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噩耗连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对于东厂而言,杀手的来历却调查不出来,可杜明却知道这些杀手到底来自什么地方。【dukAnkan.com请记 住我】

    或许他们以为自己死定了,这才派出了那个车夫,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反而被自己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局势杜明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对方到底有多少的实力还不清楚,这宫内可得步步为营,一旦走错,就没有任何的回转之地。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等刘同知的家眷抵达,然后把秘密从他嘴里撬出来。

    又过了两天,杜明正打算出门,陈七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走到边低声道:“杜公公,大事不好多了!”

    杜明心里一惊,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立即问道:“出了什么事?”

    陈七立即道:“刘同知的家眷在半路被人给杀了,我们的人得到报,可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几个护送的兄弟,还有刘同知的夫人和儿子,都已经被杀。”

    杜明顿时感觉就如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炸雷一般,子不由的一呆,刘同知的家眷居然死了,如此一来,这要挟刘同知筹码顿时便没有。

    心里有些不甘,可却是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当下也稳不住,立即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陈七左右看看,并无外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在兄弟们的上找到了一并刀和一些箭枝,箭枝并无什么异常,可是这刀……!”

    “上面刻着郑王府三字!”

    “郑王府?”

    杜明低吟了一声,这名字却是很陌生,应该是一位王爷,不过这武器出自王府却让人很意外,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为何郑王会派人去杀刘同知的家眷?

    事越发不简单起来,当然也不排除嫁祸的可能。{读看 看小说网}

    杜明立即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立即问道:“那刀在什么地方,还有死去兄弟们的尸首呢?”

    陈七禀告道:“事关重大,其他的兄弟是尸首还在运送回京的途中,中刀的兄弟的尸首已经运抵京城,厂公已经派仵作过去验尸,公公你随时可以去!”

    杜明丝毫不敢耽搁,闻言立即出发。

    没多久,便抵达了东厂,这里有专门的地方用来摆放尸体,毕竟查案有时候也必须对尸体进行检查。

    经过了重重关卡之后,杜明和陈七这才进到了最里面。

    房间四周点着灯,在屋子的墙边供奉着一尊佛像,香火正缭绕的燃着。

    一踏进来,一股恶心的气味顿时扑鼻而言,气味有些类似腐的气味,胃里不由的一阵翻腾。

    杜明连忙忍住,打量了一下房间,一个驼背老头正在洗手,在他旁边有张长桌子,上面改着白布,应该就是遇难番子的尸体。

    “甄仵作,况怎么样?”

    陈七忙问道。

    甄仵作扭头看来,然后又旋即扭过头去,喊道:“来人,先把人抬出去!”

    杜明心里突然一阵火大,这老头也就一个仵作而言,居然不甩自己,可一想到还得从他那里知道消息,也只有强忍。

    旁边的陈七也并没有追问,而是低声道:“他就这样人,公公别介意!”

    杜明微微点头,看来陈七和此人倒也熟悉。

    等人把尸体抬走之后,甄仵作才道:“刀是后来才插上去了,摆明就是嫁祸。”

    “嫁祸?”

    杜明一惊,虽说自己也认为有这个可能,可确定之后还是大吃一惊,居然有人嫁祸给郑王,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可为什么他们要嫁祸给一个王爷?难道认为只要是王爷,即便是凶手东厂也不敢怎么样?

    事关重大,杜明也不得不慎重一些,问道:“可有详细证据?”

    甄仵作扭头看来,眉毛一竖。

    陈七连忙道:“这位是杜公公,厂公大人有令,让他全权负责此案!”

    甄仵作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杜明,这才道:“尸体一共中刀三处,一处从背部斜砍至下,一处部,伤口深八寸,另外一处则是腹部,伤口深五寸,而中此刀的位置则是腹部,但此处并非致命伤,而且死者手上并无伤痕,刀上也无和其他兵刃交击过的痕迹,如此完好无损的刀要是有人长佩戴的话没有痕迹可是少见,而且如此浅的伤口并能让刀拔不出从而取不出刀了,对比伤口而言,其他两处伤口都有拖动的痕迹,伤口远远大于刀宽,此处伤口却并没有,所以老朽有十足的把握认为这刀是嫁祸!虽说尸体死的时候压住了刀,只不过是为了让人觉得因为这样才没有被发觉,哼……”

    杜明仔细的听着他的解说,脑子里面也渐渐清楚起来,最简单的问题,要是自己是杀手的话,怎么可能带着有标记的武器去杀人?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脑袋进水了才那样做,而且还让人把武器掉了下来。

    不过另外一个问题也接从而至,到底是谁要嫁祸给郑王?难道就是要杀自己的人,也就是当初派自己进宫的人?

    转过去,杜明道:“走,去看看刘同知!”

    刘同知家眷已死,要出口供来,只能想其他的办法。

    刚刚出了门,一个番子匆匆忙忙奔了过来,禀告道:“禀告杜公公,刘同知死了!”

    “什么?”

    杜明不由的瞪大眼睛,脑袋不由的一阵嗡嗡直响,刘同知居然也死了?

    “怎么死的?”

    旁边的陈七立即问道。

    番子道:“是……是被一个狱卒杀死的,在杀死他之后,此人也撞墙而死!”

    听到这话,杜明这才反应过来,喝道:“走!”

    刘同知可是唯一的线索,现在他也死了,那么线索真的就中断,这案子又怎么能查得下去?

    钱三多现在依旧在逃,可即便抓住了他,朝中的事他怎么可能知道?

    匆匆忙忙的抵达大牢,走到最里面的牢房,刘同知趴在桌子上,眼睛瞪得老大,嘴角、鼻孔都留出了血迹,在他面前还还摆放着一些酒菜。

    在他背后的墙角,一个狱卒瘫倒在那里,墙面上有一片很大的血迹,还有一些白花花的东西。

    如此的景,让杜明的心不由的沉了下来,原本刘同知的家眷死了,或许还能想办法从刘同知的嘴里把报撬出来,可现在刘同知居然也死,一下子所有的线索都中断。

    原本有了希望的案子在一天之类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弯着腰,走进了牢房,看了一眼死在墙角的狱卒,沉声问道:“派人去查此人的来历!”

    居然杀刘同知,定然知道刘同知的重要

    要是当初把自己安插进宫的人话这倒无可能,要安插一个人进东厂并不是难事,而且时机选得如此之好。

    说完,杜明走到了刘同知的旁边,仔细的看了起来,一个不起眼的细节落入了眼里。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