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

    第二十七章

    顺治接着道:“皇额娘每次只会要求朕认真和范师傅学习,可是多尔衮根本就想尽办法限制朕,朕连书都很少能看得到。只有平时入宫讲禅的几个大师有时给朕带一些书来。朕的皇叔郑亲王待朕极好,不但在朝堂上支持朕,平时见到朕也很关心。朕有时候想,朕如果是皇叔的儿子该多好呀!可惜皇叔他有自己的儿子呀。”琬潆蓦然明白了,顺治一直很不待见济度是因为什么。济度是郑亲王济尔哈朗的儿子,顺治和皇太极接触不多,又被多尔衮压制,而郑亲王在顺治心里某种程度上替代了父亲的位置,小孩子往往是没有道理可讲的,顺治认为济度抢夺了济尔哈朗的注意力和关心,却不会想想人家济度才是济尔哈朗的亲儿子。琬潆想起一件事,便细声道:“皇上放心,琬潆会永远陪着你的。还有琬潆肚子里的孩子,咱们的孩子出生以后,一定会向他的皇阿玛一样是个了不起的巴图鲁。”顺治把琬潆揽到怀里,轻轻的摸了么小腹,道:“这一定会是个小阿哥,琬潆,朕会仔细教导他的。朕幼年学不到的,都会交给他。琬潆你一定要好好顾着自己的体,给朕生下一个健壮的小皇子。”琬潆面上腼腆的点着头,心里却一突,顺治没有惊讶,他果然早就知道了。虽是顺治醉了,琬潆终是没敢问一句皇上怎么知道自己怀孕的。看在自己边一定有顺治的人手。

    建宁回门的时候,琬潆宣了太医,顺理成章的诊出怀有孕。顺治自然是很高兴,赏赐的东西补品流水一般的送过来。孝庄道也表现出欣喜,亲自和顺治一起来景仁宫看了琬潆。彼时琬潆正躺在上,见孝庄进来,忙要起行礼,孝庄免了,拍拍琬潆的手背道:“皇上的子嗣还是太少了。你好好将养着,其他的什么都别想,早养个哥儿才是。”又吩咐吴良辅把琬潆的绿头牌撤下,对顺治说:“珍嫔好不容易怀上了子,不许你来闹她。”琬潆心里直咬牙,这是要把自己隔离起来呀!孝庄走后,琬潆靠着顺治怀里软软的说:“琬潆初次有喜,心里直紧张的不行,都不知道怎么做才对孩子好。”顺治到:“这不容易,把太医们都叫来仔细分说分说,正好朕也听听。”这时候还保持着满洲在关外的大部分习惯,没有提起男女大防之类的事。之前几次琬潆宣太医后放下帘帐,只是不想太医发现诊脉的人不是自己而已。

    太医们都进来了,琬潆随手指了两个留下,又问其中一个,道:“你姓什么,是什么职位,给本宫说说要注意的事。”那太医还没有到胡子一大把的地步,只不过四十岁上下,上前一步道:“卑职杨佑,忝为太医院医士。娘娘的脉象还很安稳,卑职几个商议给娘娘开几副保胎药。娘娘若高兴就喝上几幅,若不耐烦,不用也不打紧。至于忌讳的,红花和麝香等活血通经之物最要忌讳……”琬潆道:“本宫好像听说,最是要卧静养才好,要少见外人以免被冲撞了,是否如此。”杨太医回到:“娘娘脉象稳固,卧静养倒是不必,多走动一二对龙胎也有好处,只是不要劳累了才是。至于不见外人之说倒是未曾听闻,只不去那人多易碰撞之地也就是了。”杨太医倒是个乖觉的,又道:“其余若是与其他娘娘互相来往,也不需特别忌讳。皇上若是多陪陪娘娘,娘娘心气通顺,对龙胎甚好。只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要避讳房事。”琬潆又问另外一个是否如此,自然不敢道不是。琬潆又和顺治撒道:“臣妾不懂的多,还是担心,只怕都不能安睡。不过太医院这么多太医,叫他们两个做琬潆的专属御医可好。”顺治想了想道:“自然琬潆为重。就是朕指了他们两个专门负责珍嫔娘娘的脉息。娘娘若平安生产,朕自有奖励。若是有什么不好,你二人也不必领罚了,自去和你们的列祖列宗谢罪就是。”二人脸色具是一白,急忙应承下来。

    琬潆指的这两个人,可不是随便指的。琬潆早就让佟家打听太医院的况。那个出声少的,是满人,年纪已经六十多了,那拉氏,是专精妇科的,为右院判,最难得的是和金蝉出的董鄂氏有点远亲。那杨太医是汉军旗,没有什么背景地位,故而医术不差,至今才混个医士,佟图赖如今为汉军正蓝旗都统,拿捏住他们一家并不费力,只可惜不是专精妇科的。虽说琬潆自己也懂医术,不需要完全依赖太医,但是如果单门指了一个不是专妇科,又地位不高的太医,明显一看就是有问题,所以要一并留下右院判,外人也只会以为杨太医是给右院判打下手的。不过不先问右院判而是先让杨太医回话,倒是琬潆小心的缘故。右院判职位高,家世也不差,不是琬潆可以随便拿捏得住的,若是他来一句皇上不应打扰珍嫔娘娘养胎,那琬潆可是没地方哭去。若是杨太医先回了话,右院判也不好反口。

    琬潆又道:“杨太医只是医士,到可惜了一医术……”太医院一把手为院使,接着是左右院判,底下是御医,然后数到医士。顺治想也不想道:“那就升他为御医好了。”又赏赐了二人。想要人家用心,先给点甜头,这种事心照不宣,谁也不会拿这个出来挑嘴说事。右院判心里自然明白,珍嫔这是要拉拢培养杨佑,佟氏是满洲大姓,自己又得了董鄂家的招呼,没必要平白去得罪一位宠妃。还是卖个人替她遮掩一二的好,出去以后不说是珍嫔娘娘指的二人,只说自己举荐杨佑便是。顺治之后就常常白天来景仁宫,二人一起用膳,晚上留宿的时候并不多。众妃嫔主要盯着晚上侍寝的况,对顺治白天总是去景仁宫倒没有太多想法。更何况,琬潆不能劳累,顺治和孔四贞的来往频繁起来,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很快宫中便出现不少闲言闲语。

    一次琬潆就和顺治提到这件事。顺治道:“你倒是听谁说的,我和四贞没有什么,没得影响了四贞的名节。”哎,都叫四贞了,还说没什么。琬潆笑了笑道:“我和四贞妹妹交好,平时不免替她打算一二。将来若是嫁到一般人家,倒是辱没了妹妹那样的人品。若是挑一个家世好的,四贞她有没有了父兄做依仗,将来在婆家只怕是要受委屈的。我见皇上和妹妹说得来,便不免存了让四贞妹妹常留宫中的心思,与那些流言无关。”又道:“我和四贞妹妹素来要好,总是不舍得分开的,若是共同侍奉皇上,也可以照看她一二,免得将来担忧。况四贞妹妹的才学容貌,更胜许多妃嫔一筹,难不成配不得皇上?”顺治道:“琬潆真这么想?”琬潆真诚的说:“臣妾如今不能服侍皇上,又恐皇上没有可心的人,总是夙夜忧愁的。四贞妹妹成了妃嫔,我俩可不就是真的姐妹了,也是一段美谈。太后素来疼惜四贞的,皇上去求一求她老人家,好歹把四贞妹妹留下才是,等出了孝,好立时册封才好。”顺治道:“琬潆是个贤惠的,娜木钟哪比得上你万一。”琬潆嗤笑一声道:“臣妾可没有皇后娘娘她那般的气度,皇上可不要取笑我。先是早早把事坐实了才是,宫中流言自然传不起来。臣妾子重,不能去看四贞妹妹,总担心她听见传言会伤心呢。”

    顺治过了两,找了个给孝庄请安的机会,把事说了。孝庄沉吟一二,说先问了孔四贞的意思,再做决定。孝庄心里其实并不反对孔四贞为妃,孔四贞是个孤女,自然比皇帝宠满洲大姓的珍嫔和蒙古浩奇特博尔济吉特的恭嫔要好。这两个都不是什么让人放心的主,娜木钟的事少不得就是这两个人牵扯其中。但是顺治总是喜欢这般的女子,不喜蒙古妃嫔,总要让他多求上一求,自己也好和他提一提妃嫔进位的事。待顺治走了以后,孝庄便唤人叫来孔四贞,把事略微说了说。不想孔四贞却白了脸。孝庄以为孔四贞担心自己不喜,便说道:“即使皇上提了,哀家自然做主,不叫你受委屈。”孔四贞跪下,勉强带着笑,慢慢说:“臣女和皇上不过谈论诗词,越矩之事断然没有。”孝庄道:“哀家知道你将规矩,只是皇上来哀家这里求,说要纳你为妃。”孔四贞低声说道:“臣女带着重孝,更何况父亲生前把四贞许配给偏将之间孙延龄……”孝庄顿时不高兴,认为孔四贞已有婚约还招惹顺治。孝庄平素虽是不漏形色的人,只是还没有必要在孔四贞面前维持,便冷淡的说了两句,打发孔四贞回去了。若是旁人还好,孔有德死后,军队被孙延龄接手,可以说孙延龄的价值比孔四贞大得多,断然不能有皇家夺人未婚妻之事,须得打消顺治的念头才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