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真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大牢,杜明决定回去汇报一下,这脑子里面也没有闲着,开始盘算如何来应付白钊俊。(www.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 最快最稳定)

    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抵达了大门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杜明让门口的番子通报了一声,得到许之后这才进去见到了白钊俊,还没有来得跪下,白钊俊倒是先开口道:“好了,就站着回话吧,这么快就审讯完了?”

    且不管白钊俊到底什么用意,杜明心里也有自己的看法,道:“回厂公的话,属下并没有审讯他!”

    “哦?”

    白钊俊也仅仅淡淡的应和了一声,仿佛一点都不意外,顿了顿,这才道:“为何?”

    杜明心里已经想好了说词,道:“属下发现这刘同知仿佛在隐藏什么,一心的想求死,即便审讯,他也不会说出实,所以属下也并没有开口直接审讯,也并没有严刑供,而是认为应该彻查和他有关系的人,看他到底想隐藏什么?”

    白钊俊翘起了二郎腿,沉吟道:“你的意思说这事还牵连有其他人?”

    杜明可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便道:“是,属下认为完全有可能,他和四年前的案子有关,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他是无法抵赖的,一般而言这个时候他为求自保自然应该把自己知道都说出来,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要自保,可他却一心求死,恨不得我们立即杀了他,这实在有些反常,所以属下想知道他和什么人有牵连,要是找出这个人,或许也就知道原因,说不定还能找出一些隐藏得很深的人来!”

    现在什么时代?那可是明朝,不会有什么记者,也不会有什么舆论,这要是不坦白从宽可就大刑伺候,半条命可就丢了,普通的衙门都是如此,这东厂更不用说,刘同知岂能不知道这一点?

    说完杜明也并不敢抬眼看白钊俊表,心里却有些忐忑,白钊俊要自己去审讯,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审讯就回来复命,虽说说出心里的疑点,可白钊俊如何判断自己却难以猜测。【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

    房间里面沉默了下来,气氛异常的压抑,杜明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死刑犯一样,蒙着眼睛,脑门背后的是黑漆漆的枪管,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出子弹来。

    “你认为这人会不会是逃走的钱三多?”

    白钊俊终于开口,语气依旧没有一点波澜,好像仅仅是一个询问而已。

    “不是!”

    杜明很干脆的就回答道。

    “为何?”

    “当初属下被当人质被钱三多等人抓走,原因就是刘同知派人抓钱三多等人,当时李成启的遗孤也在同一家店里面,后来钱三多出卖了刘同知,让属下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可能钱三多和刘同知两人都收到了李成启余孽的求救,李成启一死,刘同知知道背后靠山已倒,而且他也唯恐自己也被暴露出来,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把钱三多等当初知的人一网打尽,杀了灭口,以绝后患。但是他没有料到属下被劫持,东厂也参与了进来,最后不仅仅钱三多逃了,就连李成启的余孽同样也逃走,因此这才想办法找来人手,想将钱三多以及李成启余孽全部灭口,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王化鱼居然没有死,而是一直被钱三多给软起来,以至于四年前的事被知晓!至于这王化鱼,就是钱三多故意安排属下去见他,他就要借我们东厂的手,来除去出卖他的人,同样他也知道我们乐意做这事!当然,整个寨子的人便是陪葬品而已!”

    杜明把自己脑子里面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这越说自己心里越清楚整个事的来龙去脉,为何钱三多没有杀自己?为何还要放了自己和王化鱼,最后还要告诉自己那个密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报复,他不过是一个草莽,虽说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是他要溜的话即便东厂也不一定能抓得住,但是刘同知可不一样,他是在朝野的人,想逃可不那么容易,而且一旦罪名落实,他可就坛子里面的王八而已。

    白钊俊闻言也点点头,道:“如此看来你这次倒没有被白抓,不过钱三多居然胆敢利用我们东厂,这胆子也不小!另外,这刘同知的事也就全权交给你去办,本官倒想看看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人!”

    其实杜明也心知肚明,对于这次被利用,东厂还是比较甘愿的,不仅仅化解了危机,而且也减少了人手的伤亡。

    现在这事交给自己来办,无疑中又给自己一个权力,有了这个权力,那么鸡毛自己也可以当令箭!

    昨的事杜明怎么都不会忘记,第一对于权力有了无比的渴望。

    白钊俊的话在东厂就和圣旨无疑,闻言立即唰的一下单膝跪地,垂首道:“请厂公放心,属下一定揪出来这人是谁,交给公公发落!”

    “嗯,好了,出去吧!”

    白钊俊挥挥手说道,这种对他赌咒发誓的人实在太多,所以他并不怎么在意。

    不过他的命令却很快的传遍了东厂,很多人都开始认识了这些年轻的公公。

    于是杜明明显的感觉到那些番子看自己态度一下子恭敬了很多,以前自己看他们可是要低头弯腰打招呼,而现在……

    可是他们对自己毕恭毕敬。

    即便小小的权力,握在自己的手里,也足以让人昂首

    但刘同知的案子接下来要怎么审讯,还得等陈七的消息。

    好在陈七并没有让杜明苦等,晚上的时候陈七便把一册卷宗交到了杜明的手里,道:“杜公公,这就是关于刘同知的卷宗,请公公过目!”

    杜明接了过来,细细的看了起来,记录得倒是很详细,不过看完之后,杜明的心里却有些疑惑,问道:“怎么没有看到记载关于刘同知家眷的事?”

    整个卷宗里面丝毫没有提及此事,虽说不知道应不应该提及,不过这心里的疑问杜明还是要提出来。

    说罢,把卷宗递了过去!

    陈七接过卷宗,仔细的一看,同样也奇怪道:“果然如此!”

    杜明的脑子也忙着转了起来,沉吟道:“刘同知不可能没有家眷,让兄弟们查下,看看刘同知的家眷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是!”

    陈七连忙答应,然后匆匆忙忙出去安排。

    杜明却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刘同知一心求死,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家眷落在了别人的手里,所谓虎毒不食子,在官场混了那么久,他也知道只有自己闭嘴,自己的家眷才能安全,一旦自己什么都说了,那么自己的家眷必死无疑。

    如此看来,在李成启死后,就有人开始抢在东厂的前面。刘同知不过也是他的一颗棋子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