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保护的是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东厂的刑法到底有多少种,杜明这倒不清楚,不过什么烙铁、老虎凳、狼牙棒之类的应该不缺的。【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

    和外面相比,这里更加的安静,寂静得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而且让人感觉死亡仿佛触手可及。

    这里的气味更加的难闻,腐臭中还带着一股血腥味,给人的感觉好像来到了坟场一样。

    再一看墙上挂着的那些刑具,上面布满了暗红的干竭的血迹,进了这里,能在这些刑具下面活下来的人几乎是微乎其微,而他们在刑具下哀嚎仿佛现在也能听到,比起自己当初欺负别人的那种小恐吓而言,简直就是幼儿园都没有毕业。

    除此之外这房间里面还站着几个魁梧大汉,一脸的凶狠之色,论块头和个头和杜明比起来完全可以当两个。

    即便杜明进来,一个个也目不斜视,就如木桩一样站在那里。

    在牢房的墙壁上,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手脚被锁链锁住,紧紧的贴在一根方形的木柱上,低着头,看上去却已经很疲惫。

    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很难想象他已经被押到东厂的牢房居然还咬紧牙,什么都不说。

    这用刑还是不用刑,杜明的心里倒也不由的掂量起来,当然,这一通刑具下来,就如电视里面演得那样,苦不堪言,痛不生,要是稍微差点的,几下连自己几岁开始偷窥女人洗澡都招了。

    可白钊俊为何偏偏不让陈七等人用刑,而要等自己来?

    这一点杜明同样得掂量一下。

    现在可不是自己以前,这一步走错了,可就再也回不了头。

    当然,心里的纠结杜明也不会轻易的就表现在脸上,可如何审讯此人则还要想想,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犹豫,杜明便没有闲着,而且看起了牢房里面的刑具来。【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

    “阉狗,既然都把爷爷抓来了,怎么还不审?告示你,老子什么都不会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背后传来了怒斥声。

    杜明没有生气,自己不过是假太监而已。

    倒是旁边的番子上前就是给他一个巴掌,怒喝道:“你说什么?找死吗?”

    “哈哈……,要杀就快杀,磨磨蹭蹭干什么?”

    他哈哈大笑道,然后狠狠的一口血痰吐了出去,那个番子不妨,被吐了一脸。

    “你……!”

    番子怒道,双目瞪得溜圆,这一巴掌又甩了过去。

    不能用刑,但是扇上几巴掌还是没有

    但却并不敢真的就把他给杀了,这都没有得到命令可不能轻举妄动。

    倒是杜明心里一亮,这人好像在故意激怒自己,好让自己杀了他一样,这不招一心求死,这目的又是为何?

    这人但凡想死的,无非就是想用自己的死来掩饰什么,就如当初刑不为用自己死来保护刑碧一样。

    想到这些,杜明脑子里面倒是有了一个小小的想法,既然他想死,自己就偏偏不让他轻易的就死,他想掩饰什么,那么自己就要挖出他到底掩饰什么东西。

    可要要掩饰的东西又是什么?要是这掩饰是保护的话,那他要保护的又是什么?

    脑子里面有这些疑惑,在他的面前杜明却不能表现出来,便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根狼牙棒,这狼牙棒上面都是刺,不过和一般的狼牙棒可不同,这狼牙棒上面的刺就如鱼钩一样,可是有倒钩的,这一下打在人上,在拔出来……

    杜明脑子这么一想,顿时感觉自己头皮发麻,背上发凉,而且看这狼牙棒上面厚厚的干枯的血迹,就知道这应该是常用的刑具。

    举起狼牙棒,杜明朝旁边的番子问道:“这狼牙棒打在上,岂不是连皮带都给拔出来了?”

    这番子抹不去杜明的意图,却也老实答道:“回公公的话,正是如此!”

    杜明点点头,道:“嗯,这拔起来之后,在用盐水往伤口上面一泼,拿滋味……一定很爽!”

    当然不是爽,可是痛不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番子道:“是,杜公公怎么突然对这些刑具敢兴趣了!”

    杜明放下了狼牙棒,笑道:“说实话,我这也是第一次来这大牢,审讯人也是第一次,都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要是遇到不听话,不老实的,这大刑伺候也应该是家常便饭,可又不能让人死了,这什么都没有审讯出来,这要是死了,这也就白审了,还不如一刀砍了了事,这样,这些刑具你应该都知道,先给我一一讲解一下,至少得让我知道这些应该怎么用才是!”

    番子有些莫名其妙,可看着笑眯眯的杜明实在猜不透他到底什么意思,于是也只一件件的解释过去。

    杜明也权当一个忠实的听众,站在旁边听着,偶尔还问上两句,另外还主意看刘同知的表

    这有人来审讯自己,这刘同知也不能熟视无睹,虽说没有在说话,可是这耳朵却一直听着清楚。

    这苏州衙门里面同样有刑具,他当知府的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但和东厂的这些刑具比起来,可真的叫小巫见大巫,很多刑具他听都没有听说过,更加不知道居然还如此的歹毒。

    即便有了心里的准备,可还是让他有些心惊胆颤,因为这些刑具都可能用在自己上。

    这种恐惧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在脸上,他可以掩饰心里的不安,可是却不能掩饰自己脸色的变化。

    他脸上的变化被杜明看在眼里,如此说来这不怕用刑的还真没有,至少眼前的这位可不是。

    等把番子把周围的刑具一一介绍完,杜明是听得心惊跳,在一看墙上的那位,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虽说强作镇定,不过更加苍白的脸色也就有些惊慌的眼神却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恐惧。

    杜明心里笑了笑,这人也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慢悠悠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把玩着手里的狼牙棒,这才抬起眼来,问道:“刘大人,不知道你苏州衙门里面可有这个玩儿?这打在人上,可比棍子打在人生上疼多了,这平时你高高在上,号令一下,几十板子就可以落在别人的上,今天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打算试试?”

    说着这狼牙棒还在刘同知的上比划了几下。

    刘同知子微微一颤,下意识的朝背后靠了靠,可惜背后已经是冰冷的墙壁。

    旋即,他怒道:“要杀就杀,何必那么多废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越如此,杜明越加谨慎,又朝前面靠了靠,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想死?不过……我还真不会让你如此轻易就死!”:

    说完,把手里的狼牙棒朝背后的台子一扔,喝道:“把他嘴给堵上!”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