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花氏真的去调查了一下隔壁的况,然后发现,左邻是新来的,根本没有适龄的男子,未婚的只有一个,才三岁。右舍没变,是岑家,岑阁老坐镇,门第极高,唐七一个庶女,攀不上。

    她很忧愁,琢磨着唐七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也没那么多时间让她琢磨,因为她还要派人和藏秀楼交涉,把自家两个姑娘给赎回来。

    她手书一封,把接下来的安排大致写上了,又表达了一下两位姨娘的思女之,问两人有何意思。

    本以为两位小姐会感激涕零,就算不这样,也会积极响应脱离苦海,却不想,青琪平淡的表示能回就回,随便怎么安排,字里行间,似乎还有些不愿意,而青菲,却干脆拒绝回来,只是很高兴唐家又复兴了。

    花氏毕竟没有接触过风尘女子,这两封信的回应如此诡异,让她摸不着头脑。

    几次书信来往后,对方都是这样的态度,她不有些坐不住了,吴姨娘还在柴房受罚,她也不避着吃了午饭在旁边看书的唐七,叫来了丁姨娘商量,把青琪的信都给她看。

    丁姨娘虽出小户人家,年轻时对付老爷的手段就如风尘女子一般,但毕竟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看信看得又是哭,又是茫然。

    “夫人,这……”

    “为今之计,只有亲自问问才成。”花氏道,“官出楼有严格的手续,一旦叫过来,就会让很多人知道,我们只有自己偷偷过去,问了就回来,一来当面说,好说清楚,二来,也让你们母女见见面。”

    良家妇女,还是如此贵妇,做出这样的决定,说是惊世骇俗都可以,丁姨娘一时间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要磕头,哭道:“谢谢夫人大恩大德!”

    花氏做这个决定着实艰难,但又不得不做,心也不好,见状不耐烦:“别跪了,都是唐家人。”

    丁姨娘一定要磕满三个头才肯起来,擦着眼泪问:“那吴姐姐她……”

    “也去吧,你去告诉她,好好休整休整,别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见女儿,好像我们虐待她。”花氏道,“你也别挑挑拣拣的了,快点选个好人家,赎出来就嫁出去,我选了些地方远的人家,你也明白我的意思,嫁得近了,在京城不好过活,到了外地,好歹背后是我们唐家。”

    “奴婢明白。”丁姨娘虽说也不甘,但小聪明还是有的,懂点形式,虽说女儿着实委屈了,可也是没办法的事。

    “既然如此,那便回去吧,明天就去。”

    丁姨娘走后,花氏把唐七叫过来道:“青叶啊,你也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都十五了,再大点就迟了,你及笄的时候你爹也会把你记到我的名下,那时候你就不是庶女,是嫡女了,份不一样,求亲的人也不一样了。”

    唐七看着她,默默的消化着。

    花氏也习惯了跟唐七这般对话,自顾自道:“有些人肯定想,订亲自然是对面门第越高越好,但是,有这命订,没这命享啊,你的况那么特殊,你爹这么主动的要把你记到我的名下,为了,还不就是让你把战时的功绩牢牢抓住么……我问你,让你给入宫为妃,你愿意么?”

    唐七问:“有必要吗?”

    “你觉得呢?”

    “不知道。”唐七微微耸肩,“你说的让,是爹让吗?”

    “……对。”花氏无奈,“你爹从三品,又是礼部,其实并无大用,唐家若有别的女儿要入宫,也不会很快就为妃,但你不一样了,你……哎,以前就听说太子对你亲眼有加,和世子的关系也好,娶了你,可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我有那么大用处?”

    “笨丫头,你以为呢?你现在还是庶女,可以名正言顺的订个小户人家,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若是过几个月及笄了,我也保不了你了。”

    “及笄了还没订亲,就得入宫为妃,派大用场?”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哎,爹那么急着用我?”

    “哪个男人没野心。”

    “那他自己娶了我算了。”唐七语出惊人,“反正我这么有用。”

    “……”花氏一口气没上来,愣是呆看着唐七离开,都没反应过来。

    第二天,唐家女人的“藏秀楼谈心之旅”铩羽而归,晚上一群人在书房闹腾,唐七自然是无权参与这些的,倒是消失许久的唐五跑来找唐七,闷闷不乐的样子。

    “七妹妹,你睡了么?”

    “进来吧。”唐七手里拿着茶,睡前例行发呆中。

    唐五进门,也不客气,自顾自坐在了桌前,半晌才问:“我是不是很没用?”

    “是。”斩钉截铁。

    唐五一瞬间有掉头就走的冲动,他是来找安慰的!怎么能找到唐七头上?强忍了许久才咬牙道:“你可真老实。”

    “你想听否认?”唐七也不笨的,“我要是说你很有用,你自以为很有用,去办了蠢事,嘲笑你的就是一群人……你希望我说你有用吗?”

    唐五投降了:“你别说了……”

    “那么,你想说什么。”

    “我,我就是想找你聊聊天。”

    “嗯,找我聊天。”唐七的复述莫名的有种嘲讽的感觉。

    “五年太久了,久到那么多人都变了。”唐五看着茶杯,低声道,“娘不让我去那地方,但中午,我还是跟去了。”

    “藏秀楼?”

    “嗯……我看到青琪和青菲了,她们……”握紧茶杯,“怎么会这样?我们在边关,那么苦的子,都不会那样子。”

    “哪个样子?”唐七摸不着头脑。

    “就是……你说,都是姐妹,青琪生活不好,青菲怎么就不帮帮?!”

    “你是在问我?我怎么知道。”

    “我是不是该找个别的女人问为什么?”唐五终于深刻意识到自己找错人了,但这话题,除了和自己妹妹,他竟找不到别人来问。

    “恒星,你进来。”唐七忽然叫了一声。

    “什么?”唐五茫然的问话中,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丫头探进头来问:“小姐有什么吩咐?”

    “这人有点有关女人的问题,你来回答一下,正好我也不明白。”唐七指着唐五,唐五目瞪口呆。

    “啊?这,这如何使得。”恒星瞪大眼睛,脸颊绯红,“姑娘,恒星一心一意伺候您,没有半点别的想法啊。”

    这回唐五倒是明白了,十七岁的少年也红着脸连连摆手:“你误会了,我也没别的想法啊。”

    唐七一头雾水了:“你们干嘛?我就想知道你问的问题的答案。”她转向恒星,“我听你平时跟人聊天,条理清晰的,怎么这时候就使不得了?”

    恒星脸都白了,许久才咬咬牙,低头道:“那少爷有什么问题,奴婢尽量想想。”

    唐五骑虎难下,只好含糊的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消息灵通的很,这几天发生什么事儿也知道,我就不明白,两姐妹同在龙潭虎,姐姐风光时会帮着妹妹,怎么妹妹风光了,却不愿接济姐姐一点,这是怎么了?”

    恒星看看唐七,见唐七也一脸好奇的看自己,低头想了想,道:“这,奴婢不好说,毕竟以后两位小姐回来,也是奴婢的主子。”

    “你就说!怕什么。”既然问出口,那不管不顾了,唐五死猪不怕开水烫。

    “奴婢只是自己的猜测,五少爷说的可是四小姐和六小姐?奴婢刚来,不认识四小姐和六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也不好乱说,只是,如果是少爷说的那样,那一来,就是这几年两人又很大的矛盾,二来,也有可能是奢华迷人眼……女人家的,生活艰难的话,人也会不同寻常的自私,一个扶不起的姐姐,和一个锦衣玉食的未来,任谁都知道该如何选。”

    “怎么叫扶不起的姐姐?她自己也不是什么花魁,高不成低不就的过着子,怎么就奢华了?”

    “若是不让别人知道她有个做着低等女的姐姐,得到的钱拼命用来梳妆打扮吸引更好的恩客,然后得到更多的钱去吸引更好的,这不就是么……”恒星声音低软。

    “胡说!哪来这些不知廉耻的想法,青叶,你这侍女怎么挑的?!”

    恒星噗通跪在地上哭道:“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说了,奴婢不懂这些的。”

    “那你还乱说。”唐五不知道该往哪发泄,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跟一些其他事实对应起来,更像,也更让他心寒。

    唐七表平淡:“在我的地盘发作我的人,你要死么?”

    唐五握握拳头,怒道:“明天我找牙婆给你换个侍女,这个,什么恒星,小心带坏你!”

    恒星朝唐五磕头:“求少爷不要换了奴婢,求求少爷!”

    唐七站起来,往边走:“恒星,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仿佛没看到眼前的形一般。

    “不用了,明天自己到账房那领钱!”唐五还在生气。

    唐七啪的打了下柱,转头皱眉道:“你没完了?”

    那语气极度不耐烦,仿佛火山真的要爆发。

    唐五咬牙,看看唐七,看看还在地上的恒星,哼了一声管自己走了。

    恒星吸吸鼻子,朝唐七磕头:“小姐是个好人,奴婢不能再伺候小姐了。”

    “洗洗睡吧。”唐七半点没波动,“说了你在我的地盘上,关他什么事,明天他敢来,我打断他的腿。”

    恒星目瞪口呆,很快醒悟过来,又连声道谢,然后手脚麻利的收拾了桌上的杯具,躬要离开。

    “对了。”唐七叫道,“你的报网不错,有空给我用用。”

    于是恒星脸刷的白了:“小,小姐。”

    “不能用吗?”

    “……能。”

    “那行,有消息也让我听听,睡了。”唐七手脚并用爬上,盖上棉被立刻尸。

    恒星被唐七的话弄得胆战心惊,退出去放好东西后,撒腿就跑。

    唐七侦查到了,睁开眼睛幽幽的叹气。

    这个侍女跟其他唐家新买的仆人一样,都是不久前新进的府,那些唐家的老人虽然陆陆续续回来,但五年间变化可大,很多人都已经另谋出路。

    唐七完全没管选人的事,只知道有一天早上一睁眼,这个小姑娘就笑眯眯的跪在自己面前,求赐名,求包养。

    虽然博览群书,但毫无趣长进的唐七只能看着太阳给了个名字,恒星。

    至于其他的,恒星无微不至的关怀和观察,她一律懒得管,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可干。

    今天也是突然发现,虽然自己的报来源更广,用听的用精神力就能辐一大片,但是在信息提取上,人类却比自己高端多了,这就是为什么边所有人类都在长大,而唯有自己,很多时候还会跟不上思维。

    第二天起,恒星进门伺候,精气神完全变了——变得更加精神奕奕。

    她拿着衣服,等唐七自己洗漱好了,一边伺候她穿衣,一边低声道:“昨晚翼王世子以送礼名义去了岑府,但很快就出来了,探子回报,世子只和岑三少爷见了一面,寥寥几句话,并无特别内容;礼部一边准备登基大典,一边还在拟定选秀事宜,各家都在准备;方侯爷还在被软,方小侯爷……”

    “等等等等,你干嘛?”唐七感到脑袋嗡嗡嗡嗡的。

    恒星一头雾水:“奴婢在报告消息啊。”

    “你说的那些关我什么事?”

    恒星更迷茫了:“可这些都是最新消息,您不是说了……”

    “你说点有用的吧。”唐七不爽。

    “那小姐请吩咐,哪类是有用的,奴婢有就报告,没有就立刻去查。“

    “哦,今天厨房做的什么,有肥吗?没肥就多点菜油。”唐七严肃的吩咐。

    “什,什么?”

    “我还是点菜吧,你上还有钱没,让厨房给我上两盘五花,多点肥的。”

    “啊”

    唐七不满了:“你实用点行不行?查不出我自己去。”

    恒星吸吸鼻子,没忍住,还是泪奔而去:“奴婢这就去问!”

    唐七一个人在屋子里摸摸部,不满:“系统怎么设定的,材料成长需要的能量有点过大吧,这要长到什么程度才是个头?重心会不会不稳啊……”

    作者有话要说:又非法了

    尼玛我就是入侵的肿么了,**你打我丫←_←打我丫←_←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