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月儿缺 书名:花落无量男
    司马康和吊儿郎当地应了一声是,便坐入席中,与怀中美人嬉闹去了,对于那些自他出现便神色各异的人视若无睹。被灌了两杯酒后,眉岚才看清他的长相。

    男人长得与老皇帝并不是特别相似,但那双眼却承继了个十成十。狭长,上挑,只是半开半阖的没什么神气,像是总也睡不够似的。五官轮廓分明,鼻直唇丰,确实很英俊,不过面色白中隐泛青色,神色轻浮颓废,给人纵过度的印象。

    要监视这样的一个人应当不难吧。眉岚想,心中不由打了个结,她知道不难的同时也代表着要想从其上获取重要的报,只怕没什么希望。

    此次她们被安插进和亲的陪嫁美人当中,目的就是接近大炎的重臣要将,说白了就是充当细。锦囊中并没明确指出让她特别注意哪方面,但却摆明越有价值的报所获得的解药效果越好。

    价值。价值。价值个……

    她在心中骂了句粗话,唇却仍然温柔地弯着,低眉顺目地为正在戏玩另一个少女的男人斟着酒。不料男人突然伸手在她脯上抓了一把,惊得她把酒撒在了外面。下一刻,人已被推向邻席,耳边同时响起男人满不在乎的笑。

    “皇兄,你不是喜欢大的,我拿这个换你右边那个。”

    少女的呼声响起,然后是狼狈的避让,眉岚跌在了一人上。一股清淡雅致的熏香在浓烈的酒气与烤的混和味道中窜入她的鼻腔,让她心中一懔,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下巴已经被人捏着抬了起来。

    相较之下,司马玄烈长得更像老皇帝,不知这是不是他分外得圣宠的原因。那双眼睛长在他偏秀雅的脸上似乎更合适一些,使得那张脸俊美得近乎邪气。

    只见他长眸微眯,只看了眉岚一眼,便放开了手。

    “用另外一个。”他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和语气都流露出明显的看不上的味道。

    司马康和二话不说,示意怀中的少女过去。眉岚暗暗松了口气,又自动回到他边。司马玄烈的眼中锋芒毕露,自不是易与之辈,与其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她宁可跟在各方面条件都不及他的司马康和边,至少丢掉小命的机率要小许多。

    两个皇子交换女人显然是微不足道的事,并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老皇帝龙体欠佳,只坐了一会儿便在内侍的扶持下先行离开,与他同时离开的还有子顾公主。

    最让人敬畏的存在消失,又有美人相伴,现场的气氛登时烈起来。

    从司马玄烈边换过来的少女冷着脸,不似其他女子那样温柔顺意。只不知是本若此,还是不满这样的交换。眉岚不着痕迹地打量她,并不觉得其容貌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美丽,但却也没美到超过之前那位的地步。平心而论,她甚至觉得少女的鼻子过于尖了点,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奇怪的是,司马康和对于少女的无礼不仅不介意,反而很衷于逗她说话,即便被瞪还是笑嘻嘻的毫不生气,直看得眉岚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啊。她心中嘀咕,唇角却挂着温婉的浅笑,一杯又一杯地劝酒。一直紧绷的绪终于有所放松,看男人对她理不理的样子,知道今夜自己大约是用不着陪睡了。

    从少女偶尔一句的回应中,眉岚得知她名叫阿玳,而由始至终,司马康和都没问过眉岚的名字。

    宴散,两女随司马康和回到他的营帐。

    “你等在这里。”在帐外,司马康和第一次跟眉岚说话,眼睛却仍然色眯眯地盯着阿玳,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眉岚应了声,止步,心中大大地舒了口气。虽然秋夜寒凉,但总比被一个混蛋色胚压在下来得好。

    然而,她这口气还没完全舒出来,事却急转直下。就在司马康和伸手去揽路上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的阿玳的时候,少女却突然用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口。

    “你若敢碰我,我就死在你面前。”她声色俱厉,美眸中流露出悲苦绝望的神色。

    眉岚傻了,目光从少女满是坚决的眼睛移向匕首,这才发现那竟是宴席上用来切割烤的匕首,没想到竟被少女无声无息地藏了起来,看来就是为了应付此刻。她暗暗叫苦,预感事会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果然,司马康和只是略感意外,而后便哧地一声笑了出来。也不勉强,摆了摆手,道:“那你留在外面。”说着,转向眉岚,笑吟吟地问:“要不要我也借你一把匕首?”

    他虽然笑着,眉岚却看出那双半眯的眼毫无笑意,心底莫名打了个寒噤,忙主动上前偎进他的怀中,陪笑道:“奴婢已是下的人,自然任凭下处置。”她话说得含混而暧昧,虽然没有直接否决掉他不善的提议,却也不会让人误读其中的意思。

    眉岚不认为自己有着阿玳的凭恃,虽然并不清楚那凭恃是什么,但也不会傻得去试探效仿。又或者说,她完全无法理解以自己的命去要胁别人的做法。对于这些视她们为玩物的男人来说,她们的命又值得什么?

    对于她的识时务显然很受用,司马康和淡淡一笑,蓦地弯腰将她打横抱起,进了营帐。

    那笑不带任何含义,淡漠得不像这个人能拥有,眉岚恍了下神,思及之前男人不带笑的眼神以及自己因之所产生的寒意,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只怕这个人不像他表现出来那样肤浅庸俗。刚转过这个念头,她已被抛了出去,重重落在厚厚的毡毯上。下一刻,男人压上了她的

    呛鼻的酒味混杂着陌生的男人气息将她包绕,眉岚终于对即将发生的事开始感到惶恐不安起来。她不是没见识过男女之事,当初在暗厂里的时候,那些教官头子借着职务之便,不知玩弄过多少少年男女。她之所以能逃过,据说是因为她有一个患有暗疾的窑母亲,在那些人的眼中,她体内流的血都是脏的。对此她其实是没什么印象了,但同室少女痛苦的表却深刻在了她的脑海中,此时不由自主想起,心里便有些发怯。

    害怕自己会临阵退缩做出丢小命的事,她汗湿的手攫住了下的毡毯,头偏向一边,唇角的媚笑早已僵硬。

    事实证明,司马康和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甚至连敷衍的前戏也没有,便直接占有了下的女人。眉岚痛得闷哼出声,子紧绷,额角的发被冷汗浸湿。

    对于她的干涩和紧窒,司马康和显然也有些不适,刀削般的眉微微皱了起来,冷声道:“放松,你夹痛本王了。”

    闻言眉岚想破口大骂,但事实上却只能咬紧下唇,颤抖着努力让自己去适应那硕大火的存在,直到指甲刺破掌心,体才稍稍有所放松。

    司马康和立即有所感应,劲腰一,又入了几许,然后便不管不顾地蛮横*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花落无量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