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傻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傻子同学自己解决了问题。

    她把小男生外在女装外一裹,腰带松松一系,就这么翩翩然的出门了。

    然后几个男孩还追在后面把她扯回去,七手八脚的把包包头弄成了丸子头……像小男孩这样的。

    七岁的小娃又精致秀丽,女扮男装还真看不出来。

    于是一群小孩浩浩上街了,向戏院进发。

    戏院中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中间的雅座上倒还空着一半,右边一半已经被另外一群稍微大一点的男孩子占领了,看到张致和带着的人进来,皆冷笑。

    张致和表倒很淡定,如果忽视他握着的拳头的话,唐五帮妹妹补了票进来,大家按照平习惯坐着,和右边那波小孩泾渭分明,反而空出了中间的一行,唐七茫茫然的就坐在了那儿,惹得另一波小孩频频关注。

    唐五想把她拉回来,被张致和拦住了,一想到妹妹的武力,便也不再多动,只是时不时往这边看,看戏都没心思。

    很快,戏开场了,这一场,演的是一场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叫跑五关,唐七当然没听说过,她家乡的娱乐活动大多是竞技,这种演艺类的除了精神力者必修一门战歌学以外,就只剩下很小众的一群研究各个文明的表演文化,换句话说,这种演习,在唐七看来,是非主流……

    更何况是一群幼年体带她来看的。

    所以她看着,思维却不知道在往哪飘。

    “你是谁的弟弟?”戏唱得最响的时候,右手边忽然有个男孩低声问道。

    唐七想也不想:“唐靖风,十岁,人类幼年体,骨骼发育度良,智力发育度中等,进化程度低等……”

    她说了一堆后,道:“我是他妹妹。”

    “……”

    天可怜见,没人告诉她男扮女装是个什么意思,而一开始根本没看出她男女的小男孩的表就风中凌乱成一朵菊花了。

    “排行老七?”他终于回神了。

    “恩。”

    “哦!傻子!杀野猪!”

    点头,很精准的标签。

    小男孩抽动了一下,不知道是想挪远一点还是想挪远一点还是想挪远一点。

    唐七不看他,自顾自转头继续对着戏台子发呆,那儿还在□,一旁有人唱,还有人打,依依呀呀。

    唐七对打的动作倒感兴趣,奈何看了两眼就鄙夷的撇撇嘴,继续发呆。

    旁边人的嘀嘀咕咕全在她脑袋里。

    “我们从唐五下手,敢带妹妹出来,还给她穿男装,唐家可得臭很久了!”

    “不错,可以膈应很长时间!”

    “你们跟唐家有仇?”

    “唐家二老爷昨儿个还参了我父王一本,着实可恶!”小男孩头也不回答道,忽然反应过来,睁大眼看着凑过来的女娃子,“你,你,你偷听!”

    唐七一本正经的摇头:“我一直听得到。”

    “坐远点!”

    “那也听得到。”唐七很委屈。

    “……我讨厌唐家!你别过来!”

    “所以你要膈应唐家?”

    “对!”

    “哼恩……”唐七对人类恩怨仇忽然感兴趣了,幼生体不是应该是在艰苦的环境下锻炼心智和生存能力的时候吗,为什么这群幼生体却纠缠着成年体的事呢……那么,是不是该教教他们正确的处理方法?

    “不对眼的话,当然是直接全部处理掉好,否则有后患。”

    “你是说斩草除根?”

    回味了一下的唐七眼睛一亮,点点头:“恩!”这个文明的语言不错。

    小男孩和他的一群朋友都凌乱了:“我们在说对付唐家,你姓唐么?!”

    唐七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说那些话!你果真傻得可以耶!”

    唐七耸肩:“我不会被你们处理的。”

    “真下手谁管得了你啊!”

    “你们下手前我先弄死你们了。”一本正经。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小孩子们全不理她了,小小被吓一跳之余也会想,切,果真傻子,什么都说得出来。

    还是小男孩厚道,语重心长:“傻丫头,有些话,不能乱说的。”

    深感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唐七不耐烦的转过头继续看台上的戏,装没听到。

    跑五关最后有一场柔蜜意的戏,将军夫人寻夫流产,子如弱柳扶风,在得胜归来的将军怀中哀哀切切的唱着,声音如黄莺又带着凄切,真是闻着伤心……外星人除外。

    唱罢,结束曲一停,下面叫好声不断,这群少爷们也激动的脸蛋儿通红,这儿少爷最小的十岁,最大的十四,都是早熟不熟的时候,对柔弱美女最是没抵抗力,就和宅男遇到宅男女神一样,一个个巴掌拍得通红。

    “筱悦!筱悦!”有人扯着嗓子喊。

    原始人对着跳大神的欢呼,唐七自然是不会参与的,她腰背笔直的坐在中间,对傻子一职业忠贞到底。

    “你觉得唱得不好吗?”那小男孩见有人不捧场,很是不忿。

    唐七摇摇头:“技术层面我不评价,她肯定没有修过战歌学,对于战意和精神力没有任何正面作用的都是浪费,像刚才那样唱得人绪低落的曲目,法律上讲是违表演,重判可以流放。”

    当年多少非主流被扔到边疆去杀虫子……她怀念当初开着飞梭放牧一样看守犯人的年代。

    短短几分钟小男孩已经被□成功,学会了选择收听,纯当傻妞在放X,掏掏耳朵继续拍掌……

    “正德将军府楼家二公子赏鎏金镶东珠掐丝玉簪一支!请筱悦姑娘笑纳!”右边党开始给偶像送礼物了。

    “翼王府世子爷赏江南蝶翼绸缎一匹!请筱悦姑娘笑纳!”

    “兵部侍郎张公子赏江西窑厂特供青花瓷吸口听风瓶一个!请筱悦姑娘笑纳!”

    “礼部侍郎唐公子赏兰西香墨!请筱悦姑娘笑纳……”

    “……”

    拼爹炫富争脸抢女人开始了……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纨绔。

    这是唐七收集到的某些看闹的平民老百姓的评价,她回味了一下,越发喜欢这个文明的语言,相当精简犀利。

    两拨人送着送着就开始对骂,骂着骂着就有人卷袖子了,本来两拨小子,右边那波,全是皇亲贵胄之子,明显等级高点,年龄大点,胜算也高点。

    而左边,也就是唐七暂时所属阵营,都是朝廷重臣之子,实权派底气自然也足,家里教育也全面,打起架来虽然下风但不至于溃败。

    双方闹事,胜负总是两两之数。

    奈何这次拦路杀出个血手唐七……

    两拨人对峙之时,张致和虽然牛气哄哄的和唐七并排,其他小孩几乎都有意无意的站在唐七后,姿表极度之猥琐,有些人脸上仿佛都写着:来啊来啊,有种你比野猪还猛啊!

    皇亲党集体牙痒,他们也顶多是听了点流言,现在一看唐七神经兮兮的样子和细胳膊细腿的小模样,打死他们都不信这妹子会是真的勇士,当即一捋袖子,不知谁大吼一声:“打啊!”立刻轰然响应。

    “打啊!”

    重臣党也上了,血小男孩一到打架眼里就没了王牌打手了,只有当时站在最前面的张致和和小男孩看到了“楚汉河界”的场景……

    血手唐七,小胳膊小腿,在第一个人大吼的时候,忽然抱头,蹲下,缩成小小一团,就地一滚……出了战圈……

    然后又在凳子的掩护下几个滚爬……到了台下。

    在几个戏子在上面急得一头汗的时候,施施然走上台,坐在上面的太师椅上,晒着太阳,拿着一只不知哪儿顺来的梨子,啃了起来。

    张致和和小男孩同时被对面涌过来的敌人打了一拳……这才清醒,互看一眼,不知怎么的就一晃神,半响才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扭打在一块。

    两派小子打架的结果从来都没变过。

    马子没泡到,各自鼻青脸肿,被自家家长连打带骂的揪着耳朵拖回去。

    唐老爷这次稍微惨一点点,他要拖俩。虽然其中有一个很乖,不用拖,却更让他头痛。

    “青叶啊,以后不能跟着哥哥胡闹,听懂没?女孩子不能乱出门的。”老爷自以为语重心长。

    唐七跟在后面走着,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知道女儿是傻子,他也没有办法,遇到皇亲党家长的时候,作为一个并不那么风口浪尖的部门的长官,他和几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当即明里暗里希望人家不要把自己小女儿乱跑的事宣扬出去。

    对方当然一口答应,这个把柄是不错,奈何主角是个傻子,使出来效果也打折扣,还平白在圈内落了欺负傻子的恶名,不如做个顺水人

    而皇亲党两个小的,不知为什么,即使家长没说,也没提起唐七的事

    唐七又一次进了自家小天井,对着天空发呆。

    差别就是,因为女儿的乖巧不晓事而重燃父的唐大老爷终于良心发现,派了个老嬷嬷每接送她……提前开始学女红和女诫。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