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月儿缺 书名:花落无量男
    眉岚是被刺眼的灯光以及在前不停扰的熊爪给弄醒的,还没等她弄清自己的处境,私密处火灼般的疼痛已先一步侵袭上来,瞬间将她脑海中残留的混沌驱散干净。()她武功初废,体比一般人来得要虚弱,加上连奔波辛苦,体内又毒素暗藏,竟是做到一半就晕厥了过去。

    “不识抬举。”司马康和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让她心中一惊,暗忖自己怎么又招惹到他了。等有些费力地睁开眼,才发现他并不是在对她说话。

    帐内烛焰高照,显然还是半夜。司马康和一手支头侧卧在自己边,衣袍半敞,可以看到光滑紧绷的皮肤下微微隆起的肌,并不似想像中的那样布满松软赘,只是皮肤的颜色如同面色一样白中泛青,不那么正常。

    此时他正半眯着似乎永远也睁不开的长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帐门处,空着的手则在她*的口猥亵地揉捏着。

    眉岚强忍着拍开他手的冲动,偏头往外看去。

    越过空的帐心空地,她看到阿玳跪在那里,长发披散着,面色灰败,却仍然倔强地着背脊。在她后,是两个卫军服的男人。

    体微僵,眉岚不着痕迹地侧了侧,同时伸手在旁边摸索着,想找一样东西盖住自己*的体。

    察觉到她已醒来,司马康和微垂了下眼睑,然后目光又回到与他昂然对视眼中满是轻蔑的阿玳上,不怒反笑,说出的话却冷酷之极。

    “掌嘴,让她明白自己的份。”

    说话间,他再次翻转,压在了眉岚上。眉岚闷哼一声,感觉尚未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手臂却不得不紧紧抱住上的男人,以免自己的体完全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中。

    随着一声答应,清脆的耳光声在帐内响起,一下接着一下。

    “还是你听话。”司马康和贴在眉岚耳边道,灼的气息扑进耳芯,让她不由冒了一鸡皮疙瘩。

    她想顺势说两句奉承话,却觉得喉咙干涩,无法出声,于是只能勉强牵扯唇角,尽力露出自认为最妩媚的笑。闭上眼,脑海中浮起一枝梨花,紧绷的心口方渐渐缓和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间男人终于从她上抽离,耳光声也停了下来,由始至终竟没听到阿玳一声求饶。()

    司马康和看着嘴角破裂噙血,却仍然抬着肿胀的脸与他对视的阿玳,黑眸中浮起一抹异色,嘴里却冷笑道:“怎么,还不服气?”

    阿玳没有说话,美眸中的不屑之色更浓。

    司马康和揉了揉眉角,懒得再说,一挥手,意兴阑珊地道:“拖出去吧,当慰劳你们。”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要将她送给整营的卫军。

    “不——”看到抓住自己的两个男人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就要跪下谢恩,阿玳一直强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尖叫出声。

    那叫声凄厉悲凉,直直刺进眉岚的耳中,让她不自哆嗦了下,睁开眼,恰好捕捉到司马康和眸中得逞的笑意。

    阿玳终究还是屈服了。她想。奇怪的是,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感到意外,似乎从一开始便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一夜,阿玳曾经试图逃走。第二章(1)

    次天还没亮,眉岚便被踢醒了。司马康和一边任近侍给他整理衣服,一边用脚不轻不重地踢着她,看她睁开眼才作罢。

    “起来,今天准你跟我去打猎。”说这话时,他一副给了人莫大恩赐的样子。

    眉岚眼睛还很酸涩,闻言有些迷茫,藏在毯子下面的*体动了动,立即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五官都挤在了一块。但是在司马康和下一个眼神递过来的时候,她还是撑着酸软得像是已经化掉的腰坐了起来,躲在毯子后面摸摸索索地穿好衣服。

    大抵是已经习惯了带伤训练,就算是在这样的况下,她仍然没想过自己或许可以试着找借口不去。

    出去的时候,最终仍留在了司马康和边的阿玳早已穿戴整齐地站在帐门处,微垂着头恭谨地送两人。然而,当眉岚经过她边的时候,她抬起了头,毫不掩饰眼中的轻鄙和嫌恶,显然很看不起眉岚的自甘堕落。

    眉岚笑笑,没理她。

    司马康和并没让人多准备一匹马,而是让眉岚和他共骑。眉岚想不明白他的意图,她当然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一夜之后他就对自己宠有加,甚至不惜为此激怒老皇帝。

    忆及出发前,司马帝在看到自己竟坐在司马康和怀中的时候,气得脸发黑胡须抖动却又顾及场合不好发作的样子,好笑之余,更加猜不透司马康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遇上那个一戎装的女子,一切疑惑才豁然而解,包括阿玳的特殊待遇。

    相遇之处是在山林的边缘,就在眉岚被马颠得浑都开始颤抖抗议的时候,那女子骑着一匹通体乌黑的高大骏马出现在视线中。又或者说,司马康和一直在林缘徘徊不入,就是为了等这个人,因此才会在一见到她便迎了上去。

    “落梅。”不必回头,眉岚也能感觉出司马康和的绪一下子变得高昂起来。

    落梅。牧野落梅,为大炎第一位女将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眉岚没有理由不知道,然而却想不到会是这样年轻的一个女子。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张掩在卷边羽帽下的容颜逐渐变得清晰,明眸樱唇,肤白如脂,竟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只是眼神太过犀利,配着一利落的软甲战袍,倒在妩媚中多出几分英姿飒爽来。

    美人淡淡扫了眼偎靠在司马康和前的眉岚,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径直策马往林中走去。眉岚注意到她的鼻子削尖,并带着些俏皮地往上翘着,与阿玳的极相似,却没有阿玳那种违和感。那一刻她突然就明白了,阿玳被一眼相中,大约便是因为这与女将军极相像的鼻子。

    司马康和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种冷漠,也不以为意,一拉马头跟在了她后面,同时挥手阻止侍卫相随。

    经过了昨的那一场狩猎,林中被踏出了无数小路,马儿走在其间并不吃力,但自然也见不到什么猎物。今想要有所收获,必要进入山林深处。不过柱香功夫,便遇到了几拔人马,其中包括司马玄烈和他的亲卫。

    见到司马康和怀中抱着一个女人,又跟在一个女人后面,司马玄烈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调侃了几句,然后在牧野落梅发作前带着手下快速离开,转瞬消失在繁茂的林木间。牧野落梅一肚子火气没处发,于是转头瞪向司马康和,冷冷道:“下休要再跟着卑职,以免惹人闲话。”说着,一夹马腹快速往前跑去。

    这一次司马康和并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带着眉岚坐在马上慢慢地往她走的方向踱去。

    “你可会打猎?”突然,他问眉岚。

    眉岚正坐得难受,闻言先是摇了摇头,而后方觉得不妥,忙道:“回爷,奴不会。”说话时,她没敢看男人,说不上为什么,心底对他总有些畏惧,也不知是不是昨夜落下的影。

    本以为这个临时兴起的话题大约会就这样草草结束,没想到司马康和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兴致勃勃地道:“我教你。”说着,当真取下马背上的弩弓,手把手认真教导她怎么使用,对于牧野落梅的离去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眉岚在暗厂的时候当然学过怎么使用强弓劲弩,但现在武功被废,一般的弓便拉不开。好在司马康和用的是精悍轻巧的小连弩,她用起来倒是不吃力。只是被他那突然变得温柔亲昵的态度弄得有些不自在,手脚都不知要怎么摆,更不用说使用弩弓了。司马康和被她笨拙的动作逗得连连失笑,更加不懈地想要教会她怎么杀猎物。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进入密林深处,四周再看不到其他人的踪影。就在此时,草丛一阵晃动,司马康和拉住马,然后附在眉岚耳边悄声道:“注意那边。”一边说,一边抬起她握着弩弓的双臂,然后扶着她瞄准。

    感觉到灼的气息扑在耳上,加上他近于环抱的姿势,眉岚不由一阵恍惚,还没回过神,弩上箭已出,咻地一声钻入草中。

    “中了。”司马康和放开手,声音恢复如常。

    背心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膛的细微震动,有那么一瞬间,眉岚竟突然觉得那略带沉哑的声音很好听。甩了甩头,咬唇,轻而尖锐的疼痛让她神志一清,登时知道自己方才差点魔怔了,背上不由惊出一层薄汗。

    自有记忆以来,她所面对的都是各种恶劣的环境和冷漠残酷的人,对于这些,她早已能应对自如。但是没人告诉她,如果有人对她好时,她该怎么办。

    “下去看看。”就在彷徨无计的时候,司马康和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她的体被抱离马背,轻轻落在地上。

    大约是在马上坐得久了,加上昨夜的折腾,眉岚脚刚触地,立觉一阵虚乏,差点跪到。尚幸被司马康和及时扶住,直到她站稳,方放开手。

重要声明:小说《花落无量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