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陈年旧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四年的事杜明当然不知道,便问道:“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化鱼有些呆呆的抬起头,道:“四年前,我奉命李成启之命,带了五十多个人押送一百万两税银回京,跟着李成启已经好几年,我丝毫没有怀疑这原来是一个圈!”

    “最先我们走的水路,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这批税银甚为保密,知道这事的并并不多,即便负责押送的人里面也仅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我们改走旱路之后,遇到了雨天,路上耽误了行程,没有按时抵达驿站,当晚也只有在外面露宿,但是就在当夜,这五十人中的一半突然发难,仅仅片刻,其余的二十多人就被杀死,虽说我拼命抵抗,最后还是被拿下。【读看 看小说网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当时我就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被李成启给出卖了,这五十多号可是他挑选出来的。”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几十号的黑衣人抵达了这里,双方好像都认识,可是,趁着不注意,这些黑衣人突然动手,剩下了二十多人也全部被干掉!可唯独留下我一个,当时我被就被打晕,醒来之后又被捆住了手脚,又被蒙着眼睛,最后就被关押在这里!这一关就是四年!”

    王化鱼说到这里,这又紧紧的捏紧了拳头,双眼瞪得老大,仿佛又回到了当晚,漆黑的天,突然发难的士兵,惨叫顿时频起,等自己察觉拼命抵抗却已经为时已晚,可那些发难的士兵也没有想到,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也不过是螳螂而已。

    四年前是不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杜明并不知道,也不知道王化鱼所说这到底有多少的真的,静静的听完之后,细细思量了一下,这才问道:“为何没有当场杀你?”

    王化鱼冷冷一笑,道:“为什么?当时我也在想,后来也想通了,李成启要我背黑锅,担上一个串通外敌,劫走朝廷税银的罪名!如此一来,就没有人会怀疑他。【请记住我dUkankAn.com】而且不久之后新皇登基,即便有人在追查这案子,这也搁下。”

    杜明也明白这点道理,要是王化鱼死在了当场,虽说死无对证,却有人会怀疑他串通外人劫银的真实,从而会怀疑李成启。但是要是王化鱼失踪的话,便更加容易说得通,因为他畏罪潜逃,李成启即便有罪,也就一个用人不当而已。

    可这其中也有疑点,便问道:“既然你很快就被关押在此,那怎么知道新皇登基的事?”

    “就是先前那人告诉我的!”

    王化鱼回答道,“其实最好的应该是在这里把我杀了,不过先前那人却有自己想法!”

    “要是你没有死的话,对于李成启而言就是一个威胁!”

    杜明也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沉吟了一下,道:“如此说来,他们可能因为分赃不均起了内讧!”

    其实这并不难想,要是一个当初劫银的罪魁祸首突然出现,然后供出了一切,不算真假朝廷都会派出人去调查这事,东厂和锦衣卫可不是吃白饭的。

    李成启当初的想法估计就是把王化鱼押运劫银地点之后就让钱三多悄悄的干掉,所有人都死了,罪魁祸首不知所踪,也就没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这就变成无头案,他也可以闷声发大财,可是钱三多却并没有杀了王化鱼,而是悄悄的关押起来,成了制约李成启的棋子,之所以如此,很大的原因很可能分赃不均。

    “后来,他又陆续告诉我一些事,还包括李成启把我家人都抓了起来,最后发配边疆……!”

    说到这里,王化鱼在此满脸怒容,那架势要是李成启在他眼前,估计他就要立即扑上去,即便用牙齿也要撕下几块下来。

    发配边疆,其实和死路又有多少的区别?既然王化鱼能经常从钱三多那里得到消息,这其中很有可能就包括一些不幸的消息。

    而且看他很李成启那样子也可以看得出来,特别听说李成启被灭了满门之后。

    杜明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叹口气,道:“现在李成启已死,你大仇也报了,要是能出去的话,我一定想办法为你翻案!”

    “翻案?”

    王化鱼摇摇头,道:“现在李成启死了,我的作用也没有,他们难道还会留我命?不过即便现在死了也能瞑目了!”

    说完,也不理会杜明,径直爬到了牢房的另外一头,躺了下来。

    杜明见此,估计问他也不会再说,也就不在多问,心里好好的梳理了一遍从他嘴里听到的报,没想到无意中自己居然得知了四年前一件无头案的真相。

    至于已死的李启铭,无疑又增加了一条死罪。

    可为什么作为同盟的钱三多要放自己走?

    这依旧是杜明想不通的地方,被东厂抓了,难道他还有活路?这当然不可能。

    不过,既然他要放自己走,那么如果能让自己把王化鱼也带走这倒可以考虑考虑。

    为何要带王化鱼走,其实杜明心里还是有想法的,自己被抓了当人质可是丢人丢掉家了,要是把王化鱼带回去,了结了四年前的旧案,自己可也是大功一件,那也说得过去,如此一来自己可就深入虎,英勇不凡。

    现在也就耐心的等着钱三多来。

    第二天的白天,钱三多都没有来,杜明也没有闲着,东拉西扯和王化鱼近乎,王化鱼虽说不怎么想和东厂的人搭上关系,可还是经不住杜明的软磨硬泡,在加上他也算替自己报仇,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

    天黑之后,钱三多再次来到牢房,笑眯眯的问道:“大人,你可想清楚了!”

    杜明站了起来,双手朝背后一背,道:“想清楚了,不过有个条件,旁边的这位我可要一并带走!”

    “这当然没有问题!”

    钱三多立即点点头,然后喝道:“来人啊!”

    门口的两个守卫齐齐的走了进来,一拱手,齐声道:“三当家的……!”

    这话还没有说完,钱三多猛的就出手,咔嚓两声,两守卫的脖子顿时就被扭断。

    突如其来的变故杜明吓了一跳,可死人自己看多了,这下反而没有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两人可是他钱三多自己的人,对于自己的人都下毒手,此人也够狠的。

    干掉了两人之后,他取出钥匙,打开了门,道:“二位,请换上衣服,我立即就带二位出去!”

    杜明二话不说,也不多问,立即拔下了其中一人的衣服给自己换上,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在了死了守卫上。

    王化鱼心里同样异常诧异,却并没有多问,白天杜明已经和他说好,不需要多说多问,一切等离开这里再说。

    有钱三多带路,离开这里简直就和离开自己家一样,路上没有丝毫阻碍,原本戒备森严一下子仿佛变成了无人之境。

    出了大门后,又朝前走了一段路便进了林子里面,这里还系着两匹快马,冲着两人一拱手,钱三多道:“我也就送二位到这里了!”

    杜明和王化鱼也没有多犹豫,接下缰绳,翻上了马,正要离开,钱三多却上前一步,走到了杜明边,压低了声音道:“大人,要是对四年前的事有兴趣的话,现任的苏州知府了解得也比较清楚!”

    然后立即退后了一步,道:“恕不远送,一直朝西走,便可以看到一座镇子,想必大人的手下已经抵达了那里,告辞!”

    黑夜中看不清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不过听了这话,杜明心里突然醒悟过来,这人没有杀自己,而把自己和王化鱼关在一起,目的就是让自己知道四年前的事,现在的苏州知府看样子也脱不了干系。

    当下一抖缰绳,对王化鱼喝道:“走!”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