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绣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唐大老爷的想法其实是很可以理解的,小女儿虽说是傻子,可能根本做不了女红听不懂女戒,说不定连字都认不全,但是好歹在学堂里和一众姐妹坐着,耳濡目染,总能学得了点好。

    李氏激动得要哭出来,千恩万谢后给女儿准备了不少东西,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惹事不要乱来。

    唐七默默地认了,乖乖的去了女学。

    学堂里那些唐家的姐们本就自成一派,傻子小七当然不被任何人待见,更有当年野猪事件在场的六小姐唐青菲见了她简直跟见了鬼一样当场搬到最远的桌子坐,于是在风起云涌的女学,唐七自成一派自得其乐。

    女学先生是个宫里退下来的教养嬷嬷姓田,为人不咸不淡深谙中庸之道,对于傻妞的到来也表现的很平静,装没看到,该教的教,该装没看到的就装没看到。

    唐大老爷塞了个女儿进了女学后就没多大管了,头疼着儿子越来越夸张的逃学问题,还没解决就要开始头疼翼王府太妃的寿礼问题,虽然人家百般强调是家宴,文武百官不在邀请之列,但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否则就是不长眼。

    正室花夫人自然是负责筹备这些个的,她的主意很没新意,干脆让下面小的绣个寿屏去,再抄段佛经,不求出头,但求稳妥。

    唐大老爷没多想就点头了,于是唐家大房内院的女眷全被召集起来分配任务,就连才八岁的唐青菲都被要求绣点高山流水的水流意思意思。

    事关手艺,自然要先问问田嬷嬷的意思,看她有什么可以补充推荐一下,于是田嬷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推荐了七小姐。

    众人懵了,唐七!?她才学了一个月的女红吧!唐青菲五岁就跟在娘亲丁氏边学绣花,学了三年也顶多边角,怎么这个一个月的傻妞儿就被推荐上了?

    花氏很焦心,又不好驳了田嬷嬷的意思,只好婉转道:“我们家小七,只学了一个月,恐怕……”

    田嬷嬷拿出一方绣帕给花氏看,花氏拿了后瞅了两眼,脸色就变了,看向田嬷嬷,疑问的眼神。

    田嬷嬷点点头。

    花氏拍板,七岁的唐七担任此次寿屏任务的主力!

    田嬷嬷又道:“七小姐绣法别具一格,与人合作恐显突兀,不如让她一人来做,到时候以大家的名义送,想必她也不会介意。”

    当然不介意!她是个傻子!

    虽然震惊于唐七竟然有如此鬼斧神工的绣技,但这么便宜的事谁都愿意,于是花氏的决定传下去,不明真相的众人只觉得花氏这次的决定太霸气了,连唐府脸面都不要了,那摆明就是要搞死七傻子的做派啊!

    但宅院里一向人冷,乐得清闲又有好戏看,几人假惺惺提意见了又被花氏驳回后,便不再多言,等着看乐子。

    花氏的女儿,排行老三的唐青虹终归还是担心娘亲的,反复询问后终于得到了一方绣帕,看了以后便也沉默不言。

    唐大老爷自以为交给花氏一万个保险,谁想到后院人人等着看笑话。

    唐七被放了假,拿了材料窝在自己的小偏院里绣东西。

    一旁被抬出来晒太阳的李氏看着女儿穿针引线,感动的泪盈眶,心道:“就凭女儿这手出神入化的绣技,嫁个好人家也没问题了!”

    唐七心里还疑惑呢,既然她们要绣的是一个切实存在的东西,那自然要做到越像越好,为毛好好一朵花,她们绣出来,就变成那么一块平板一样的东西?要她根本绣不出来……

    谁也别指望一个来自全息影像时代脑子里只有三维观念的外星人明白二次元的无奈……

    唐七的绣帕震惊到人是为毛?

    因为她绣的花“跟真的一样!”。为什么加引号?因为别人说跟真的一样那是夸奖和赞美,而人家唐七那是真的按照三维视觉在绣花啊!

    多么美好的误会。

    唐七看着绣绷旁边的画,那是花氏请了画师画的高山流水和长寿松,这些东西当初她观察地球的时候都有录入过,看一看那画她想到的就是现实中的样子,心里鄙夷这画可真单调。

    为完全不懂意境的外星人默哀。

    反正唐七开始绣了。

    她脑子里一棵松树的全息影像转啊转啊的,手下跟精密机械手似的穿针引线,线的颜色一大堆,转换间眼花缭乱,影,渐变,色彩,光暗,明灭……空间感和即视感跃然布上,一会儿工夫,一棵苍劲的松树已经站在了高山岩缝间,张扬而生机勃勃。

    绣屏上的3D,外星人同学成功在二次元上实现了三次元,绣花的时候,她不是一个人!

    三折,一米五高的寿屏,一点点成型,李氏每一天都见证奇迹的发生,一直到完成了,还是没反应过来。

    然后,绣屏被送到了花氏的面前,接着被送到老太太的面前。

    望着仿佛在摇动的松,和仿佛在流动的水,还有仿佛就在眼前的巍峨的山,似乎伸出手能摸到那绿油油还反阳光的针叶,摸到流动的水,触到瀑布的冲击力,还有粗糙的岩石,老太太感叹了一句:“这寿屏,还是太出挑啦。”

    顿了顿,又道:“最近李氏那儿人手够不?哎,离得远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花氏心领神会。

    众人都懂了,一个寿屏,李氏翻了,七小姐是上了梧桐枝了。

    “不过这寿屏绣得,也太……太……”终于有人提出异议了,“这七小姐之才,也有点……”愣是找不到形容词。

    “都说傻子自有特异之处,越实诚的人蛮力越大是一个,耳聪目明或是擅画擅曲的那也不少,小七那般的,是因祸得福啊。”老太太不管是不是见多识广,对于多嘴的人的警告那是显而易见的。

    于是没人敢多说了,翼王府太妃寿辰,寿屏送了出去,连佛经都没抄。

    这唐家也忒抠门了吧……翼王府登记礼物的管家小声道。

    一旁,检查礼物的家丁对着寿屏沉默了。

    翼王府,闹的寿辰,一大家子人分了好几桌子吃点心聊天,听总管报着礼单,听到有陌生的感兴趣的,太妃就会挑出来看看。

    贵重的不乏夜明珠,绝版字画之类的,挫一点的也会拿数量补齐,五十多岁保养得当的太妃手里把玩着一串大小一样的玉珠项链,赫然听到总管道:“礼部侍郎唐大人,寿屏一幅!”

    然后就停下了。

    虽说看多了,对礼物也不甚在意,但终究心里是有点不满的,边的孙子叫道:“祖母!这唐家可真抠门,只有这么点东西,拿出来让孙儿看看吧!”

    “呵呵,不定那绣屏多好呢。”有个女眷捂着嘴笑道,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拿来看看吧,我倒要见识见识,怎样的寿屏,这般了不得。”太妃发话了。

    总管迟疑了一下,朝后面招招手,家丁立刻把寿屏抬了上来,也不见得多大,包屏的红木雕刻的倒也精细,拿到众人面前,展开来竖着。

    于是满堂都默了。

    刚才嚷着要看的小少年忍不住走上前,回头看看一样惊讶的人们,又看寿屏,然后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摸那松树。

    当然是摸到一手的二次元……

    他不甘心,又摸摸水,和山,还有上面的云……

    “祖母……这寿屏,跟真的一样……”少年喃喃。

    “拿近来,我看看。”太妃也有点愣神,再是见多识广,也没见过那样的画。

    于是寿屏在众人目光的追逐下被送到太妃面前,她也摸了摸,许久才点点头:“这唐家,倒真花了一番心思。”

    “能绣一副,自然能绣两幅……”小少年抱住太妃的胳膊央道,“祖母,您让唐家的人来见见,问问他们是谁绣的,成不?”

    太妃抬头看向总管。

    总管立刻垂眸道:“禀太妃娘娘,唐家送礼的人说,这是他们内院的夫人和小姐们一起绣的,费不少功夫。”

    “哦?”太妃看向寿屏,过了一会,挥挥手道,“先放我那儿,回头再看看,先摆宴吧。”

    “是!”

    小少年依依不舍的看着寿屏被送走,他总觉得那样的绣技能展现的东西应该更宏伟。

    第二天,太妃招了府里最好的绣娘去看绣屏。

    绣娘一进屋就看到小少年依着太妃的膝盖坐着,她也没管为什么该去上课的少年会在这,只是惶恐的行礼道:“民妇见过太妃娘娘,见过世子爷。”

    “免礼,你来看看这寿屏。”

    绣娘依言上前,看到寿屏那一刹那,脸色都变了,跟着了魔似的就摸上去。

    “喂喂,你别乱摸,那是我祖母的寿礼!”小世子不满道。

    绣娘惶恐的放下手:“民妇失礼了……只是,这绣屏,这绣技……”

    “如何?”

    “针法虽然有失灵,但细密工整,绝非一般绣娘能行,这花样,跟真的似的,背后定有个画作大家给样子……”

    “是很多人绣的吗?”小世子没听到重点,不耐烦的问道。

    “回世子爷,民妇认为这不可能,这针法太细密了,几个人绣不可能工整成这样,而且看针脚,那是一气呵成……”绣娘又开始喋喋不休。

    “再问你个问题,你行吗?”小世子问道,“你见过这样的绣法吗?”

    绣娘低头:“回世子爷,民妇惭愧,这等绣技和画技,生平仅见。”

    “好了,你下去吧。”

    绣娘走后。小世子回头,看看太妃,哇的扑上去叫道:“祖母!祖母!请一下唐家人吧!让他们的绣娘给我绣个大将军!放在房里,准气派!”

    太妃无奈:“你不是顶恨唐家老二参了你爹一本么?”

    “不碍事!您不是说唐家老大和老二不是一路么?!”

    “呵呵,皮猴子,祖母收了寿屏,转就问人家要人,这么好的绣娘,人家肯给么?”

    “不给也得给!他们不肯!我就求爹要!爹要不动,就求皇上下旨!”

    “行了行了,别磨了,祖母也想见见那绣娘呢。”

    ……反正祖孙俩谁都不信绣屏会出自哪个小姐之手,要是那样,早被爹妈吹翻天了。

    收到召唤的时候,唐七正在扫描女诫。

    深知自己对这个文明理解浅薄的外星人小队长毫无保留的全盘接受了女诫里面的内容,想当然以后还能毫无压力的接受女则女训神马的……

    她对此毫无疑问和抗争感,她感觉自己看着的是某些文明的奴隶守则……然后当成奴隶守则发现完全没有突兀感,虽然显然这个奴隶守则是给同为地球主宰的生物看的。

    扫描完以后,回味了一遍,她觉得自己悟了。

    这本书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让社会稳定……看吧,如果都遵循这书,那地球上得有一半人自发成了另一半人的奴隶,还是无薪无酬无怨无悔并以此为荣的。

    强悍的地球人,她又感叹了。

    “小姐!翼王府来了人,老太太召你过去见客呢!”杏杏忽然很高兴的冲进来,“快快!奴婢服侍您更衣。”

    唐七缓缓的站起来,看杏杏挑衣服,半晌才问:“他们都忘了我是傻子了吗?”

    杏杏呆住了……回头看向一本正经的小姐,纠结:“小姐,您这么说,那您是傻……还是不傻啊?”

    “这个……可以傻。”

    “这回,真不能傻!”

    大眼瞪小眼,唐七垂下眼,自从绣了那三维立体图案,她就觉得很烦,来来回回那么多人,这个请她绣东西,那个给她喝药,还有人送书送礼。

    她其实过怎样的子都无所谓,可总归不大愿意老和土著多接触,露陷什么倒是其次,关键是交流伤脑筋。

    杏杏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真不知道自家小姐到底傻不傻,风风雨雨(她自己认为的)过来了,她真心希望小姐越过越好,现在这般,到手的机会要是放掉了,那她自己都会心痛死。

    想罢干脆硬气一回,上前给唐七衣服,一边柔声道:“小姐,您看,因为您绣了绣屏,咱们住上了这么好的院子,还多了那么多的仆人,每天饭菜也这么好,关键是,姨娘的药都好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两天她都能下走动了,多好啊!”

    唐七任由杏杏动作着,那些话听到耳朵里,感觉就跟异次元飘来的一样。

    李氏听说了,也由着丫鬟扶过来劝了许久,一直到唐七穿好衣服跟着杏杏出了门,她还在忆苦思甜。

    唐七走到门口,回头道:“别吵了,没说不去。”

    李氏噶的就停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