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打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不知道谁说的唐七小姐在花园冲撞了小侯爷,反正唐七被领回一间新房后,就再也没出去过。

    虽然晒不到太阳,也不能出去散步,但总体来说,唐七还是很淡定的。

    她有足够的耐像是冬眠一般一坐一天,掐着秒每拉撒以示生理正常,玩死了螳螂战士后,她白天观察窗外的每一丝风吹草动,晚上看着星星计算星距。

    这样规律没有变化的子也不错。

    可第四天,窗口就冒出了三个小脑袋。

    岑三,唐五和方翰奇三个嫡子果然鬼混到一起了。

    正坐在窗口的和在窗口围观里面生物的四人大眼瞪小眼,岑三一贯玩世不恭的样子,唐五有点纠结,方翰奇看着边的小姑娘,越看越好奇,笑道:“诶靖风,别说你妹妹傻,长得可真漂亮。”

    “谁准你调戏我妹妹的!”唐五有点儿恼怒的回嘴。

    方翰奇惊讶的看了看唐五,又和岑三对了眼,吐吐舌头笑眯眯的不说话。

    唐五朝唐七招手:“七妹,七妹,还生气吗?五哥带你出去玩!”

    一旁看门的婆子急了:“不行啊少爷,夫人吩咐了……”

    “就说是我命令的,你开了门说不定谁都不得罪,你不开门我保证你不仅得罪我还得罪我娘!”唐五声儿很大,“你想试试吗?”

    满院子人都听到了,不仅婆子默默的开了房门,院门也开了。

    唐五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里,四下看看,皱皱眉。

    岑三说出了他心中所想:“怎么一点儿人气都没有。”

    小小的唐七端正的坐在窗边,半垂着眼看着他们。屋中央没有桌椅,也没有书柜和屏风,更别提那些摆设,一张,窗边一张小榻,榻上一张小几,尾是恭桶和梳洗架,就再没别的东西了,一片空旷……连镜子都没有。

    唐五撅起了嘴,许久才缓过气,上前要拉唐七的手,被一下子闪开,他缩回手嗫嚅道:“七妹,我,我这两天忙,昨晚才知道你被关了……你别恨我娘好不好,她也没办法,你该得的,五哥补偿你。”

    后面岑三和方翰奇见此景,虽然意识到为外人不该听,可又好奇小姑娘的反应,便杵在那不动。

    唐七看了唐五两眼,摇头道:“不恨你娘。”

    “是么?”唐五狐疑的看着妹妹的表,要是有人敢这么关他,他非得把人扒皮抽筋不可,“七妹,你生气就说好了,我不会打小报告的。”

    “不生气。”

    “……那你跟我们出去玩不?”

    一旁方翰奇面露异色,倒是岑三见怪不怪。

    唐七看看天色,有看看眼前的唐五,歪头想了想,站了起来道:“带路。”

    “好类!”唐五果真前面乖乖带路去了,方翰奇和岑三连忙跟上,方翰奇上前道:“靖风,你真要带着你妹妹玩?就算她还小,名声很重要啊,而且安全怎么办?我能护的了你们俩,护不了她啊。”

    岑三忽的笑了:“翰奇你就别担心了,跟着唐七妹妹走,安全什么的绝对不是问题。”

    “我知道你们说的那些,可是那也不代表……”

    “行了,走吧。”岑三推推方翰奇,方翰奇无奈,看后面唐七紧跟着,便不再多说了。

    三个小霸王一路畅通无阻出了唐府,上了马车。

    “这次我们去哪玩?”

    “嘿嘿,带你去看马球!”

    “是吗?”方翰奇兴奋起来,“我在北边就看马球,我家的游方队年年第一,可厉害了,可惜没带过来,这儿可是有什么厉害的队伍?”

    “你们那的我没看过,咱这的马球队,要数第一,非朔风队莫属!”唐五得意洋洋,“那是朔风马场出的队伍,在马上就跟玩儿似的!”

    “不对吧。”岑三在一旁凉凉的说,“楼家的烈阳队不是连着三年第一了么?”

    “喂你哪边的啊!楼家的烈阳不就是因为上阵的都是一群军中的人么……朔风可从没怕过他们!”

    岑三摸摸鼻子嘟哝:“不就说句公道话么……”

    正说着,马球场到了,在城外一片林子边,造得大,外面马车络绎不绝,看来人已经不少了。

    唐五给唐七塞了男装,带着另外两人下了车,唐七茫然的又依样画葫芦裹上了衣服,走了出去,然后被唐五揪回来换发型……

    四个人晃晃,还没进场就跟一群小崽子狭路相逢了,领头的正是小世子朱麒玉,后面是略高一点的楼家长子楼远征,再是三个眼熟的小孩。

    “站住!唐五!”朱麒玉见唐五打算装没看见他,大吼,“你们后面站的谁!?”

    方翰奇立刻站出来挡住唐七行礼道:“是我是我,世子爷这阵子可好啊?”

    朱麒玉眯起眼:“你知道我叫的不是你,唐……”他忽然顿了顿,抓抓头道,“进去吧进去吧,哼。”说罢甩着袖子就进去了。

    唐五刚刚吊起的心又放了下去,回拉着唐七就往马球场里走。

    “我就说麻烦把,唐家妹妹就不该被带来。”方翰奇擦把汗,侯府少爷毕竟比世子第一等,他也扛不起。

    岑三回头轻声道:“唐五说,唐七傻了,以后也不好嫁,说不定以后都没什么可开心的,趁他还能随心所几年,就带妹妹好好玩玩。”

    “你也不劝劝?这是个什么说法,那别的妹妹以后就一定开心了?”

    岑三慢悠悠的进场:“一来,我觉得靖风说的对,二来,怎么说,她也算我的救命恩人,能带就带着,万一真东窗事发什么的,那大不了就娶了她,看在兄弟的份上,总不会亏待了她。”

    方翰奇睁大眼:“沛及你都想那么长远了?你才十一吧!”

    岑三哂笑一声:“我大哥十三就有通房了,还不准我现在就考虑考虑以后了?”

    “……好吧。”方翰奇看唐五拉着唐七坐下,还一脸谨慎的四周看看,“你觉得唐家妹妹真傻吗?”

    岑三想了想:“说不清楚,我觉得与其说她傻,倒是大智若愚比较像。”

    “我也觉得。”方翰奇点头,“前儿个她说的话可把我震着了,说不出什么感觉,我想靖风估计也是被吓到了。”

    “要是我妹妹对我说那样的话,我也得吓到……得,人多起来了,上去坐着吧……等会打的时候,千万别说朔风的不好,靖风非得跟你拼命不可。”

    贵族子弟都有专门的雅座,视野好还有专人伺候,但唐五和岑三只能算官宦子弟,顶多占雅座旁边视野比较好的甲等座,方翰奇虽然也算是贵族,但初来乍到,还没开始享受特权,便和唐五他们坐在一起。

    雅座就是包厢,很宽敞,仆人走进走出的准备点心茶水,旁边的甲等座虽然也有遮阳棚和小茶几,可终归是人挤人的。

    岑三和方翰奇刚坐下,一个仆人就走了过来恭敬道:“世子爷请各位雅座同赏球赛。”

    “哪个世子爷?”唐五明知故问。

    “回唐公子,是翼王府世子。”仆人不卑不亢。

    “边儿去,这儿也不错!”唐五当然威武不屈。

    “那就单请唐家七少爷,世子说了,七少爷人小子弱,等会看球赛边来个谁激动的手舞足蹈了,磕着碰着了可不好。”

    唐五的警戒心立刻上升五十个百分点,瞪向雅座方向,轻声嘟哝道:“单请?铁定不安好心……孤男寡女的,亲着搂着了更不好!”

    “噗”,旁边听到的岑三喷了。

    唐五瞪了岑三一眼,义正言辞一摇头:“没事!你去回了世子,说我们家七少爷壮实着呢,不劳费心!”

    仆人干脆不回去了,低眉顺眼道:“请唐少爷不要让小的为难……”

    这话说出来,基本可以代表主人的决心了,封建等级制度顿时狞笑着出现,唐五低咒一声,抿着嘴犟着。

    岑三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叹了口气拉了拉唐五起道:“盛难却,既然世子爷请了,那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去吧,靖风,雅座不是好么?”

    方翰奇也站了起来,他依然是茫然而微笑观察局势的人。

    几人进了屋子,里面只坐了朱麒玉和楼远征两人,草草的见礼以后便随意的坐了下来。

    唐五脸拉的老长,坐在朱麒玉和唐七中间,唐七旁边依次坐着岑三和方翰奇,楼远征则坐在朱麒玉另一边。

    球赛还没开始,朱麒玉先耐不住了,探头道:“唐七妹妹,唐七妹妹!”

    “谁是你妹妹啊!”唐五暴了,“不沾请不带故的,别乱喊啊!”

    “我喊谁和喊什么干你什么事?!”朱麒玉也不爽了,看台上拉拉扯扯的他也看了个大概,现下正调节心呢。

    “你知道我妹妹要名声还把她叫进来你安得什么心?!”

    “我要她帮我绣东西!”

    “我说你翼王府什么时候倒卖绣品了?!”唐五讽刺,“三天两头的求我妹妹绣东西,那么好的绣品你们只要出个大夫钱,连药钱都是我们唐家出的,世子爷您可真是好打算,拿我妹的绣品折我家的面子坑我家的钱,你们啥事不干就坐家里看大戏,怎么着,我还要把妹妹包块绣被献上来不成?”

    朱麒玉快疯了,结巴:“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我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知道你是没想到而已,可你能不能啥时候做事多想想?我娘都快被你气吐血了!”

    朱麒玉忽然镇定下来了,冷笑:“气吐血?真是被我气吐血吗,难道不是因为姨娘被治好了?”

    “胡说!”唐五的火上又加了把油,“我娘不是那种人。”

    “哦,让姨娘半死不活拖着的是别人……”

    “我跟你拼了!”

    乒呤乓啷稀里哗啦……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瞬间滚在一起的小孩,反应不能。

    怎么了怎么了,这都多久了这是,又打架?!

    还是唐五单挑朱麒玉!

    朱麒玉一直是皇亲党的领军人物,要群殴向来和重臣党的领军人物张致和对战,唐五虽然和朱麒玉同年,但在圈子里不算大,而且唐家也没学武的规矩,便一直负责打酱油,不曾想今天张致和有事没来,他竟然雄起了!

    岑三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见此景激动地嗷嗷大叫,绕着圈儿的喊打打打,楼远征毕竟比较大,立刻开始劝架,只有方翰奇一边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

    劝架吧,看表,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似乎乐在其中。

    不劝架吧……打下去也不好是吧。

    他回头,看到唐七竟然一动不动的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盘点心,极为规律的慢慢吃着,四口一个,一口一个角,双眼紧盯着场下。

    原来球赛刚才开始了。

    方翰奇更加心急,他想看球赛啊,他想劝架啊,他想看打架啊,他也想……打架啊……

    “唐七妹妹,你也不劝劝?”

    “……死不了。”

    “……当然死不了,但这是因你而起,要是伤着了可不好啊!”

    “伤着了,也死不了。”

    “这不是死不死的问题。”方翰奇及时抓住重点。

    “那也不是我的问题。”

    “因你而起啊。”

    唐七回头,认真的看着他道:“但引发这场斗殴的最关键对话中的最关键句子中的最关键词是……娘。”

    她回头,继续吃:“所以,应该找那个娘来处理。”

    方翰奇眨眨眼,又看看地上滚动人,岑三终于爽够了开始拉架,奈何此时马球场上激战正酣,全场呼声雷动,两个小孩子更是打了鸡血一样的扭打,就差动牙齿了。

    “啊哈哈哈!唐靖风!竟然想跟我斗!也不看看你小胳膊小腿的,就那么点三脚猫的招式,也敢使出来!”朱麒玉骑在唐靖风上得意的大叫。

    唐靖风脸涨得通红,却怎么都翻不过,被死死压在下面,正好对着唐七的背影,然后唐七转了过来,看了他一眼,又拿了盘点心,转了回去。

    他的脸忽然就紫了。

    “啊啊啊啊!”一声大吼,唐靖风鼓足吃得劲抓住朱麒玉就推,朱麒玉立刻回防,两人生龙活虎,再次扭打起来。

    “麒玉别打了……”

    “唐五快住手!你爹非抽死你不可!”

    方翰奇在旁边绕了两圈觉得自己插不进手,干脆坐在一边拿唐七手里的点心吃,一边吃一边问:“哪队比较强?”

    唐七指指对面。

    “哦,红色,烈火队?”

    点头。

    “恩,好像就是楼远征家的队伍。”

    没反应。

    “你喜欢哪队?”

    “绿色。”

    “哦,朔方……为什么?”

    “……不屈。”

    方翰奇点点头:“我明白了。”

    唐七吃完最后一块点心,放下盘子拍拍手,忽然站起来往战场走,一把拨开楼远征,入目便是朱麒玉继续骑着唐五猛打,她刷的出手,揪住朱麒玉的后领子,跟抓小鸡似的提起来,对着他瞬间凝固的脸道:“点心没了。”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