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宫中变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这一仗,按照杜明所言,没人留下任何的活口,李成启的两个遗孤同样没有幸免。{请记住我们的 www.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如果一定要说有幸免的话,就是不知所踪的钱三多和刑碧两人。

    钱三多的去想,杜明也不知晓,至于刑碧,自己既然都答应了刑不为,于是也就带着她回京。

    不过这心里也很犹豫,如何给刑碧解释刑不为已经死了事,要是她真的问起的话。

    可让杜明惊讶的是这一路上刑碧异常的安静,居然丝毫没有问任何关于刑不为的事,就好像什么事请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反而让杜明有些不安,可她自己都不提及此事,自己同样也不好提及这事

    一个多月之后,杜明一行人抵达了京城,在外面给刑碧找了一座寨子安置她后,自己这才急急忙忙的去见白钊俊,算起来离开京城已经足足有三个多月,北方已经变得有些寒冷。

    这三个月,对于杜明而言简直就是脱胎换骨的三个月,以前杜明上或许还有些小混混的影子,可现在的杜明上却已经找不到任何一点当初的影子。

    这三月,自己看到了什么叫做满门抄斩,鸡犬不留,自己也亲自带人去追杀完全可以算无辜的小孩子,自己也差点死了。

    这个世界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法治视界,那怕是虚伪的算不上,谁的拳头最硬,谁才能命长点,要是当一只蝼蚁,别人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把自己轻轻的捏死。{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 网址}

    进了东厂,杜明发现那些守卫的番子对于自己的态度变得恭敬起来,心里也起疑,缺不为所动,见到白钊俊之后,立即跪下道:“属下参见厂公大人!”

    白钊俊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这个小太监,想当初在狩猎场他拼命的救自己,而这次派他去追击李成启余孽,却没有想到歪打正着,又给自己解了一个围,难道正如那道士所言,此人是自己的副将?

    杜明可不知道,在他离开京城的这段时间,朝廷里面可是暗流涌动。

    尽管李成启被冠上了一个弑君,意图谋反的罪名,可是东厂的人去将他满门杀了一个鸡犬不留,这让朝廷有些大臣还是看不过去,于是也颇有微词,甚至还有几个更是直接上了折子,虽说这折子最后这朱祁钰并没有看到,可同样让白钊俊有些心烦意乱。

    而就在此时,东厂人把王化鱼给带了回来,几年前的旧案又再次被提及,虽说这案子当初发生在英宗时期,可毕竟满朝文武皆知。

    最主要的一点,王化鱼可是当初被认为是罪魁祸首,现在这罪魁祸首不仅仅回来,而且还带回来一个很重要的消息,罪魁祸首实际上是李成启。

    这消息对于朝廷那些大臣的震慑那可是可想而知,白钊俊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找了不少的证据来证明李成启谋反之心早就有了,同时被牵涉其中的还有现在的苏州知府等一干人等。

    利用这个,白钊俊很容易就转移了朝廷大臣们的视线,那些大臣们这时候也再没有人敢为李成启求,事也就告一段落。

    白钊俊同样也迷信,也找当地很有名的算命先生为自己算了一命,这算命先生对白钊俊也是百般讨好,也提及什么事都能化险为夷其实是因为有副将相助。

    自己边有那些人白钊俊自然异常的清楚,而这些事都也和杜明有关系,事详细报上来看上去也有些侥幸,不过却也是歪打正着。

    心里如此多的感慨,白钊俊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淡淡道:“好了,起来吧,这一路上你也辛苦了!”

    “为厂公效命,属下万死不辞,更不会辛苦!”

    杜明面不改色,头也不抬,一脸正色道。

    “好了,起来吧!”

    白钊俊再次说道。

    “谢厂公!”

    杜明谢道,这才站了起来,拱手道:“厂公,关于这次……!”

    白钊俊摆摆手,道:“好了,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这次的事已经有详细的禀告,本厂公也知道事的前后,改论功行赏,也少不了你的份!”

    有人把这事详细的禀告给他,杜明并不觉得意外,不过自己把刑碧带回来的是事他自然也知道,当然不能等他问的时候在回答,便道:“属下还有一事禀告,属下带回一女子,现在安置在宫外,此女乃当初属下在抓入山寨中一郎中的孙女,此郎中对于属下更是救命之恩,当他自知不能幸免,所以用一命换一命,恳请属下保护此女周全,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此女又是山寨中人,属下一时难以决定,还请厂公指点!”

    这事白钊俊自然知道,陈七等人对于杜明唯命是从,那是因为有他的命令,这并不代表陈七等人就是杜明的心腹,知人善用,这前提条件还是要知人,可以有点小聪明,可不能聪明过了头。

    当下便道:“那么你认为此女是否对朝廷或者东厂构成威胁?”

    杜明摇头道:“此女也就一弱女子而已,丝毫没有威胁可言。”

    白钊俊这才道:“既然无威胁,那么留下也并非不可以,而且我们东厂,都是为朝廷,为了皇上效力,有时候别人是会认为我们杀人如麻,不择手段,不过做人也得明白感恩图报。不过此女的份切记不能让别人知道,以免多生事端!”

    白钊俊如此说来,杜明心里顿时一喜,拱手道:“谢厂公!要是没有其他事,属下先行告退。”

    等他同意之后,杜明这才退了出去,白钊俊可以住在宫外,可自己还是得回宫住才行。

    一想到回宫,杜明脑子里面就想起了诗竹,要是说到和自己最亲近的,这宫中也只有诗竹,这一别就三个多月,当初因为小桃的事误会而生自己气现在也应该消了吧。

    当下顺便买了些糕点,便进了宫去。

    兴冲冲的走到长宫,在门前遇到了一个长宫的宫女,便问道:“诗竹姐在没有?”

    这宫女一看是杜明,行了一礼,正要答话,李贵妃的声音却从里面传来:“哟,本宫还以为谁来了,原来是杜公公啊!”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