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背后玄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这一停下来,杜明感觉自己好像就如马车一样都快散架,上到处都是巨痛,这额头上面还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抬眼勉强的一看,眼前一片模糊的血红,就好像隔着有雨水流过的玻璃一样,伸手一抹,暖烘烘的,在一看却是一手的血。(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 网址)

    眼前慢慢的清楚起来,映入眼帘确实已经四分五裂的车厢,至于马已经不知去向,车夫也是如此,不过先前听到他一声惨叫,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强撑着站了起来,子还是有些摇摇晃晃,好不容易的稳住了体,却发现这里居然异常的僻静,好像一个巷子里面,发生了如此大的事居然没有人来看闹。

    杜明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要知道从东厂到浣衣局都是异常繁华的路,可没有如此僻静的路,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可能,自己被人暗算。

    脑子仔细一回想,这些猛然察觉那个车夫当时可是带着一个草帽遮盖住了自己的脸,可当时自己在想事却没有觉察到这其中的异常所在。

    这样的话,杜明那里还敢在这里多呆,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

    这子现在就如散架了一样,每走一步都疼痛无比。

    可杜明心里却是异常的清楚,要是自己不走的话,恐怕自己最后真的走不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事故,而是有人预谋要杀自己。

    至于谁要杀自己,杜明现在还不清楚,不过这事也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这里可是异常的偏僻,不正是杀人的好地方?

    强忍着上的剧痛,杜明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好歹这里也是京城,大街上巡逻的人也很多,自己好歹也是司礼监的人,他们可不能见死不救。【dukAnkan.com读看 看 小说网 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从这里到外面,并没有多长的距离,可是对于杜明而言却是一段很长的路,在暗处仿佛有人紧紧的盯着自己,这要趁着自己一不留神,或者最好的时机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终于,杜明逃出了这里,外面已经是繁华的大街,来来往往的人群再次宣告了京城是多么的闹。

    杜明顿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一瞬间仿佛没有了丝毫的力气,上的巨痛也再次的席卷而来。

    脚不由的一软,整个人立即跌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很快,杜明被巡逻的士兵发现,自保了家门之后,立即被送到了大夫那里处理了伤口,然后被送回了宫中司礼监。

    躺在了自己的上,杜明这才算完全的松口气,上到处都是伤,不过倒也没有了命之忧,但是却也得好好的休息一段时

    看着头顶的定,杜明的心却异常通明,回想了事的前前后后,发现这看上去好像是个意外,其实却是安排好了。

    至于对方的目的?

    要是自己运气差点,或者就死了,好在自己运气还行,暂时死不了,那么这或许是有人给自己一个警告吧。

    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已经渐渐的接近了事的真相?所以这才有人按耐不住要杀了自己灭口,或者警告自己不要在查下去。

    一瞬间,杜明觉得自己伤也值得,至少证明了一件事,自己查的方向没有错。

    想着想着,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睡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自己,睁开眼睛,却发现白钊俊背着手站在自己的面前,陪同的还有冯贵等人。

    杜明一惊,这就要翻起来。

    白钊俊却摆摆手,阻止道:“好了,就这样躺着吧,本官听说你受伤不轻。”

    杜明闻言,这才缓缓的躺了回去,谢道:“谢厂公!”

    白钊俊微微点点头,道:“没有想到你居然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这样吧,刘同知的案子你也就暂时放下,本官会交给别人来处理此案!”

    杜明子一震,这好不容易才有了眉目,怎么能交给别人?这好不容易到手的机会难道就要如此白白的溜走。

    当下也顾不得上的伤势,连忙翻,单膝跪地,坚决道:“还请厂公大人让属下继续调查此案?”

    这一用力,上的伤口顿时传来了剧痛,有些地方已经裂开,血也浸了出来。

    杜明一咬牙,也就了下来,机会难得,要是失去了这次机会,下次可就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白钊俊把一切也都看在了眼里,道:“你有伤在,好好养伤才是!”

    杜明立即道:“回厂公大人,正因为属下这伤,才让属下明白这一直调查的思路并没有出错,这伤也不是因为意外,而是有人估计想要加害属下而已。”

    白钊俊眉毛一挑,正色道:“起来,把事前后详细说来!”

    旁边的冯贵立即知趣的给白钊俊端来了椅子。、

    杜明也站了起来,把事前后详详细细的禀告了一翻,最后恳求道:“这无疑是有人给属下一个警告,这伤也没有白受,说明这继续调查下去,就可以把他揪出来,所以他才着急,所以还请厂公大人给属下这个机会,由属下继续调查此案!”

    白钊俊沉默了一下,杜明如此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沉吟了一下,问道:“这次是个警告,下次的话可就真的要你的命,你难道不怕?”

    杜明立即道:“怕!不过即便怕也要查下去,这事也让属下有了防备,下次想在杀属下也就没有了那么容易,即便他们想要动手,那么同样也可以让属下为饵,把他们引出来。同样,要是换其他人,他们同样会下手,与其这样,还不如就让属下来!恳求厂公成全!”

    杜明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这可是在冒险,下次说不定自己可真的会被杀了。

    但是这要是不冒冒险的话,又怎么能让白钊俊刮目相看,他可是东厂的厂督,要是这样能得到他的赏识,自己冒冒险又算什么?自己这就是用自己小命来赌自己的明天。

    白钊俊沉默了一下,这心里其实也在掂量这事

    良久,这才轻轻的拍拍椅子的扶手,慢慢的站了起来,转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声音这才飘了进来:“你现在体有伤,行动不方便,可否影响查案?”

    听上去是询问的话语,在杜明的耳朵里面听来却是一个信号,立即道:“属下嘴还能说,手还能写,只要兄弟们协助,不愁此案不破!”

    “好,那么这事你接着查,不过在没有查清楚之前,可别被人要了小命,就算你要死,你的人头也得由本官亲自取下!”

    白钊俊冷冷的声音传来,迈步走了出去。

    “属下叩谢厂公!”

    杜明磕头大声谢道。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