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手傻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疯丢子 书名:颤抖吧,ET!
    七夕那天,察察一大早就被杏杏叫起来穿戴整齐,上了唐府女眷的马车,最后一辆,李氏依然生病,去不了。

    一群女人路上也不让拉开窗帘,察察用精神力关注着外面的况,人山人海,上街的女人不少,沿路很多叫卖的和偷窃的,远处还有人在尖叫打劫……

    径直出了城,路上不乏一样是上香的,大家见了相互打个招呼,向着同一个目的地前进。

    察察耳朵里飘进周围的几句话来。

    “三姐,你看方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的,太失礼了!”

    “他们算什么东西,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就是,不就是封了个贵妃吗,岑哥哥都没怎么的……”

    “话说的没错……”

    察察决定还是不听了,听不懂。

    下了车后,所有人跟着老太太在几尊佛面前又跪又拜,外星人毫无心理压力的做完各种标准的动作……她完全不明白在干毛,然后茫茫然然的学着周围人的样子取了签,本来被杏杏拉着去解签,结果某俩小鬼突然冒出来了,唐五和岑三打发了杏杏去解签,拉着察察往后山溜去。

    当然,他们觉得是溜……察察完全没看出他们有任何起到隐蔽作用的战术动作。

    到了后山一个静谧的小院,里面已经拉拉杂杂八个差不多年龄的小孩站着了,五个雄,三个雌,加上他们仨,十一个。

    “这就是你们家的小女傻?”一个略大一点的男孩绕着察察转了一圈,摸着下巴,“看着不脏啊。”

    “是傻,又不是疯!呆呆的,让干嘛就干嘛。”唐五笑嘻嘻道,“妹妹,转个圈!”

    察察站着不动,瞄都不瞄丫一眼,众人一阵嗤笑。

    唐五面子挂不住,但又不好强迫妹妹,哼了一声,瞪了察察一眼。

    察察四面看了看,又低下头。

    “嘿,阿和,玩什么?”有人问了。

    大点儿的男孩回答:“听说后山有野猪,去看看!”

    “啊?野猪?”一个小女孩瑟缩了一下,“我们打不过野猪的。”

    “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会打不过野猪……”叫阿和的大男孩不怀好意的笑道,“打不过的话,把你扔出去不就得了。”

    “你敢!我告诉我娘去!”女孩尖利的叫道,左右看看,忽然指着察察,“把她扔出去好了!她不会跑,还不会说话!”

    众人沉默,转过去。

    察察看看这女孩,刚觉得眼熟,脑中忽然闪出一行字:唐青菲,唐家六女,庶出,是三姨娘丁氏的独女。

    精神网果然好用,可惜不够强,察察表示遗憾。

    “那走吧,你们都带了家伙?”阿和问。

    “带了!”小孩们刷一片……掏出各式小刀。

    察察饶有兴致的看看,点点头,不错,还有两把都没开锋,笨的可以。

    不管文明如何,刀的基本形状总是一样的,无论后世如何加血槽加锯齿,总归就是那个样子,察察当然没带刀,但她觉得如果真碰到让这群幼生体如临大敌的东西了,那他们再没人多拿十把刀也没用。

    她觉得,真的有可能遇到那个叫野猪的东西。

    生物的语言是有力量的,差别在于言灵力量大小而已,有一些文明就靠言灵过子,有些文明的言灵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是比较平均的那种,掌握不了,又确实知道存在,而这儿的生物,虽说可以忽略,但是十几个生物一起想着,那事多半有可能发生了。

    更何况,有她存在。

    小孩子们走了几步,一进林子就撒欢的玩开了,几个女孩子自顾自在地上摘野花,男孩子爬树,比划着招式,找着小虫和小洞,察察沉默不言,只是在大部队走远的时候跟上,期间也没谁注意过她,除了有时候唐五会回头看看,然后皱眉道:“快跟上!傻妞!”

    等到周围都是树的时候,小孩的探险的天已经完全激发了,各种疯玩,大喊大叫。

    有两个小男孩朝着树大吼:“啊啊啊啊啊啊!”

    “嗷呜!”

    “……”众人看向他们。

    “你们喊起来怎么跟畜生一样?”阿和嘲笑,表却有些探究。

    “没啊!你才像畜生呢!”一个小男孩回嘴。

    “那怎么我刚才听……”

    “嗷呜!”

    “……野猪啊啊啊啊啊!”有人大叫,立刻有人开始四面乱窜。

    “站住!都给我站住!”阿和大吼,“你们知道野猪在哪吗?小心跑野猪嘴里去!”

    话音刚落,不远处一个草丛里抖动了几下,一只有察察现在的体这么高的野猪钻了出来,面目狰狞,穿着粗气,长得极为健壮。

    几个拔出刀子的小男孩瞬间就软了。

    “阿……阿和……肿么办……”一个小男孩吸着鼻涕,颤抖。

    阿和一手握着一把小刀,站在小孩最前面,也吓得不行,但好歹知道张开手护着后面:“我们跑不过它的,等会我说一二三,大家分散开跑,知道了吗!?别回头!拼命跑!”

    “恩恩……”还有人的哭声,小女孩已经快昏了。

    察察手一抖,最终没躲,让一旁的唐五握住了她的手。

    “傻子,等会跟着我跑,听到没?敢拖后腿我把你扔出去喂野猪!”小鬼头威胁。

    瞄瞄旁边那两条颤抖的小腿,察察默然,没回应。

    “一,二,三!跑啊!”阿和大吼,猛的转,谁知后面的小孩全部都选择往一个方向跑,那就是来时的方向,顿时一窝蜂的挤在一起,后面都是小的跑的慢的,大个儿撞在小个儿上,小个儿倒在地上,人挤人挤作一堆,尖叫的同时,后面一声巨吼响起,本来就不平静的野猪瞬间被激怒,没头没脑的冲了过来。

    阿和是在最外围的,见状自知躲不过,干脆掏出小刀子没头没脑的朝冲来的野猪刺去……

    手忽然空了。

    他惊讶的睁大眼。

    七岁小姑娘唐七小姐段原就比一般人瘦弱点,后来因为技术和法律要求不得不也遵循原主本来的样子再慢慢发育图谋。

    废话那么多只解释了一点,察察现在在硬件上真心不是什么力量型。

    那就技术型吧,其实本也没什么难的。

    她夺了少年阿和的刀,也没管后面什么况,右手掂了掂刀,不满意的皱眉同时,转就朝野猪冲过去。

    “七妹!”刚发现边没了某人的唐五一声大吼,眼看着小姑娘迈着小短腿就冲向野猪,他完全想象不出正常况下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景。

    察察前冲,仰天,滑进野猪肚子下…消失了。

    来不及刹车的野猪冲过了躺下的察察,它在路过察察的时候猛然一声巨吼,没人能看到野猪肚子下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以为唐七已经葬猪蹄……可是很快,一个小小的影从一旁滚出,下一秒,野猪轰然倒地。

    灰头土脸的唐七站起来,轻喘几口气,然后从一旁搬起一块头颅大的石头,高举过头,再扔下,砸在猪头上,一下……又一下……

    还在颤抖的野猪随着每一次猛砸抽搐着,渐渐的没了声息。

    它的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从脖子一直划到腹部,血潺潺的流出,带出一股浓厚的腥臭。

    唐七一脚踩在野猪肚子上,拔出刀子,看了猪的尸体一会儿,蹲下,右手毫不犹豫的□野猪的伤口中,摸索。

    一阵令人牙酸的血呼啦声,紧接着一个诡异的噗叽声,她收回手,手臂到手指全是腾腾的,红到发黑的血和内脏膜。

    “哼,走。”她把刀子扔到阿和的边,拍拍手,又闻了闻,耸耸肩。

    十个小孩,全部呆滞在当场,睁着眼睛看完这一幕,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娘啊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后有比野猪更可怕的事,所有小孩爬起来,不顾方向四散奔逃,唐七小姐一人站在原地四望。

    恩,刚才要是有这样的分散度和速度,哪还用她出手……

    腹部长长一刀,脑袋被砸扁,心脏……被捏碎。

    老爷们和家丁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先听到声音寻来的几个僧侣已经围着野猪开始阿米豆腐,还有一个年长点的在敲木鱼。

    一个家丁报告了猪的死因后,木鱼声豁然急促了点。

    “致和,真是……唐家老七,一个人干的?”一个大人问道。

    “恩。”被叫做致和的少年阿和是孩子们中唯一引路来的,他看着猪的死状,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感觉就一眨眼的功夫,猪就倒地上了,然后她,搬石头,砸猪头,又把手,手……”

    “伸进去捏碎心脏。”一个年轻男人在一旁接话,“好狠的手段,唐家,是书香世家吧。”

    “唐家老七,感觉听说过?”

    “听说傻了,还听说,才七岁。”年轻男人笑道,“这小子倒是个当杀手的料。”

    “不。”致和表诡异,“是女娃。”

    “……”

    血手女娃惊现寺庙,唐七威名能止娃闹。

    干野猪的时候唐七(以后都唐七了)其实没考虑什么,她估摸着自己的小短腿跑不过人家四条腿,又觉得体里的力量配合技巧能干掉那野兽,再加上一波小孩悲剧的多米诺,她出手似乎是条件反一样的事

    至于后续如何,她没怎么考虑。

    她以为,就算不是表彰,好歹也该表扬。

    结果一群人表各异的围着她说了不少话,李氏抱着她哭了一晚,她的丫鬟被她一抬手吓得跳起来,最后是她们母女被搬到了一个大却偏远的院子中。

    唐七茫茫然的看着人类百态,然后对着天井外的世界发呆。

    果然,还是搞不懂,不过她又不傻,原来人类对于强大的第一反应,是畏惧,和隔离。

    她要上族学的事自然是从此不了了之了。

    新地方的子冷清而局限,唐七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反而觉得很轻松,反正本来她只要混到目标物品到达坐标地点就行,至于期间的事,她没什么要干的。

    李氏唉声叹气了几天,她是最震撼的人。

    上了个香回来就听到一个个消息,她七岁的女儿独力搏杀了一头成年野猪,手法利落凶残血腥,还把手伸进伤口里捏碎了野猪的心脏,吓晕了一众同去上香的各豪门子弟不说,还惊动了老爷和老太太,在场的孩子没被野猪吓着,反而见着唐七就哭个不停……

    她本就被冷落,不指望过得多好,现在被迫搬到这儿,稍微不平衡一点也就算了,她就是想不通,女儿那是怎么了?傻了就算了,她哪来的力气把刀子捅进皮粗厚的野猪肚子里?

    这一点,唐七自己也想不明白,联盟标准生物仿真体和土著生物是完全同步的,如果说她现在力气大得超出常人,那这具体岂不是残次品?

    力量外露啊!多大的瑕疵!

    但做都做了,没有反悔的余地,她开始安心过子。

    李氏受了刺激虚弱了几天,养得差不多了,回过头来在屋里看着沉默的女儿眼泪滚滚,低喃着:“怎么办,唐家的女儿不识字,又不被管束,还传了这么个名头,以后可怎么嫁出去,娘也不能养你一辈子啊……”

    唐七看着她,闭紧嘴。

    “呜呜呜呜,都是娘没用,护不好你,呜呜呜呜呜,囡囡,你的病一定要好起来啊,娘是没指望了,就指望你了啊。”

    “……”

    “呜呜呜呜呜呜呜……”

    “……”

    “呜呜呜呜呜呜呜……”

    “……”

    “呜呜呜呜呜呜呜……”

    掏掏耳朵,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颤抖吧,ET!》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