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冒牌太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秋唐 书名:明朝奸臣
    “记住,你现在的名字叫做杜明,是宫中李贵妃边的太监!至于进宫之后做什么,你也切记牢了,老老实实的办好,不然主子问话你答不上来,哼,小心你脑袋不保!”

    “好了,你这样吓着他了,杜明啊,主子平时对我们还真不错,要是没有主子,我们几个可都饿死在街边了,这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更别说这救命之恩,所以这进宫之后,可得好好的替主子办事,明白没有?”

    ……

    在自己醒来之后,边的几个不认识的汉子白脸黑脸都唱过之后,便被轰出了院门。

    回头看看已经被关上的门,杜明这一脸的迷糊,先前别人人多势众,自己也就一个紧的点头,至于说的那些东西一句都没有听懂,嘀咕道:“这些人怎么莫名其妙的!”

    刚才的那些人衣服穿得稀奇古怪也就算了,还给自己说那些话,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又是什么救命之恩,又是什么饿死街头。要知道自己好歹也算勉强赶上了八零后的末班车,算是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当初的形容那可是*点钟的太阳,至少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可没有丝毫饿得已经快死了那种地步。

    回过头,却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一个布衣年轻人正站在旁边。

    正奇怪怎么还有马车的时候,没有想到那年轻人一弯腰,笑眯眯道:“杜公公,这快些走吧,时候已经不早了,这一会可进不来了宫门了!”

    这一脸笑容在杜明眼里看来就是一脸笑,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即盗,还没有来得及琢磨这又要给自己灌什么*汤是,就被他这个公公二字吓了一跳,一指自己鼻子,问道:“你在叫我?”

    年轻人依旧笑眯眯道:“是啊,现在你不就是杜公公了吗?难道你忘了?”

    顿时,杜明却感觉背后凉悠悠的直冒凉气。

    当下一拍额头,哈哈一笑,道:“没忘,没忘,这怎么能忘了,是吧!”

    年轻人又恢复了那种卑躬屈膝的样子,道:“既然公公没有忘,那么还请上车,小的立刻送你回去,不然这回去太晚了,宫里有人盘问起来这可不好交代,是吧?”

    “对,回宫,回宫……额……你说什么?”

    “回宫!”

    等等!

    杜明的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了一点什么,自己被人追债,二三十个人追自己一个,即便自己学了那么点点拳脚功夫,可是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这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计,于是就逃,可终究别人人多势众,最终把自己拦了下来。

    眼前是二三十号人,背后则是东风渠。()就在那些人团团围上来的时候,也不知道里面那个王八蛋推了自己一下,于是一个咕咚就摔进了渠里面。虽说是南方人,可还真不会水,最后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多,然后整个人就如铁一样往河底沉了下去……

    这前后想了想,杜明大概也明白了一件事,难道自己就如隔壁王二麻子那个肥老婆所看叫什么来着的电视剧一样?她还经常挂在自己嘴边说要是她穿越了说不定这四爷瞧上了也能当一回正宫,当时自己还损了一把说就算你穿越去了唐朝,这唐朝人都嫌你肥,还是留下好,而接着王二麻子就不高兴了说她要穿越就让她去啊,当正宫多好。当天晚上就听到了王二麻子的惨叫还有他老婆骂咧咧的声音:你是不是巴西不得老娘去了,就可以和刘家寡妇眉来眼去了,告诉你想都莫想,再去老娘打断你第三条腿。王二麻子也回了句:打断了你啷个用。他老婆当时就回敬道:没得用老娘不敢找根黄瓜?都比你的牙签强……

    想到二人当晚精彩对话,杜明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杜公公?”

    年轻人又再次看到,这人怎么笑得那么开心?

    这一叫杜明回过神来,可立即明白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事,连忙道:“对不住,你……你稍等一下!”

    说完,拔腿进了院子,砰的一下把门关上,左右一看没人,连忙捞起自己的袍子,七手八脚的解开腰带。

    腰带一掉,外面的裤子唰的一下就掉了下去,里面便仅仅剩了一条底裤,拉开底裤一瞧,这悬着的心顿时放心下来,要是穿越了真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那还不如干脆这一头撞死,然后看老天有没有眼,让自己在穿越一次。

    “啊……砰……!”

    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却在这时突然响起。

    杜明吓了一跳,连忙一松手,扭头一看,只见院子转角处正站着一个女子,距离自己大概也只有五六米的样子,正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地上一个篮子摔在了地上,各种果子乱七八糟的落了一地。

    女子本是这家的丫鬟,奉命给住在后院的客人送点果子来,可那里知道刚刚转过来,就看到一个小太监正在脱了自己裤子瞧什么,吓得她顿时花容失色,失声尖叫起来。

    她这一叫,杜明也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连忙一手提着自己裤子和裤腰带,一把拉开了后门。

    出门之后,发现这赶车年轻人一副正要开门的架势,连忙道:“时间紧急,快走!”

    管他什么皇宫,这还是先走为妙,自己这幅样子已经被一个女的看见了,她这一叫唤,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到时候大家可都知道了一个宫中的太监大白天在院子里面脱了裤子自个朝里面瞧,这要是惹得那个什么主子不高兴了,假的便真的,咔嚓一刀……

    要是死不了的话,估计也会很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群太监上青楼。

    年轻人看他一下子想得如此的明白,虽说搞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也不耽搁,立即上了马车,等杜明上车之后,这才一抖缰绳,喝道:“驾!”

    马车便沿着路朝前面驶去。

    杜明上了马车,在有些狭小的车厢费力的穿好了自己的裤子,这才捞起车窗的帘子,朝外面看去,只见外面应该是一条大街,街道行人很多,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男女老少都有,就没一个人穿现代衣服。

    “看样子还真是古代,这下总没有人来追债了吧!”

    杜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其实也没有多少钱,非要那么多人来追自己,还追了自己好几条街。

    “车内的箱子里面有些银票,还有一些小东西,这些都是你回宫之后要用的东西。”

    赶车的年轻人的声音传来。

    杜明一听,回过神来,仔细一瞧车内,果然在车内还真有一个红漆盒子,四角都镶了铜角。

    搬过来还真有些沉,打开一看,果然在里面装着一些纸张,拿起来一看,却是一些上面写着五十两,一百两之类的银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纸包,轻轻的捏捏,里面好像装着粉末之类的东西,可不知道是何物。

    在最下面,还有一些玉质的指环,钗子之类事物,当然,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玉佛,仅仅只有巴掌大,但是却通透雪白,没丝毫的杂质。

    坑蒙拐骗的事杜明没少干过,这也用假古董假玉之类的骗过来,顿时被眼前这箱子里面的几件玉器给吸引住了,拿起来细细的把玩一番,就这些东西,要是放在以后,那件不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东西,光这玉的成色就不菲。

    “至于那个玉佛,宫内的晋公公可最喜欢这东西,要是你运气好,见到他的话,不如想办法送给他,如此一来在**之中你到能平步青云,如此也好完成主子交代的事!”

    年轻人的话又传了进来,如此闹的大街上说话,而且还是一个马夫,也不用担心被什么人听了去,这可比那些私下见面安全得多了。

    杜明一愣,虽说搞不清楚这进去之后具体要干什么,不过这电视里面也放过,这**争宠夺权的事可堪比朝堂,自己这又不是韦小宝,这进去岂不是九死一生?要是被人发现自己可不是什么太监,那么定个什么****,可是要砍头的。

    自己叫杜明,可真不是赌命,而眼前这岂不是要自己赌命不是?

    看样子最好的办法还是得逃之夭夭才行,这里有这么多玉器,自己找个地方改头换面也可以潇洒一辈子。

    事不宜迟,先跑为妙,自己才不会拿自己小命去玩。

    这马车又不是汽车,只要一跳然后往小巷子里面一钻,以自己的经验就他一个车夫怎么可能追的上自己。

    可正好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前面车夫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解药十五天就会有人给你送来,这点你不用担心!”

    正想跳车然后带着银子和玉器跑的杜明顿时这脚就好像被定在了车上,丝毫不能移动分毫。

    “自己被下毒了?”

    脑子里面顿时就好像被锤子狠狠的砸了一下,顿时一片空白。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人给下了毒,难道是那种一段时间就要吃解药,这要是不吃的话就会七窍流血,全溃烂而亡的那种?

    难怪他们放心让自己回宫,然后还给自己那么多财物,而不担心自己逃了,原来是因为给自己下了毒,如此一来要是没有解药的话,不用他们出手,自己也会死翘翘。

    “***,算你们狠!”

    杜明咬牙切齿心里骂道,如此一来,摆在自己面前也只有那么一条路,回宫,然后假冒太监,接着干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就如一只苍蝇瞎碰乱撞,当然,点背一点的话自己的命还真丢掉。

    真没有想到,刚刚丢了一命,好不容易捡回了一命,这下倒好,刚出虎,又入狼窝,这又得把自己命给赌上。

    好在杜明的脑子转得快,立即恭恭敬敬道:““你放心,小的一定把事办得妥妥的,请转告主子,请他放心!”

    一条路走不通,那么就走另外一条路,这活人那里又被尿憋死的。

    车夫也很爽快的答应:“好,你的话我会转告主子,好了,到了,进去吧!”

    马车就停了下来。

    杜明把银票玉器什么的都放在了自己的怀里,下了马车,这才发现自己站在门外,眼前就是朱红色的城墙,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如木桩在那里站着。

    这一跨进去,自己可就真是杜公公了。

    一想到公公两字,心里不由的一汗,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两个字来:蛋疼!

    不由的微微夹紧了一下自己的腿。

    “站住!”

    门口的士兵挡住了去路,喝道:“你是哪个房的!”

    “什么哪个房?”

    杜明一脸疑惑,自己怎么知道,这脑海里面可是一片空白。

    就在这里时候,门内突然穿来了喊话声:“杜明,还愣着干什么,娘娘都问你了两次了!”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奸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