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狗咬吕洞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这事齐大海果然处理得很圆满,连盘问的人都没有一个,杜明也放下心来。(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这齐大海就是尝到了甜头,就好像猫闻到了腥味之后,五天之内又让张全邀约了杜明两次,而每次杜明都输给他一百多两,几次下来,上的银子都已经贡献出去了三百多两,这心疼啊,可没办法,要钓鱼,就得有鱼饵,不和齐大海混熟了,怎么能见到他的干爹。

    不过可惜,杜明的这番苦心这当主子的李贵妃可没有体会到,这天径直就把杜明给叫了过去。

    得到传话杜明来到门口,还没进去,门口的诗竹就提醒道:“进去好生说话,主子正气头上呢!”

    “这气头上就叫我去,还真把我当出气筒了?”

    杜明心里异常的不高兴,可还是得老老实实的进去,这也不敢抬头看李贵妃的脸色,就把自己鞋子盯着,然后这跪在地上,道:“奴才给主子请安!”

    “主子,你心里还有本宫这个主子?”

    李贵妃很不高兴的嘲讽道。

    杜明也没有抬头,道:“奴才心里就只有主子这一个主子!”

    “哼,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本宫可听说了这段时间你可是和齐大海混得很熟啊,怎么?本宫这长宫呆不惯,想去御膳房了?”

    李贵妃冷冷道。

    “狗咬吕洞宾!”

    杜明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嘴上却道:“娘娘息怒,其实奴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娘娘您啊!”

    “为了本宫,那本宫倒想听听,你怎么为了本宫!”

    李贵妃的话依旧很冷淡。()

    杜明心里一喜,好好的想了想,这才道:“皇上已经多不来长宫,娘娘心里难受,当奴才的看在眼里同样不好受,所以也就寻思着如此能让皇上来见娘娘,奴才曾经听过,当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对于娘娘做得菜肴赞不绝口,所以奴才就想,要是能让皇上在用膳的时候吃到娘娘亲自做的菜肴,一定能明白娘娘的心意。可怎么能让把这菜送上皇上的桌子,而又不需要娘娘亲自送去,让皇上觉得有唐突之意,另外一点这办法不能被其他娘娘给学了去,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娘娘的菜和御膳房的菜肴一起送去。可奴才又不认识御膳房的人,恰好这时候遇到了齐大海,所以这才故意接近他,此人好赌,所以奴才就把自己的老本都掏了出来,每次输些给他,希望混熟之后能让他引见,然后见见尚膳监的掌印……。”

    说道这里,杜明也觉得没有必要接着说下面的,磕头,一脸的悔改之意,满道:“奴才大胆妄为,事先没请示娘娘就一意孤行,还请娘娘责罚!”

    李贵妃沉默了一下,这才问道:“这些话可当真?”

    “要是有半点虚言,奴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杜明说得义正言辞,心里也想这接下来是不是也该把自己输的那些银子给报销了?

    “哼,你这个奴才,本宫的事,岂要你这个奴才多管闲事的!”

    李贵妃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奴才该死!”

    杜明立即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啊,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棍!”

    李贵妃厉声道,杜明一愣,微微抬头,眼前的这位丽人俏脸上满是怒气,可没有丝毫说假的样子,接着,门被打开,蜂拥几个侍卫来,,二话不说就把杜明给架起,拖到了院子里面,接着一张长凳摆了出来。

    “趴下!”

    一个侍卫恶狠狠的说道,然后杜明往这凳子上面一推。

    杜明一个站立不稳,直接就趴在了凳子上,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呼呼声响起,接着股就被狠狠的打了一下,钻心的疼啊。

    “***,这娘们来真的!”

    杜明心里骂道,这股上的疼可是真正的,如此一来还真是狗咬吕洞宾,自己花钱拉关系,就不想她当怨妇,让她这段鲜花也让皇帝来滋润滋润,这倒好,好处没有得到一个,反而换来了一顿板子,这算什么这是!

    可骂也只能心里骂骂而已,嘴上也没有办法闲着,疼得直吆喝。

    二十多板子下来,杜明已经没力气大声叫疼了也只能哼哼几下,股上估计早就开花了,火辣辣的疼。

    好不容易被人给抬进了自己的房里,不过悲惨的是只能趴着。

    这心里早就把李贵妃家人问候了好几遍,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费那个劲了,这倒好,吃力不讨好还招来一顿板子。

    背后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很轻的脚步声传来。

    “疼吗?”

    诗竹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担忧,接着就感觉微微一沉,她已经坐在了自己边。

    杜明也回不了头,道:“这能不疼吗?股都被打开花了,这主子也太狠了,我做这些可为了她好!”

    “你呀,这是自讨苦吃,跟了娘娘这么久,还不了解她的脾?”

    诗竹柔声说道,晃晃手里的东西,道:“娘娘让我拿些金疮药来!”

    杜明心里正气头上,赌气道:“不用了,我才不稀罕,这打了我又来装什么好人!”

    诗竹道:“不用白不用,疼的可是你自己,来,我给你敷药!”

    “什么?你给敷药?”

    杜明一惊。

    “怎么?还害羞啊!”

    诗竹笑道,伸手就摸向了杜明的腰间。

    “别别别……我自己来!”

    杜明连忙道,诗竹年纪大概也有二十一二,论姿色是也不错,美女给自己上药的确也是种享受,可是自己可不是太监啊,这万一不留神被她发现了可就难办了,总不能期待她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样子的吧。

    诗竹奇道:“怎么了?”

    杜明急道:“没什么,好了,我的好姐姐,这药我就自己来上了,你放在这里就行了,再说了,这男女授受不亲。”

    诗竹犹豫了下,把药放在了头,道:“那好,药我可就放着了,换完药记得把裤子也换下,我拿去给你洗了,上面全是血水。”

    说完,这才出了门,顺手把门给带上。

    杜明这才松了一口气,用力的爬起来,把门栓上之后,这才小心趴着脱下了裤子,给自己换上了药,伤在股上,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也没有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