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火中取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出了大牢的门,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杜明心终于算平静下来。(www.dukAnkan.com读看 看 小说网 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小桃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龙种,可她应该不会信口雌黄吧。

    可她为何要如此说?一个多月前的话……

    难道真如她所言是皇上出去狩猎的那次?

    想到这些,杜明的脑海里面细细的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来,这一想,那晚上的确有很多蹊跷的事,首先就是自己回来之后碰到晋公公,他说晚上皇上在李贵妃的帐中安寝,可是直到诗竹替换小桃的时候都没不知道皇上在营帐里面,可第二天这皇上却突然出现在了李贵妃的营帐里面。那次刘寒好像也去了,小桃和他是同乡的话,难道就在这段时间内把不省人事的皇帝给弄到了李贵妃的上?

    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可能,可那晚上李贵妃也喝了宁神茶,其实也和安眠药的效果差不多,所以半夜这皇帝被弄到她的上她也不知道。

    这一想倒想通了,可想通之后杜明又害怕起来,这李贵妃可要自己杀了小桃,这小桃肚子里面可是有龙种,这样自己岂不是平白无故背了一口大黑锅?

    杜明心里不由的一寒,一旦这事败露,李贵妃事没有,自己可就要掉脑袋!

    或许,救小桃就是救自己。

    可怎么救?小桃可是杀了人。

    正想着,马蹄声响起,年轻人已经把马车驶到了跟前,他接着道:“上车!”

    杜明爬上了车,驶离了大牢之后,年轻人的声音这才道:“主子说了,必须得救小桃,不能让她死!”

    “可怎么救?我份也不过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而已!”

    杜明有些懊恼道,自己当然想救,可怎么救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主子让你想办法!”

    “你娘的!”

    杜明的心里骂了一句,让自己想办法自己要是能想到办法的话还急什么,自己又不是蜘蛛侠,更不会超人,内裤外穿就可以把人救出来。

    扔下这句之后,他便再也不说话。

    杜明一个人在车内摇摇晃晃的绞尽脑汁,唯一能确定一点就是要救人就必须找那种特别有权势,而且一句话就能让锦衣卫放人的?

    这样的人的话好像倒有一位,就是东厂的厂公白钊俊。

    不过为了这事去找他的话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别人可是厂公。

    想到这里,杜明又叹了一口气。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车停了下来,下车之后发现已经是皇宫的后门,可这时候后门已经关闭,有腰牌也进不去。

    “站住,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背后突然传来了喝声。

    杜明扭头一看却是几个东厂的番子正朝这边走来。

    “咦,这不是杜公公吗?”

    领头的一个笑道。

    杜明一细看,隐隐约约有点影响,的确好像在那里见过。

    这群人走了上来,刚才说话的那位笑道:“怎么忘记了?当初你可是叫我把你拉起来的?对了,我叫陈七,痴长你几岁,不嫌弃的话就声陈大哥便是。”

    杜明这才想起来,笑道:“原来是陈大哥啊,嗯,对了,这段时间厂公大人不知道有空没有?”

    陈七奇道:“厂公?你要见他?”

    杜明点头道:“对啊,其实也没有多大点事,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搅他!”

    陈七笑道:“这倒不会,我看现在还不算太晚,干脆你也就跟我走一趟,要是能见着就见,这见不着也只有等明!”

    “那有请陈大哥带下路了!”

    杜明客气道。(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

    跟着陈七走了一段不短的之后,这才在一栋戒备森严的宅子前面停了下来,陈七示意稍等下后这才上前问了几句,退了回来,道:“你运气不错,厂公还没有休息,我让兄弟进去通报一声,你也稍安勿躁,耐心等一会!”

    这没有多久,一个番子走了出来,大声道:“谁是杜明,厂公有请!”

    没有想到这白钊俊还真的要见自己,惊讶的同时也扭头对陈七道:“谢谢陈大哥!”

    陈七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了,别客气了,进去吧!”

    杜明点点头,跟着走进了大门。

    除了外面的戒备森严之外,里面同样如此,没有走几步就看到三队的巡逻人马,而且这仅仅是明哨,暗哨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

    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这才在一间屋子前面停住,带路的守卫通禀了一声得到许之后这才打开了门。

    杜明走了进去,屋内点着灯,一便衣的白钊俊正斜斜的靠着桌子看着书。

    “吱呀!”

    背后的门被关了起来。

    杜明正打算行礼,没想到白钊俊先开口道:“不用多礼了,这么晚来见我可有急事?”

    他都直接开口询问了,杜明也觉得没有必要多废话,便道:“小的有一事禀告!”

    “那你说!”

    白钊俊扭头看了过来。

    杜明道:“昨锦衣卫在长宫带走了一个宫女,叫小桃,罪名是她谋杀了一个叫刘寒的太监,两人是同乡。”

    白钊俊沉吟了一下,道:“难道她是被冤枉的?而且我记得你也是长宫伺候李贵妃的,你是替她来说请的?”

    杜明摇头道:“不是,小桃的确杀了人,她也承认了,但是……但是她现在有了孕,而且很有可能是龙种!”

    “什么?”

    白钊俊闻言脸色也不由的一变,道:“龙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详细说给我听!”

    白钊俊如此的紧张也不是没有缘由,**的争宠其实不仅仅关系到**,同样也关系到朝廷,有些官员就是因为**是他们的亲人之类的迅速被提拔起来,从而影响朝廷势力的平衡。

    杜明连忙把事的前前后后详细的说了一遍,从最初狩猎时蹊跷到发现刘寒和小桃以及小桃在狱中对自己亲口说的那些话。

    等杜明话一说完,白钊俊连忙问道:“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杜明连忙道:“长宫的人包括李贵妃在内仅仅知道小桃怀孕了,但是和谁私通却并知道,犹豫担心这事传出去有损颜面,所以李贵妃让小的去杀了小桃灭口。可小桃怀的又有很大可能或者就是龙种,如此一来小的也不敢妄自下手,但又担心小桃扛不住锦衣卫的审讯什么都说了出来。”

    白钊俊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抬头朝外面喝道:“来人,立即派人去锦衣卫大牢,把那个叫小桃的宫女提过来,就说这案子现在由东厂接手调查!”

    说完,他又朝杜明看了过来。

    杜明感到背上突然一寒,这丝毫都不敢乱动。

    “上次猎场你救老夫一命,说明你还是有些胆识,这次事你没有按照李贵妃的意思独断妄为,也说明你还是有些头脑,小小的长宫也实在委屈了你,过几你也就去司礼监,那缺个人手。”

    白钊俊淡淡的说道。

    司礼监可是十二监权力最大的一个部门,其地位可不是其他衙门口能相比的。

    杜明连忙跪了下来,叩首道:“谢公公赏识,小的誓死效忠公公,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起来吧,李贵妃那里你就回去禀告说这人被我东厂抓了过来,明晚上将按照她的意思处决,到时候她有闲时的话倒可以过来看看。好了,你回去吧!”

    白钊俊淡淡的说道,这又拿起了桌子上的书来。

    杜明连忙告退。

    出了大牢的门,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杜明心终于算平静下来。

    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小桃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龙种,可她应该不会信口雌黄吧。

    可她为何要如此说?一个多月前的话……

    难道真如她所言是皇上出去狩猎的那次?

    想到这些,杜明的脑海里面细细的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来,这一想,那晚上的确有很多蹊跷的事,首先就是自己回来之后碰到晋公公,他说晚上皇上在李贵妃的帐中安寝,可是直到诗竹替换小桃的时候都没不知道皇上在营帐里面,可第二天这皇上却突然出现在了李贵妃的营帐里面。那次刘寒好像也去了,小桃和他是同乡的话,难道就在这段时间内把不省人事的皇帝给弄到了李贵妃的上?

    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可能,可那晚上李贵妃也喝了宁神茶,其实也和安眠药的效果差不多,所以半夜这皇帝被弄到她的上她也不知道。

    这一想倒想通了,可想通之后杜明又害怕起来,这李贵妃可要自己杀了小桃,这小桃肚子里面可是有龙种,这样自己岂不是平白无故背了一口大黑锅?

    杜明心里不由的一寒,一旦这事败露,李贵妃事没有,自己可就要掉脑袋!

    或许,救小桃就是救自己。

    可怎么救?小桃可是杀了人。

    正想着,马蹄声响起,年轻人已经把马车驶到了跟前,他接着道:“上车!”

    杜明爬上了车,驶离了大牢之后,年轻人的声音这才道:“主子说了,必须得救小桃,不能让她死!”

    “可怎么救?我份也不过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而已!”

    杜明有些懊恼道,自己当然想救,可怎么救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主子让你想办法!”

    “你娘的!”

    杜明的心里骂了一句,让自己想办法自己要是能想到办法的话还急什么,自己又不是蜘蛛侠,更不会超人,内裤外穿就可以把人救出来。

    扔下这句之后,他便再也不说话。

    杜明一个人在车内摇摇晃晃的绞尽脑汁,唯一能确定一点就是要救人就必须找那种特别有权势,而且一句话就能让锦衣卫放人的?

    这样的人的话好像倒有一位,就是东厂的厂公白钊俊。

    不过为了这事去找他的话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别人可是厂公。

    想到这里,杜明又叹了一口气。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车停了下来,下车之后发现已经是皇宫的后门,可这时候后门已经关闭,有腰牌也进不去。

    “站住,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背后突然传来了喝声。

    杜明扭头一看却是几个东厂的番子正朝这边走来。

    “咦,这不是杜公公吗?”

    领头的一个笑道。

    杜明一细看,隐隐约约有点影响,的确好像在那里见过。

    这群人走了上来,刚才说话的那位笑道:“怎么忘记了?当初你可是叫我把你拉起来的?对了,我叫陈七,痴长你几岁,不嫌弃的话就声陈大哥便是。”

    杜明这才想起来,笑道:“原来是陈大哥啊,嗯,对了,这段时间厂公大人不知道有空没有?”

    陈七奇道:“厂公?你要见他?”

    杜明点头道:“对啊,其实也没有多大点事,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搅他!”

    陈七笑道:“这倒不会,我看现在还不算太晚,干脆你也就跟我走一趟,要是能见着就见,这见不着也只有等明!”

    “那有请陈大哥带下路了!”

    杜明客气道。

    跟着陈七走了一段不短的之后,这才在一栋戒备森严的宅子前面停了下来,陈七示意稍等下后这才上前问了几句,退了回来,道:“你运气不错,厂公还没有休息,我让兄弟进去通报一声,你也稍安勿躁,耐心等一会!”

    这没有多久,一个番子走了出来,大声道:“谁是杜明,厂公有请!”

    没有想到这白钊俊还真的要见自己,惊讶的同时也扭头对陈七道:“谢谢陈大哥!”

    陈七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了,别客气了,进去吧!”

    杜明点点头,跟着走进了大门。

    除了外面的戒备森严之外,里面同样如此,没有走几步就看到三队的巡逻人马,而且这仅仅是明哨,暗哨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

    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这才在一间屋子前面停住,带路的守卫通禀了一声得到许之后这才打开了门。

    杜明走了进去,屋内点着灯,一便衣的白钊俊正斜斜的靠着桌子看着书。

    “吱呀!”

    背后的门被关了起来。

    杜明正打算行礼,没想到白钊俊先开口道:“不用多礼了,这么晚来见我可有急事?”

    他都直接开口询问了,杜明也觉得没有必要多废话,便道:“小的有一事禀告!”

    “那你说!”

    白钊俊扭头看了过来。

    杜明道:“昨锦衣卫在长宫带走了一个宫女,叫小桃,罪名是她谋杀了一个叫刘寒的太监,两人是同乡。”

    白钊俊沉吟了一下,道:“难道她是被冤枉的?而且我记得你也是长宫伺候李贵妃的,你是替她来说请的?”

    杜明摇头道:“不是,小桃的确杀了人,她也承认了,但是……但是她现在有了孕,而且很有可能是龙种!”

    “什么?”

    白钊俊闻言脸色也不由的一变,道:“龙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详细说给我听!”

    白钊俊如此的紧张也不是没有缘由,**的争宠其实不仅仅关系到**,同样也关系到朝廷,有些官员就是因为**是他们的亲人之类的迅速被提拔起来,从而影响朝廷势力的平衡。

    杜明连忙把事的前前后后详细的说了一遍,从最初狩猎时蹊跷到发现刘寒和小桃以及小桃在狱中对自己亲口说的那些话。

    等杜明话一说完,白钊俊连忙问道:“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杜明连忙道:“长宫的人包括李贵妃在内仅仅知道小桃怀孕了,但是和谁私通却并知道,犹豫担心这事传出去有损颜面,所以李贵妃让小的去杀了小桃灭口。可小桃怀的又有很大可能或者就是龙种,如此一来小的也不敢妄自下手,但又担心小桃扛不住锦衣卫的审讯什么都说了出来。”

    白钊俊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抬头朝外面喝道:“来人,立即派人去锦衣卫大牢,把那个叫小桃的宫女提过来,就说这案子现在由东厂接手调查!”

    说完,他又朝杜明看了过来。

    杜明感到背上突然一寒,这丝毫都不敢乱动。

    “上次猎场你救老夫一命,说明你还是有些胆识,这次事你没有按照李贵妃的意思独断妄为,也说明你还是有些头脑,小小的长宫也实在委屈了你,过几你也就去司礼监,那缺个人手。”

    白钊俊淡淡的说道。

    司礼监可是十二监权力最大的一个部门,其地位可不是其他衙门口能相比的。

    杜明连忙跪了下来,叩首道:“谢公公赏识,小的誓死效忠公公,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起来吧,李贵妃那里你就回去禀告说这人被我东厂抓了过来,明晚上将按照她的意思处决,到时候她有闲时的话倒可以过来看看。好了,你回去吧!”

    白钊俊淡淡的说道,这又拿起了桌子上的书来。

    杜明连忙告退。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