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为何不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杜明心里一惊,怎么也没有料到他居然说出如此的话来!

    “啪……!”

    一个小牌扔在了上,低头一看,正是司礼监的腰牌,跟着东厂混,不过这人却是司礼监,因此这腰牌也是司礼监的腰牌。(请记住我们的 www.DukAnkan.com读看看 小说网)

    当初被钱三多几人给抓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搜查上,因此这牌子也并没有被搜出来,不然他假冒杨少爷的事早就被拆穿。

    可刑不为在为杜明治疗的时候却把这牌子搜了出来。

    看了眼前的牌子,本来有些心慌意乱的杜明反而镇定下来,他要是想要揭发自己的话,直接把腰牌交给钱三多等人就行了,何必当着自己面揭发自己?

    勉强一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实话也就说了,我本事司礼监的人,奉命查案子,在苏州的时候恰好遇到当地的衙役追捕他们,糊里糊涂就被弄了当人质,为了保命,也就撒谎说自己是杨公子!于是就被弄到这里。至于体里面毒,我的确不知。现在我什么都说了,要是想要揭穿我的话,请便!不过救命之恩还是感激不尽!”

    刑不为沉吟了一下,这才道:“把你东西收起来,体未愈前就呆在这里!”

    杜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拿起腰牌,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问道:“你为什么不揭穿我?难道你就不担心万一有朝一我能逃离这里,然后带着人把这里剿灭了?”

    这其实也是杜明奇怪的地方,对于这山寨而言,自己不就是一个存在的潜在威胁?留下自己岂不是养虎为患?要是东厂的人追来了,还不是会把这个杀个鸡犬不留?

    刑不为也是这里的人,却不揭发自己,这让人实在可疑。(请记住读 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

    刑不为却转过去,道:“别问为什么,先养好子再说!”

    说完,自己倒先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唯独留下了杜明,这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清粗到底为什么。

    不过一会之后却不由的哑然失笑,自己这人还真够的,别人不要自己的小命,自己反而去问,好像恨不得立即就见阎王一样,要知道自己刚刚才从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回来。

    子又过了七八,杜明的体终于康复,钱三多也派人前来请他。

    如此的宝贝疙瘩当然不能放在这里,万一这逃了怎么办、虽说这山寨固若金汤。

    以防万一,还是放在自己眼皮脚下才能放心一些。

    不过这次倒也没有捆着杜明,有背后两个大汉押着也不用太担心。

    走了一阵,迎面也碰上了钱三多等人,看杜明又或奔乱跳了,钱三多笑道:“杨公子,体可康复了?”

    杜明依旧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道:“多谢救命之恩!”

    “好说好说,那么就再委屈公子几了,好了,带走!”

    钱三多倒是一脸的和色,好像杜明是他客人一般。

    和钱三多等人擦而过,还没有走出几步,突然有人喝道:“站住!”

    杜明回头一看,看站住却是钱三多背后的一个大汉,而且这大汉有些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一般。

    钱三多也停了下来,奇道:“冷兄,这有何不妥?”

    被成为冷兄的人叫冷禅,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杜明,突然脸色刷的一变,顿时恶狠狠的,猛的一把自己腰间的佩刀,直奔杜明而去,喝道:“恶贼,拿命来!”

    面对这突然袭击,杜明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钱三多也没有两道冷禅突然发难,连忙一抓他的手,问道:“冷兄,这是为何?”

    冷禅被紧紧的抓住,这招式也递不下去,怒道:“钱兄,为何要维护这恶贼,难道钱兄也惧怕这东厂的番子?”

    钱三多有些莫名其妙,却并没有放手,问道:“冷兄,何处此言?”

    冷禅再次用力挣扎了一下,可这手依旧牢牢被抓住,心里更是怒火中烧,喝道:“此人是东厂的番子,当次屠杀李将军一家便有此人在其列。今若不杀他,如何解我心头之恨!”

    “东厂的番子?”

    钱三多也吃了一惊,再次看看杜明,问道:“此话当真?”、

    “要是冷禅有半句谎言,便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冷禅急道,趁着钱三多惊讶的时候,用力一挣,居然挣脱了,然后这一刀又刺向了杜明。

    钱三多被他一挣脱也猛的回过神来,却发现冷禅的刀已经快要刺中杜明,连忙喝道:“拦下!”

    杜明边的两个大汉想都没有想,猛的一挡。

    当的一声,冷禅的刀硬生生被打偏。

    至于杜明,也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刀朝自己刺来,一声金铁交鸣声后,然后就感觉前一凉,这刀尖已经贴着自己前的皮划过。

    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来,要是在朝前几寸,自己就被开膛破肚,现在这口的衣服可都已经不划破。

    冷禅见自己又被拦下,恼羞成怒,丝毫没有停手,又要在扑上。

    “冷兄,来者都是客,你是不是也太不给我这个当主人的面子了!”

    钱三多话中已经带着一丝愠怒。

    “待我杀了这狗贼,再给钱兄谢罪!”

    冷禅依旧不依不饶,又要挥刀扑上。

    “拿下!”

    钱三多冷喝道。

    瞬间,几把刀就架在了冷禅的脖子上,即便冷禅心里在怒火中烧,这也不敢动丝毫。

    有些不解的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冷禅子一僵,把手里的刀猛的朝地上一扔,转怒视钱三多,吼道:“姓钱的,你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当初将军好歹对你们也有不少的恩德,现在他的仇人在此,你不替他报仇,却还要处处袒护,怎么对得起将军的在天之灵!”

    钱三多脸色也不由的有些动容,瞥了一眼杜明,喝道:“把客人请回房间去!”

    原本是客人的冷禅被几个汉子给用刀请了下去,钱三多淡淡的看了一下杜明,挥挥手,道:“把他关到大牢里面去!”

    知道了杜明的份并非什么杨公子,这待遇一下子就变了,不过杜明也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来。

    可另外一个疑问却浮上心头,难道被东厂灭门的李将军居然和这里的土匪有关系?而且听冷禅的话好像这关系还匪浅,他们这一路逃来就是为了到这里?那钱三多一行人出现在那个客栈难道是为了接应他们?另外,为何官府会派人来缉拿他们?

    这一想,却发现这事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