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偷溜这种事,从来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唐五想走,从来没有走不出去过。

    他带着唐七大摇大摆的爬墙出去,外面赫然是许久不见的岑三在接应,唐七照例自己biu的跳下去,岑三面不改色心不跳:“哟,唐七妹妹。”

    唐七依样画葫芦:“哟,岑三哥哥。”

    “嗯呵呵。“岑三摸摸头。

    唐七这才发现,似乎这小子很久没和唐五一起在唐家出现了。

    她回想了一下,具体上讲,似乎就是宫里赏菊宴以后,接着唐三开始招亲,从此唐家的异姓小男孩就急剧减少。

    哦,大致明白了。

    岑三注意到唐七看了他两眼,以为她会问点什么,结果她什么都没问,管自己走了。

    “你也不帮你妹妹扛着?”小板扛着巨大的屏风,那场景有点诡异,岑三追在后面,“唐七妹妹,我帮你拿。”

    唐七看看唐五,见他没什么表示,或者说在偷笑,便点点头,把屏风递给岑三。

    岑三接过了,岑三抓住了,岑三一仰……倒地上了。

    唐七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屏风,也不搭理滚在地上的岑三,继续往前走。

    “哇哈哈哈!”唐五笑了。

    “你敢说你比我好?”岑三抓起一个石子砸过去,笑骂,“看不出啊,这么重!”

    “七妹妹,跟我来。”唐五不回答,跑到唐七前面领路。

    虽然唐七形状诡异了点,但唐五和岑三都已经习惯,三人穿街走巷,很快去了上次与小世子见面的庭院中。

    那儿,朱麒玉和楼远征正面对面下棋,侍女把他们迎进去,朱麒玉一看到三人,扔了棋子儿就跑过来:“哈哈!终于来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唐七二话不说打开了屏风,然后在静默中坐在刚才朱麒玉坐的位置,看着桌上的棋局,半晌,默默转头:“看完了没?”

    “唔!”朱麒玉痛苦的抱头,“远征……刚才那把刀我们应该买下来的!”

    楼远征还看着屏风,点头道:“嗯,我也这么觉得。”

    “怎么办,没有准备替换的,我答应父让他大吃一惊的。”

    唐五在一边得意洋洋:“怎么样?大吃一惊吧。”

    朱麒玉看着唐七:“喂,那个,咳,你能再绣一副不?”

    唐七摇头:“我不绣,很麻烦。”

    “哎……算了算了,就算我私吞,父王也能抢去,还是换回我奔马图吧。”朱麒玉无限低落,“你们看吧,书在那……来个人把另外两箱也搬来吧。”

    立刻有小厮绕到后面去,搬来了两箱书,连着屋子里本来放着的,总共有了六箱。

    “我觉得,你的绣图配六箱书,是委屈了,可我只收集到这些,还有好多我自己都没看过,你要是不嫌弃,算我还欠你一个人,成不?”朱麒玉这回表很诚恳。

    唐五还打着他的馊主意,头一仰:“哼!这么点书就想换七妹妹的绣图,做梦!”

    唐七理都没理他,直接拆台:“嗯,拿走,回去。”

    “喂!青叶!我们说好的!”

    “说好什么?”

    “说好……”唐五说不下去,只能委屈道,“好吧好吧,你厉害!”

    “带上书,走吧。”唐七觉得出来的任务已经完成,其实她不用检查是什么书,本这儿的书她就无所谓看不看得懂。

    “再等一下。”唐五忽然坐下,看着朱麒玉,“人呢?”

    朱麒玉下意识的往门张望:“咦,也快到了啊。”

    话音刚落,就听门外有人笑:“谁这么想我啊,三番两次的问。”人随声至,竟然是张致和!

    他一进来,看到唐五,脸色刷的就变了。

    唐五更激动,噌的跳起来,扑上去抓住他的胳膊,咬牙切齿:“总算逮着你了了!”

    张致和愤怒的看朱麒玉:“世子爷,这样可就不厚道啦。”

    朱麒玉指着还摆在一边的屏风:“你妹要是能绣这样的我就帮你躲他们。”

    张致和只能无奈:“靖风,你别这样,这件事我很无辜好不好。”

    “谁叫你勾引我姐!”

    “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张致和大叫冤枉,“上香的时候你是知道我行踪的,后来大家还一起玩的,你哪只眼看到我勾引你姐了?我都跟你说了我没见过她!”

    “我不管!你得负责!谁叫你上香的时候穿那么风!”

    “喂喂喂!话不能乱说啊,什么风,我可不打扮!”

    “我姐现在……”

    “你姐现在怎么样能怨者我吗?”张致和不耐了,沉下脸,“我知道,她绝食,她上吊,她跪祠堂,可我也做了我该做的了,我提亲了,你娘不答应,我难道还死皮赖脸的贴上去?我张致和犯哪门子要腆着脸的娶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人?”

    唐五低下头。

    “你也知道你娘想干嘛,大家心里都清楚,放着那么多提亲的人家不管,巴巴的跟人翼王爷近乎,我直说吧靖风,你该找的不是我,是你旁边这位世子爷,你姐是嫁的风光还是落魄,现在可全看他们怎么表态。”

    朱麒玉看似正和楼远征端详着绣屏,闻言刷的跳起来:“关我什么事!?我才十二岁啊!”

    张致和笑:“年龄这种事是问题吗?”

    朱麒玉想了想,让小厮包好屏风,看起来是准备走。

    唐五人小小的站在中间,极度凄凉,他回头看唯一一个唐家人,却见唐七又吃上了,气不打一处来:“七妹妹你这个吃货!我在为三姐讨公道啊!你也不来帮帮我!”

    唐七很茫然:“既然是公道,那你为什么讨不到?”

    “他们!他们太可恶啦!”

    “哦。”唐七吃下点心,“既然找到问题关键了,就去解决吧。”

    “怎么解决?”

    “比他们更可恶。”

    张致和摇头:“唐七小姐,你五哥可是个好孩子,哈哈!”

    唐七耸肩:“弱,不好。”一手点心,一手棋子,端详着棋盘。

    “你会下棋吗?”一边朱麒玉指挥小厮包装屏风,无聊的楼远征凑上来。

    “不会。”唐七斩钉截铁。

    “我教你吧。”楼远征道,“简单的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规则。”

    “规则很简单,这叫围棋……”朱麒玉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让唐七看现在的棋局。

    “这是,突围?”唐七手拿朱麒玉的白子,看着棋盘。

    楼远征下意识打摇头:“不,围棋自然是要把对方围起来。”

    “不,突围。”唐七坚持,然后落子。

    楼远征见状,以为唐七只是想玩,并没想学,便随意的下子,陪着她玩起来、

    一旁唐五和张致和还在吵,但这事本来唐家不占理,唐五心里明白,纯粹只是想替姐姐出口气,结果自己被自己气得半死。

    张致和反而越说越精神,看来这段子他也不好过,被骗过来,反而发现欺负下唐家人很解气,越来越来劲。

    岑三本来看戏看得开心,见唐七和楼远征下棋,便凑了过来,看了一会忽然咦了一声:“楼远征,你要输了。”

    楼远征仔细一看,忽然就睁大眼了:“怎么回事?”

    “我记得刚才棋局不是这样的。”岑三指了几个点,“当时你只要下这几个点就能赢了,我便没看,怎么到了现在……”

    “是吗?”楼远征回忆了一下,佩服的看向岑三,“不愧是岑阁老最喜欢的孙子,我刚才其实都没发现,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岑三对这样的称赞习以为常,直接忽略,道:“你怎么下的啊,大好局势变成这样!”

    楼远征放下黑子,看唐七垂着眼还在看棋盘,无奈道:“我懂了。”

    “什么?”岑三问。

    “怪不得刚才唐七小姐说这棋是要突围……”楼远征摇摇头,“原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是一眼。”唐七忽然反驳,“看了好几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想到唐七小姐的傻名,楼远征忽然好奇起来,问岑三:“绣花,下棋,唐七小姐除了思考方式异于常人,似乎别处都比别人优秀啊。”

    “听唐五说,她书只要看一遍就能背出来。”岑三爆料。

    “真的?”楼远征惊讶,“岑三,你可是有名的神童,你行吗?”

    “勉强。”岑三苦笑,“你以为过目不忘真能天生?可能天生有一点,但更多的是锻炼,我是没觉得过目不忘有什么好。”

    “那唐七小姐就真是天生的了?”

    “差不离了。”岑三可惜的看着唐七,“就可惜烧坏了脑子,要不然绝对不会在唐家过那样的子。”

    “她子不好?”

    “世家的小姐,只配一个丫鬟,住在偏院,听说唐夫人连女学都不打算让她上了,你说她子好不好。”岑三消息倒灵通,这事连唐七自己都不知道,她抬头问岑三:“不让我上女学了?”

    岑三支吾:“嗯……早上听你哥说的。”

    唐七哦了一声,歪头想想,也想不出什么能让自己再去女学的办法,便只好就此作罢,耸耸肩,面无表道:“哦。”

    少年们当然以为眼前的小姑娘是失落了,想想她可怜的世,各种心疼,楼远征子比较温和,安慰道:“唐七小姐你别难受,以后没事做可以来找我们玩,怎么都不会让你吃亏的。”

    “什么我们?她凭什么跟你们玩。”岑三还记得京城公子是分阵营的。

    楼远征很无奈:“现在还要讨论这个吗?你们自己都内讧了。”一边看看那边快要打起来的唐五和张致和。

    “那也不关你的事。”

    “……”楼远征笑而不语,收了棋问唐七,“唐七小姐,还玩吗?”

    唐七不回答,缓缓转头,盯着左手边空了的点心盘子发呆。

    岑三心领神会,招来旁边的侍女:“没见盘子空了吗?多上点点心和茶!”

    “是是!”侍女立刻下去了。

    唐七这才心满意足的转头,点头道:“嗯,下。”

    “……”楼远征抓着棋子的手在半空中僵了好一会儿了。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