感觉,但也只是开始偷盗之后才有了这种感觉而已,而且也不是经常会有,大部分的时候还是有很大的压力,毕竟我所盗窃的东西里面有很大部分都是藏在各种各样戒备森严的地方,那些都是宝贝,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把命给丢了,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要我不是大脑有问题·就不会闲着没事到处跑着去偷东西。”

    “那……你之所以偷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

    黑珍珠微微笑了笑道:“是为了,找一个结果,找一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能在这些东西里面找到。”

    黑珍珠沉默了一下,过了片刻,这才幽幽地说道:“关于我父母惨死的秘密。”

    陈阳听到这里忽然愣了一下·随后微微皱起了眉头:“关于你父母的惨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珍珠道:“实话告诉你,我的父母原本是国内的一户豪门,家大业大,不管是黑白两道都有一定的地位,不说呼风唤雨,但说是一方的土皇帝也是绝对算得上的,不过……就在二十年之前,我的父母被人杀害了,凶手侵吞了我家所有蠲财产,所有的势力也土崩瓦解,我家就这样一眨眼消失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苟延残喘了下来,二十年之前,我才刚刚八岁而已,在我父母被杀的时候,我家里的一个下人把我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下室里,我听着外面的动静,听着一声声枪响和惨叫,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但是我却不敢动弹,我连哭都不敢哭,只能一个人瑟瑟发抖,一直等到那些人全部离开,我这才打开门走出去,看到的却是家里所有人都惨死,到处都是血。”

    黑珍珠说着话,脸上的表(情qíng)变得越来越凝重,陈阳也是静静地听着,没有开口打断。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看着倒在地上的爸爸妈妈,连哭都哭不出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那时候一个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下人,在临死之前告诉我,我爸爸把害他的那个人的消息写在了一张纸上,在杀戮开始之前塞到了书房里的一个瓷器或者是珠宝里面,只要我找到那个东西,就能够知道谁是后面的杀人凶手,就能够为我父母报仇,不过那个下人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死掉了,然后我来到了爸爸的书房里面,想要找到那个纸条,但是······我才发现,书房里父亲所有的珍藏都被拿走了,一个都没有剩下。”

    黑珍珠说着苦笑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了看陈阳:“听到这里,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陈阳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他们杀死了我的父母,还有家里的其他所有人,强夺了我父母所有的财产,各种各样的财富,最后连房子里面父亲的一些珍藏也全部都拿走了,就差把房子整个点火给烧光了,我当时虽然很气氛,很痛恨,但是我也很害怕,我看到书房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最后咬了咬牙,拿了一些没有被拿走的现金离开,然后我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流浪,以前认识的人我一个都不敢去找,爸爸妈妈的朋友我也唯恐碰见,我生怕被那些杀害了爸爸妈妈的人找到我的,刚刚离开家的时候我甚至都在街上乞讨过,毕竟我之前是一个(娇jiāo)生惯养的大小姐,家里面忽然遭到巨变,我根本没有任何谋生的手段,拿出来的那些钱很快就花光了,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干活挣钱,自己养活自己。”

    陈阳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真是没想到,你黑珍珠竟然也有这样的历史。”

    “当时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赚了一些钱,然后就跑到了国外,不过我心里面一直都没有忘记之前的那件事(情qíng),所以改名换姓,开始踏入了黑道,逐渐开始培植起了自己的势力,与此同时,我动用我所有的力量,去寻找当时从我爸爸书房里流走的藏品,因为那些东西绝大部分都已经从那些人手中流向市场,虽然我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发现里面的纸条并且销毁掉,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放弃希望,哪怕希望只有一点点,我也要坚持,也要找出来杀害我爸爸妈妈的真凶,要不然我寝食难安,这辈子都会生活在愧疚当中。”

    陈阳道:“原来这就是你满世界到处偷东西的原因啊。”

    “我爸爸的书房很大,说是书房,其实更能说是一个收藏室,里面东西很多,我当时还小,根本没记得到底有多少藏品,所以我只能按照我的记忆,尽可能的比照现在散落在世界各地富人手里的藏品,只要是有点相似的我都会偷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陈阳继续问道:“那……结禺怎么样?”

    黑珍珠道:“我找了总共七八年的时间,不知道搜刮了多少件宝贝,可是却没有找到我想要的那个东西,不过我并没有放弃,一直到前些天,就是陈阳你把我从曹家赶出来,阻止了我从曹家把那个东西偷出来之后,我从我国外的一些亲信口中得到了消息,他们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那件宝贝,在那个宝贝里面找出了我爸爸写的那个纸条,也把纸条里面的内容告诉了我。”

    陈阳道:“那个纸条里面……写的是什么?”

    黑珍珠微微眯起了眼睛:“纸条里面写的内容,和那个临死之前告诉我这些话的下人说的一样,是那个杀死了爸爸妈妈的幕后黑手,就像所有主人遭到暗害的故事一样,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爸爸(身shēn)边的一个亲信,他最信任的人。”

    ……纟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