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个想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杜明的心里很清楚,不管在那里混,都得需要自己的人脉,更何况自己现在可还是在皇宫,这个需要自己步步小心的地方,这人际关系广了,即便要打探点什么消息,这也容易得多。()

    张全几个是这**最没有权势的太监,可就是这种太监也有他们可利用的地方,最明显的他们不会引人注意。

    不过这些子皇帝依旧没有来,李贵妃的脾气当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如此一来可就苦了杜明这些当下人的,经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就被骂得狗血淋头,气得杜明有时候还真想把自己头顶的帽子一摔,冲着她就来一句:老子不干了。

    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面还有不知道名字的毒药,这豪万丈顿时消息得无影无踪,好死不如烂活着,这也只有忍了,谁叫自己在别人的屋檐下,而且还是皇宫的屋檐下。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这皇帝要是在十天半个月不来,这年轻的李贵妃就是一个怨妇,在怨妇手下当差这子可不是一般难过。

    杜明心里也就琢磨这是不是想点办法,至少得让这李贵妃和这皇帝见上一面什么的,如此一来自己这些人也少受罪。

    可如何见面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又不能跑去对皇帝说让他来见李贵妃,这皇帝到底是那位自己都还不知道。

    即便有心,有时候这也让人有心无力。

    这天晚上,李全又来邀约,不过杜明现在可没有心,摆摆手,道:“算了,现在没有这个心。”

    张全可没有放弃,道:“今晚上可有大人物来!”

    “什么大人物?”

    杜明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张全压低了声音道:“御膳房的齐公公,这齐公公虽说不算什么大人物,可他的干爹可是尚膳监掌印太监陈公公啊,也不知道他从那里打听到的消息,非要和杜公公你玩上几把,兄弟们也不敢得罪。()您看?”

    御膳房,尚膳监掌印太监?

    杜明摸摸自己的下巴,脑海里面却突然有种灵光一闪的感觉,当下立即道:“那好,今晚上就在老地方见面!”

    “好!”

    张全连忙答应,这才欢天喜地走。

    杜明也没有耽误,回到了长宫,问了一下,便找到了在偏房帮忙为李贵妃弄茶点的诗竹,桌子上已经放着好几碟各式各样的茶点,花花绿绿的也好看的。

    杜明也不客气,抓起一块一块就往自己嘴巴里面塞。

    诗竹吓了一跳,正要训斥,可一看是杜明,这怒气顿时消失,微微责备道:’你这人,这可是给娘娘准备的,被娘娘知道可要挨板子的!“

    杜明毫不在意嘿嘿一笑,道:“这里除了姐姐之外可没有外人了,你当然不会去告诉娘娘了!”

    说着,这手有伸向了另外一盘子里面。

    “啪!”

    诗竹一拍他的手,道:“别动了,我给你留了一份!你等着!”

    说完,转过去,取出了一盘来,同时还有一杯茶水,看样子他准备倒是很充足。

    这皇宫里面的东西吃起来就是不一样,入口细腻这就不用说了,味道也很不错。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诗竹便忙活便问道。

    杜明这才反应过来,问道:“对了,我们主子有没有什么拿手的好菜之类的?”

    诗竹停下了自己动作,奇道:“拿手的好菜?你问这个干什么?”

    杜明嘴里含着东西,摆摆手,道:“你就告诉我就行了!”

    诗竹想了想,道:“倒也有几道,娘娘最初嫁给皇上的时候可今天做给皇上吃呢,不过那个时候皇上还不是皇上,仅是个王爷而已。”

    杜明一听,心里顿时一喜,一拍巴掌,笑道:“如此最好,哈哈!”

    旁边的诗竹听得是一头的误会,奇道:“什么最好!”

    杜明拿起一块糕点往嘴里一塞,神秘兮兮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吧,便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这心里却有了注意,有句话说得好,要征服男人,首先就要征服男人的胃,这当皇帝的天天山珍海味,偶尔吃点家常菜或许就别有一番风味。

    当天晚上,在当初和张全赌钱的房间里面,杜明见到了那位齐公公,可能有三十多岁,个头不高,长得却是胖胖的,整个人好像就是一块烤熟了肥,正兹兹的朝外面冒着油水,这让杜明不由的想起当初街口大排档的老板胖三,大天穿个短裤,下面是拖鞋,光着膀子的上围着一条同样油腻腻的围裙,已经没有几根头发的脑袋和上一样,黑黝黝的,好像打了一层油一样。

    不过自己这可不是相亲,即便这位齐公公是头猪,只要他的干爹是尚膳监的掌印太监,自己就可以和他结交。

    当下这一拱手,笑道:“这位莫非就是齐公公了?”

    齐公公叫齐大海,闻言咧嘴一笑,道:“这位就是杜公公了,我早就听张全他们说杜公公为人豪爽,又喜欢玩几把,这唐突之处还望杜公公见谅才是!”

    杜明笑道:“齐公公,你看这就见外了是吧,有句话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玩这个同样得有自己才行,不如就开始,如何?”

    “好!”

    齐大海点点头,于是两人也就分坐在了对面。,

    杜明伸手抓起了三颗色子,手里掂了掂,还是那天晚上的三颗,心里也纳闷,难道这几人都不知道这里面有东西?

    这个也就先放在一边,笑道:“齐公公,打算怎么玩啊?”

    齐大海道:“不如就各自扔,比大小如何?大的赢。”

    “好!”

    杜明干脆道,把色子递了过去,道:“齐公公,你先请!”

    齐大海接了过来,随手一扔,三粒色子滴溜溜在碗里打转,最后停了下来,一二三,六点。

    齐大海摇摇头,笑道:“今晚上的手气可真不怎么样啊!“

    杜明什么都没有说,拿起色子一扔,等停下来之后却是一二二,五点,自嘲一笑,道:“看样子今晚上我的手气也好不到哪里!”

    接下来的事自然简单多了,好在张全等人并没有参加,对于控制色子就如自己五个手指头一样的杜明而言简直就是小事一桩而已。

    第一次和齐大海见面,当然还得有第二次才行,不过这银子也不能全部都贡献给他,所以到最后散场的时候,也仅仅输给他一百多两而已。

    一百多两,即便齐大海也赢了也乐滋滋的,收好银子,笑道:“谢杜公公豪气,谢过了!”

    杜明客气道:“是齐公公手气好,这改天有时间的话,可别忘了小弟了!”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张全,去弄点吃的来,我和杜公公一见如故,一起喝上几杯!”

    齐大海哈哈笑道。

    “一见如故?”

    杜明嘴角这才一笑,今天这银子是输了,不过自己输得开心,可这银子是自己的,是不是找李贵妃报下帐?每次输个一百多两,混熟了自己的那点银子可就要输光了。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