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

    第二十九章

    顺治废除娜木钟以后,心(情qíng)很好。大抵是因为本来就不是很想立恭嫔为后,孝庄大力反对以后也就不了了之,暂时不提立后的事(情qíng)了。看起来恭嫔的(日rì)子似乎不好过,孝庄也只有那一次失态,训斥了她,但是暗地里却开始清查恭嫔的势力。琬潆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消息渠道,十分庆幸自己安插的人手都在现在还不很打眼的地方,被查出来地不多,只有两个被撵出宫,但是不会有人联想到自己的(身shēn)上。琬潆觉得顺治在朝廷上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增加,毕竟他才是正统君主,大臣们就是有时反对他一些看法,但最终也绝对不能越过顺治来进行决策,所以琬潆觉得这种发展趋势很好。只是现在自己虽然对朝政了解很深入了,但是想要在朝堂上扶持自己的人手,还是不行的。一是琬潆没有办法直接任命升降官员,就是鼓动顺治给人升职,别人也只会感激顺治,不会想到是自己在帮忙。二是自己(身shēn)处宫中,偶尔向娘家传递消息可以,毕竟大家都有各自的门路,但是如果频繁联系,尤其是联系大臣就不行了。

    顺治不够成熟的一面就表现出来了,可能是由于废后成功的鼓舞,他越发觉得诸王大臣很碍眼,尤其是议政王大臣会议尤其讨厌,恨不得一下子就能掌握整个朝堂的发言权,经常和诸王公叫板,行事有些浮躁。琬潆不得不叹口气。想要在政治上有所成就的人,也许可以不是绝顶聪明,但是心态一定要好呀。耐心是最不能缺少的。顺治现在应该温水煮青蛙,温和的对待诸王贝勒,并且分化他们,逐渐增加自己的人手,这样七、八、十了年,肯定就能收回大权。现在他这样处处对着干,只能让王公贝勒们,越发警惕,团结成一体。再说自己这样的处境,在朝堂上没有什么实力的,还没有着急,他顺治有什么好着急的呀。琬潆也知道顺治的倔强,劝是没有用的,索(性xìng)不提。反而盘算以后笼络人手的花费,毕竟让别人给自己做事,肯定要给些甜头。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只是付出的利益是否足够值得背叛。只有给足了好处,再加以感化,才能让人忠心耿耿。自己带进宫的银票虽然不少,但是现在也花费许多了,而且以后需要的只会越来越多,总靠着佟家提供是不行,得想个赚钱的方法才行,有了固定收入就不怕了。最好还要让顺治知道,并且同意。

    琬潆思来想去,觉得实行以前在家谋划过的那个经济--人手--(情qíng)报网计划。主要是这个计划当时自己已经推敲的很仔细了,可行(性xìng)很高。唯一致命的弱点,现在也不是弱点了,因为琬潆决定鼓动顺治来实行这个计划,自己隐藏幕后。论(身shēn)份,整个大清朝还有谁比顺治更合适呢。便是万一中的万一,有人发现了蛛丝马迹。但是皇帝想要安插耳目,即使有人知道了,也是不敢拿出来说的。顺治醉酒那天,琬潆曾经模模糊糊和他提过寻找诸王大臣把柄的事(情qíng),现在旁敲侧击提醒一下。顺治果然记起来了,而且很想给王公贝勒们一些颜色看看,便要琬潆和他一起想办法。经过在一起讨论不短的时间以后,琬潆把人手计划,稍微修饰一下,最起码怎样训练人手这些真正重要和艰难方面是绝对不说的。不能让顺治以为自己心底狠辣。慢慢地引导,并且让顺治自己提出来广泛的向大臣家中安插耳目。

    顺治这一说出来,琬潆顿时放心了。这不得不说是一次很大的冒险。固然现在顺治还没有像真正出色的君主那样学会理(性xìng)的冷酷,但是能让君主亲口说出(阴yīn)私之事,也就代表获得了他的大部分信任。琬潆是在赌,赌顺治迫不及待的想要从诸王公手中夺回权利,在赌顺治没有受到过真正帝王权术的教育,只是自己摸索,现在心(性xìng)中还残留一小点孩童的天真,也是在赌经过相处,特别在自己孕育共同孩子的时候,对自己的信任。在皇宫中宠(爱ài)和感(情qíng)从来是不可以被真正依靠的,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把两个人紧密的绑在一起。只要这个人手计划顺利实施,将来无论是孔四贞、乌云珠还是别的什么人得到顺治的(爱ài)(情qíng),都不可能真正动用自己的地位和根基了。

    按照道理说,应该先实现经济计划,获得金钱的同时发展人手,而后才能实施耳目计划,但是琬潆现在根本就不和顺治提起经济计划,而是任由他带着自己的(热rè)(情qíng)去像前朝开国太祖一样创建第二个锦衣卫。顺治有私库,内务府可以提供启动资金。顺治之前苦闷之时出宫,虽然当时没有明确的目的,但是在宫外确实是有一些人手的,只是这些人手当时只是作为奴仆下人买回来的,实在不够好。这正是琬潆所希望的,琬潆在小汤山的庄子里安置在受过多年专业训练,可以领会自己意思的人手,特别是这些人手大都受过自己的大恩,又有家人牵扯,可以保障忠诚。对于那些人来说,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呢,当然不如效忠自己的恩人,而且琬潆那些年用前世的方法训练的时候,不停的按照惯例灌输一些近乎于洗脑的思想,潜移默化,不需要思考的东西才真正可怕。现在琬潆要做的,只是把这些人手混入其中。这些专业人手想要糊弄那些下人奴仆自然是不需担心的。

    于是这个被顺治叫做皇家暗卫的组织便初步组织起来。名义上效忠谁已经不重要了,无论顺治和琬潆都不可能每天看着这些人,真是实际负责的人才是重要的,他们领导着所有的人手,并向顺治回报各项事务,再按照指示去实行各项任务。暗卫的领袖是一男一女,都是琬潆在天花盛行哪一年救下的。这两个人都是路人甲的脸,古代007的素质,而且早已安排好(身shēn)份,不怕打探,自然他们认定的主子是琬潆而不是顺治。但顺治是不会知道的,于是顺治把这两个人很有(情qíng)调的起为暗风和暗羽。要知道琬潆原来只是叫他们代号一号,二号而已。这些暗卫可以打听消息,充作耳目,但是要想向武侠小说中那样,随时隐(身shēn)保护,随叫随到,显然不可能,这时女子就比较有用,可以通过小选混进宫作为宫女,充当宫内和宫外之间的俩系人。

    暗羽进宫以后被顺治调到(身shēn)边作为贴(身shēn)宫女。初步人手准备好了以后,就不显眼的收养年幼还不记事时的孤儿,进行训练。琬潆具体的训练和奖惩制度方法教给留在宫外的暗风,按照这样的方法训练出来的人手,只在小团体之间互相认识,单线联络,不同团体之间互不相识,这样就可以随时切断连接,互相监督。其实琬潆的人手一共分了三部分,彼此分隔开,一开始互相都不认识。在暗卫中,琬潆还秘密提拔了一个人,叫做暗影,顾名思义,是隐藏在暗卫影子里的人。连暗风和暗羽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暗影也统领以部分人手,能量不如暗风大,但是专门是为了制约和监督暗风而存在的。在暗影和琬潆之间联系的人叫紫苑,才十一二岁,安排了下五旗包衣的(身shēn)份,已经进了皇宫,但是现在只是小宫女,甚至还没有调入景仁宫。暗影和紫苑是瞒着佟氏夫妇亲自□出来的家生子,一家人几代都在佟家为奴。

    顺治自己当然是忙不过来的,所以让琬潆帮忙。顺治把暗羽的存在和一部分(情qíng)况告诉琬潆,但是隐瞒了暗影的存在,人手联络方法等大部分(情qíng)况。暗羽也原原本本的给琬潆回报顺治的命令,他给出的命令大意是,珍嫔可以接收分类与她无关的消息,珍嫔所下命令不必遵守,来回报给朕,由朕定夺。这样才对,在顺治眼里,自己是帮忙提出了这种方法,但是没有参与暗卫的组建,知道的东西都是由顺治告知的,而且除了暗羽也没有办法和其他暗卫联系。顺治能告诉暗羽的存在,在他心里已经是认为给予信任和奖赏了。如果顺治对琬潆真的和盘托出,琬潆反而要担心顺治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才这样的。

    暗卫不仅在宫外发展人手,也同样在宫内发展。很显然随着暗卫的发展,又内务府提供资金显然勉强了。琬潆便和顺治说起,以前家中有了余钱就要购置庄子铺子,要不然以佟图赖的俸禄绝对养不起一大家子主子下人,京中家家如此。暗卫虽还没有发展到探听核心机密的程度,但也给顺治传来不少一般的消息,让顺治对于民意国(情qíng)了解很多,这时候自然不愿委屈了暗卫。钱字当头,便生出了自己也置办些产业的心意。顺治知道皇帝置产很讲不过去,召来了岳乐。顺治对岳乐,已经不想历史上那么信任了,但是岳乐本(身shēn)是郡王,但却支持顺治的主张,(身shēn)份也够高,让他照拂一二很合适。顺治和岳乐提了自己无事弄了几个铺面玩玩,岳乐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做些什么。有一部分铺子便挂在了岳乐的名下。又找了两个没有什么依靠的闲散宗室,封赏一番,把一部分挂着他们名下,却与岳乐不同,这次是给他们两个一层抽成的。

    琬潆的第三部分人手就是当初预备实行经济计划的人手了。如法炮制的安□去,成为大小掌柜主管。至此,琬潆觉得放心了,这些人把盈利中一部分从账面上抹掉,给琬潆送来,琬潆的手头就很宽裕了。这些人就是私下贪墨一小点,琬潆是不管的,但是如果多了,不好意思,顺治还让暗卫看着点铺面的(情qíng)况,自己自然不会阻止的。而交给顺治的那部分,顺治命令吴良辅掌管。由于琬潆和吴良辅都是知(情qíng)人,有时吴良辅不敢打扰顺治,不免向琬潆讨些主意,一来二往,吴良辅更认为琬潆不同。商铺人手不知道暗卫的存在,把资金交入宫中不为人知的私库,通过从私库调拨资金的多少制约暗卫,暗风不知道暗影的存在,暗影专门监督暗风,这样整个组织就比较可信和严整了。这计划胜在外人不一定想的到,也不一定有胆子去想。加之人手计划什么的琬潆早在入宫前都准备好了,又有顺治的地位做保证,所以实施起来并不困难。琬潆的预期是花费一年两年把计划整体初步实施,再花上三五年逐渐完善细致,这时候就已经很有用处了,等到十年以后,在皇权的帮助下,整个组织规模应该差不多了,就是既隐秘又无孔不入,到时才真正是利器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