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权力的欲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杜明回头一看,来的是晋公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dukaNkan.com读看 看小说网)

    先不管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现在他可是一脸的傲慢看着自己。

    即便杜明处司礼监,可论品级可不及他,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此人可是陪在皇帝边的人,可不容小视。

    当下立即行礼道:“小的参见公公!”

    “哼……!”

    晋公公不屑的一哼,道:“要不是今天咱家在这里,这人岂不是被你带走了?怎么?因为自己有点点的功劳,就不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小的不敢!”

    杜明几乎是咬牙说出这四个字来,对方的比自己的职位大多了,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死死的压住自己。

    这时候,自己也只有忍气吞声。

    至于背后的诗竹等人,这个时候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不敢?”

    晋公公冷冷再次冷冷一笑,慢慢的走了过来,道:“不敢最好,好了,滚吧,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是!”

    杜明低声答应道,迈步朝前外面走去刚刚走过他的边,就听到他再次提高了声调,道:“此女可是李贵妃最痛恨的人,明白了没有?”

    这话明显就是说给杜明说的,这听在杜明的心里,却是恨得咬牙切齿,自己原本想让诗竹离开这里,可没有想到反而让她受更大的苦。

    恨恨的离开了浣衣局,这冯贵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杜明一脸的不爽他这瞧出来了,安慰道:“杜公公,您这也别生气,这晋公公最近可是很得李贵妃的赏识,这……!”

    “住口!”

    杜明沉声怒道,拳头却不由的捏紧了起来,这心里却有些恨自己,都怪自己无权无势,连诗竹都保护不了,当初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把她接出宫去,现在不但没有把她接出宫,反而让她更加受苦。【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

    冯贵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自己嘴。

    回去之后杜明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心里自然闷闷不乐,先前或许没有觉得,可今天这事,别人几句话就压得自己抬不起头来,这皇宫里面没有权势的话简直什么都办不了。

    要想如鱼得水,就得有权有势,就如东厂一样,那才叫我为刀俎,人为鱼

    这一瞬间,杜明突然发现自己自己对于权势的*特别的强烈。

    以前杜明也不是没有自己要做一个权大势大的人,可当初自己也就一个小混混,这权大势大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进了皇宫自己也不是一个冒牌的小太监,而且还被人灌了毒药,自己小命能活多久都是一个问题,更别说权大势大这种很不靠谱的事

    但现在可就有些不一样了,自己上已经没有了毒,而且也进了司礼监,对于自己而言,也算一个很大的机会摆在了自己面前。

    想着想着,杜明迷迷糊糊的睡着,直到有人叫醒自己,睁开看来却是冯贵,而外面已经天亮。

    翻起来,这才问道:“这有什么事?”

    冯贵连忙道:“杜公公,刚才厂公派人来传信,要你立即去一趟!”

    白钊俊叫自己去,杜明也没有多耽搁,收起心里的不快,走了两步,这又停了下来,取出了一些银两,抛给了冯贵,道:“你拿着这些银子去浣衣局好好打点一下。别让她在那里受苦!”

    现在自己也没有办法给诗竹换个不错的地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少受些罪。

    冯贵接过了银子,连忙道:“杜公公您放心,小的一定办得好好的!”

    杜明这才微微点点头,出了门,直奔东厂衙门,见到了白钊俊,跪在地上,道:“小的参见厂公大人!”

    白钊俊半眯着眼,慢悠悠的端起了茶杯,这才道:“刘同知已经被带到了京城,既然这事是你最早查出来的,那么这审讯的事也就交给你去办!”

    刘同知也就是苏州知府,杜明没料到他居然如此快就被押送到了京城,这岂不是说白了不管你多大的官,落在东厂的手上,那也什么都不是。

    不过白钊俊把这事交给自己办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事是自己瞎碰乱撞的破获了陈年的旧案?

    杜明的心里尽管有些怀疑,可这事也轮不到自己拒绝,答应道:“是,小的遵命!”

    白钊俊微微点点头,淡淡道:“切记一点,一切不能之过急!好了,下去吧!”

    “是!”

    杜明再次答应道,可这心里却不由的琢磨起白钊俊这话来,是指案子?还是指昨天在浣衣局的事

    要是他有心的话,昨天的事是瞒不过他的,这是否是对自己的一个提醒?

    虽说猜不出白钊俊真实的用意,杜明还是把这话记在了心里,离开之后,

    来到东厂的牢房,陈七已经在那里候着了,见杜明前来,便迎了上来,道:“杜公公,这人都关进去了,不过这嘴倒是硬了。现在都还没有招供!”

    杜明眉头一皱,惊讶道:“这人都进了东厂的大牢了,居然还不招?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陈七有些无奈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东厂大牢好歹也是大名鼎鼎,谁都知道这进来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人好像吃了豹子胆一样,就是什么都不说!而且厂公大人也有交代,不能严刑供,一切等公公你来了再定夺。”

    听到这话杜明还真吃了一惊,这东厂也罢,锦衣卫也好,严刑供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居然不用,而且这白钊俊非要自己来审?

    这和上次一样,是给自己机会,还是试探一下自己的本事?

    都说上意不可测,难道就是这个道理?

    另外一点这心里也奇怪,都进了东厂都还打死不说,以自己看来要不是就是有恃无恐,特定认为自己能出去,要不是就是说了反正也是死,不说也死,而且这不说就死反而能保护其他一些人,于是干脆就不说。

    不过旋即又推翻了第一种可能,这人犯的可是重罪,即便朝廷有人估计也没有什么胆子能帮他说

    那么就是第二种可能,如此说来这案子难道还牵扯到了朝廷的其他人,完全可能还有其他的人,这人可隐藏得很深,但是这苏州知府知道是谁。

    心里有了这些疑惑,杜明立即问道:“这苏州知府还有没有什么背景?”

    陈七想了下,这才摇头道:“这个小的倒是不怎么清楚,不过调查他的那些兄弟应该知道,小的立即去打听一下!那么杜公公你呢?”

    “我先去会会这个刘同知!”

    杜明站直了子,既然白钊俊要自己来审这案子,那么自己当然得好好审审,不管他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东厂的牢房上次自己也来过一次,不过这次可是和上次不一样,上次自己可是来看杀人的,而这次自己可是来审人的。

    在牢房的最里面便是审讯的地方,和外面有些黑漆漆不一样,这里的光线倒是很充足,旁边熊熊燃烧的炭盆足以把这里照得通亮,而盆里面放着的烙铁也说明了它可不仅仅是充当蜡烛的作用。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