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杀机顿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张全可是御膳房,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即便是深更半夜不一会也弄来了一些好酒好菜,不过大多数都是凉菜,什么鸡鸭牛之类,当然还有一大坛子好酒。()

    除了齐大海之外,张全还有四个人,六个人也就围着桌子开怀畅饮起来。

    黄汤下肚,齐大海胖胖的脸顿时变得就如猴股一样,其他几个也是如此,这酒量也都不怎么样。

    齐大海这时候舌头也大了起来,端起酒碗,举起了,道:“杜公公,虽说……虽说你我今天才见,但是这可是一见如故啊,所谓酒逢知己那个什么来着?”

    “酒逢知己千杯少,是不是?”

    杜明也笑道,端起了酒碗。

    “对……对……还是杜公公有学问,来,喝!”

    齐大海哈哈笑道。

    两碗一碰,咕咚咕咚就灌下了肚子,这喝酒可不是以后那种小酒杯,都用碗。

    张全等人也没有客气,一个个也喝得有些东倒西歪。

    又是一碗下肚,杜明感觉自己有些憋不住了,放下酒碗,问道:“这茅厕在那里?”

    张全嘿嘿一笑,道:“杜公公,你这样子给你说也找不到,毛子,你带杜公公!”

    毛子真名叫什么杜明不知道,大家都叫他毛子,这真名最后倒被忘记,闻言道,这大舌头道:“好……杜……公公,我们一起去,我也想上茅厕,来,我扶你!”

    杜明也没有介意,就这样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这手里也提着一个灯笼。

    这茅厕在屋子的后面,其实也不是什么茅厕,就是一个很狭小的房子里面放着两只马桶而已,中间自然就没有什么隔墙之类的。()

    进去之后,费了大半天的劲毛子终于把灯笼挂了起来,然后脱了裤子朝马桶上面一蹲。

    杜明脑袋也是迷迷糊糊的,解开裤子就那样撒了起来。

    “杜公公,你怎么不蹲着,咦,你这活还在啊!太监怎么会有活呢?呵呵?”

    毛子瞪着迷离的眼睛,呵呵笑道,然后站了起来穿自己裤子。

    原本有些迷迷糊糊的杜明一听,顿时就如被泼了冷水一般,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酒也顿时醒了大半。

    太监可都是被净的,自然不会有兄弟,但是自己可不是,要知道这可是在皇宫,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不是太监,如此一来自己下场会是什么样子?

    轻则重新被净,重则可能就要掉了脑袋。

    无论那种,都让杜明惊出了一冷汗来。

    在看看毛子,他已经穿好了裤子,提着灯笼摇摇晃晃的朝门外走去。

    即便这小子现在是醉的,但是不能保证这小子酒醒之后不会想起来,更不会保证他给自己保密,谁能料到他想邀功去举报自己?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交

    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杜明的脑海里面突然闪过如此一句话来。

    这话一出,杜明感觉自己都有些心惊跳起来。

    现在的自己就好像站在十字路口一样,眼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另外一条就是想办法让毛子闭嘴,第一条无疑就存在一丝侥幸。

    抬头看去,毛子正摇摇晃晃的朝井边走去,看样子打算打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杜明感觉自己的脚不由自主的朝跟了上去,拳头也不由的捏紧,在看看周围,黑漆漆一片,并没有任何人。

    加快走了几步上去,问道:“毛子,你干什么?”

    毛子咧嘴一笑,醉眼惺忪,道:“洗……洗……脸,杜公公,你怎么有那活,我……我的都没了,呵呵……!”

    依旧醉醺醺的毛子可没有想到,他的这句话无疑把他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杜明感觉自己心中就好像有个魔鬼,趋势自己动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就是世间的定则。

    顿时,杜明眼变得冰冷,在一看,毛子已经俯下去,而这井沿距地很矮。

    一个喝醉的人打水洗脸的话,摔下去应该并不是什么让人值得怀疑的事

    一吸气,杜明猛的蹲了下来,一把抱起毛子的腿,朝井内一推。

    喝得醉醺醺的毛子连惊叫都没有发出就掉到了井里面,而且这井可有些深,而且有些窄,毛子这掉下去可是头先落水,如此狭小的井内可怜翻都是不易。

    杜明这慌忙退了几步,有些不相信自己看着自己的手,这也没有确认毛子是否死了,就直奔进了屋内。

    在屋内,齐大海和张全等人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看到杜明进来,问道:“毛……毛子呢!”

    杜明也装得晕乎乎的,端起桌子上的碗,一口喝干,这才咧嘴一笑,道:“他……他说打水洗脸,我……我就先回来!”

    “不管他,他……他就事多!”

    张全强调道,然后举起碗,道:“来,接着喝!”

    这酒下肚,心里的那种慌张似乎淡了很多,而且自己这可是为了自保,也不是故意要杀他,要是这小子不说那几句话,自己也犯不着如此做,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心里杜明不住的给自己找着理由,然后用酒来麻醉自己,最后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等第二天被人摇醒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依旧在昨晚喝酒的地方,脑袋更是疼得仿佛都要裂开了一样。

    使劲摇摇自己的脑袋,微微驱散了头痛裂的那种感觉,发现摇自己的人是张全,不过确实一脸的慌张,这才问道:“张全,怎么了?”

    张全一脸急色,道:“杜公公,不好了,毛子……毛子……他掉井里淹死了!”

    “淹死了?”

    杜明子一震,心里莫名的有些放下心来这,这毛子死了话,这秘密也就永远的留在他心里,其他人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脸上还是装作非常惊讶道:“死了,怎么回事?”

    张全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啊,昨晚上都喝醉了,今天早上才发现他掉到了井里面,而且还发现这桶也在井内!”

    “那……那我们会不会被牵连了,万一这说什么谋杀了他怎么办?”

    杜明一脸的惊恐的问道,然后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张全连忙一把扶住他,道:“这个倒不用担心,齐公公说这事包在他上,他回去给陈公公说声,只要他开口,这事也没事。不过可惜了,算起来和毛子还有些交,这一不小心人就没了!”

    张全也叹口气,毛子的死固然让他伤心,可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撇清自己的关系。

    杜明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如此说来也就认定毛子的死是喝醉掉入井内,而且这皇宫大内的,死个宫女或者太监什么的也不算太大的事,有些主子这一生气处死宫女或者太监也不是没有,更何况是个意外而已,陈公公好歹是十二监的尚膳监掌印太监,处理这种意外也就是一两句的问题而已。

    对于毛子的死杜明还是有些内疚,不过在这皇宫内,自己也没有办法,一步走错,可不是满盘皆输,而是自己的小命就要丢掉。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