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陷

    第二十二章构陷

    二人入了内室,琬潆低声吩咐紫陌到外面守着。琬潆拿了几个花样子出来,二人随意闲谈了几句。琬潆接着道:“想不到宁贵人今天来了呢,她如今着肚子走动,不知多少人要着恼呢。”又伸手指了指坤宁宫的方向,说:“你我倒还无妨,没有什么坏心,只是那一位恐怕要气坏了。”恭嫔接口道:“据说太医们都认为宁贵人这一胎是男孩的可能大呢。皇后的格一向那样,更何况若是宁贵人赶在她生下嫡子之前生下皇子,只怕她未必能够容忍呢!不算夭折的大阿哥,这个可就是算皇上的长子了。”琬潆一脸担忧的说:“若是皇后不忿,对宁贵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我们可要打算一二,提上一提,使皇上有所准备才好。”

    恭嫔闻弦歌而知雅意,忙问道:“妹妹又认为皇后会做些什么呢?”琬潆道:“我入宫之前,看有些话本子戏文里说,以前汉人想要诅咒什么人,就分男女做了布娃娃,找了那人的生辰八字写在其上,只找那长长的银针扎在其上,被扎的部位自然出现病痛。有没有用倒还另说,但是皇室宫廷最忌讳这个,过去曾经为此废了很多位皇后。”又道:“若是皇后边有小人挑唆一二,使皇后生了这样的心思,该如何是好?只恨我入宫不久,与坤宁宫的人更是不熟,不能为皇上分忧了。”

    恭嫔很有些心动,但是又不想自己承担风险,也知道坤宁宫的事琬潆是插不上手的,便十分犹豫。琬潆见状又说:“皇上如今竟然还敢让皇后掌管后宫,若是让姐姐来管,后宫妃嫔就无忧了。科尔沁虽是出美人,但却是不好生养的。太宗的哲哲皇后无子,宸妃的儿子出生不久就夭折了。太后也是生了三个女孩儿才得了皇上一个儿子。皇后刚入宫时,也没少承恩,只是到如今尚未有孕。以姐姐的出,再养个小阿哥,母以子为贵,与母仪天下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恭嫔也知道如今宫中除了娜木钟就属自己出最好,端嫔虽出自阿巴亥部,却不像自己是嫡女,又不很有本事。此事若成,自己受益最大,便更是心动。琬潆接着说:“这等关系皇室血脉延续的大事,琬潆也自当尽一份力。”又不经意道:“除了皇后,谁还能知道后宫妃嫔各自的生辰八字。皇后如果做下这样的事,就是太后也保不下她吧。”恭嫔遂道:“他姐姐若能为皇上分忧,珍嫔妹妹当记首功,必不会亏待于你。”二人又细心谈论一番,恭嫔方才离去。

    这时已是顺治十年,朝堂基本安稳下来。只是顺治养成了找琬潆讨论朝政的习惯。因为奏折的分量,往往琬潆先看过一遍,细细分类,每本写下几句内容提要,才呈给顺治。只是顺治若不问琬潆的想法,琬潆绝对不说。顺治见琬潆不曾恃宠而骄,也不妄论朝政,逐渐放心,渐信任琬潆。顺治往往喜下朝之后,接见大臣,而后来景仁宫用午膳。下午就和琬潆呆在在东配的书房里。琬潆这边分类,分析题写奏折中心,顺治在那边批阅,偶尔交谈几句。分类自然比批阅要快得多。待琬潆去锻炼体,顺治再带着琬潆分类好的奏折回保和,或继续接见大臣,或批阅剩下的奏折。

    孝庄急于要娜木钟和其他科尔沁贵女怀上龙胎,整天帮她们调养体,又要分心注意宁贵人的况。加之,不想和顺治有所冲突,就不太注意琬潆,对于顺治频繁在下午和琬潆呆在一起不是很上心,只要晚上宠幸妃嫔还是雨露均沾就好。只是孝庄不知道,娜木钟一直没有怀孕,而接下来几年不断发生的各种事,注定她没有功夫来管这件事。等到顺治十五年,琬潆开始展露头角,频繁的在顺治召见大臣议事时出现的时候,孝庄正忙于处理乌云珠带来的威胁。等到她回过头来,想要限制琬潆时,琬潆已经在朝堂上拉拢了一批大臣,有了自己的势力,加上顺治的维护,再也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

    当然,这些此时的孝庄不知道,此时的琬潆也不知道,她们仍然都在按照各自的计划行事。琬潆致力于引导暗示顺治把对皇后的厌恶转变为对孝庄的不满。乌苏氏和许多满人妃嫔自然不满皇后的打压,经常在顺治耳边说起娜木钟的嫉妒不贤。而顺治信任的琬潆和蒙古出的恭嫔也时不时的暗示皇后的嚣张跋扈,仗着娘家和太后,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恐怕对宁贵人不利。顺治和娜木钟的关系越发紧张,即使孝庄经常调节劝诫,也数次降到冰点。而就在顺治越发不能容忍娜木钟的时候,一件事发生了。

    这天,恭嫔命人给琬潆送来一个荷包,说是让她看看花样如何。琬潆回到内室,用剪刀把荷包剪开,从中取出一张纸条,上面用写着一个香料的配方。琬潆看了看这个配方,本来没有什么大的危害,但是如果香气与保胎药中经常出现的一味药有冲突,两样遇见会缓慢的起作用,在半个时辰后使人毫无预兆的突然昏厥,是种很生僻的用法。琬潆把配方记下,将荷包和字条扔进火盆中看着烧掉,然后回了一个香包,其中又一个用左手写的字条,上面写着二十、御花园、宁贵人、谨嫔的字样。琬潆入宫之后从来不在人前用左手写字。即使私下用左手练字以后,也必定亲手烧成灰烬。

    顺治认识琬潆右手的字迹,却不知道琬潆左手也会写字,并且字迹大不相同。宁贵人已经怀孕九个月了,御花园离她住的咸福宫还比较近,琬潆带着装了香料的荷包,劝了宁贵人去御花园散心。琬潆估摸着时间快到了,又看见恭嫔的婢女出现在附近。果然一会紫陌突然跑来说,赤水打碎了一件珍贵的摆设,请琬潆回去处理。宁贵人不好留,琬潆便带着紫陌充忙离开了。宁贵人便想回去,不想看见谨嫔和恭嫔走来,立即拔脚便走,只是二人已经瞧见她了。谨嫔以开口唤住,几步走来过来。宁贵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觉得眼前发黑,立刻神事不知。

    谨嫔和恭嫔把宁贵人送回咸福宫,传了太医来看。一时孝庄顺治娜木钟都来了。太医直道宁贵人这晕得莫名其妙,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病症,但是很有可能引起早产。顺治很着急,偏娜木钟看见他的样子,冷笑着说了几句:“若不是病,就不定是她冲撞了什么,兴许是命不好呢!”孝庄连忙喝住,顺治大怒,但也知道,这不是发火的时候,就忙让太医想办法。太医以金针刺的方法把宁贵人唤醒。然而宁贵人还是早产了,又因受到惊吓,痛了将近一天才生下一个不太健壮的男婴。太医们道只要好心调养,能养的大,等到大了,体自然无碍。顺治把他的第二子取名福全,但却没有晋升宁贵人的位份,便离开了。

    琬潆私下和顺治说道:“臣妾原是好心,想要宁妹妹走动走动,对胎儿也好。哪想到宫中有事,回去之后,宁妹妹碰见谨嫔,发生了这种事。太医都说这事来得莫名其妙,不只是何病症。臣妾想着戏文里说什么拿了头发指甲生辰八字的,做草人点离魂灯的,或许有人要害宁贵人和琬潆呢!这不过这些东西也不容易找到,兴许是臣妾自己吓自己。”顺治怒道:“若说有人,这皇后就是头一个!”

    琬潆立刻大哭道:“皇上,臣妾只是对宁妹妹心存愧疚,固有此说。怎么皇上一说,就好像琬潆陷害皇后似的。皇后再怎么嫉妒,也还是皇上的亲表妹呢,一定不会对皇上的骨下手的。”顺治冷笑道:“这事与你无干,皇后她自己不也说是冲撞了什么,命不好之类的话么,可见这事她是知道的。”琬潆道:“皇上先别生气,臣妾不懂事,皇上或许可以去问问端嫔和恭嫔姐姐,当时恭嫔姐姐不也在么,兴许又什么发现呢。”顺治依言去找了恭嫔,也不知恭嫔和他说了什么,从咸福宫出来之后,就怒气冲冲的带人去了坤宁宫。

    顺治进了坤宁宫,被满屋子的金器晃得更焦躁了。娜木钟也因宁贵人产子,心正不好。二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娜木钟痛说顺治对自己的冷落,又发泄对妃嫔的不满与怨恨。顺治越发笃定,宁贵人之事与娜木钟有关,便大声说娜木钟起嫁进宫来,仗着太后,嫉妒不贤,无子骄横等等罪状,越说越觉得委屈,越觉得孝庄凡事维护娜木钟不考虑自己的感受。于是,也不听娜木钟说什么,命人搜查坤宁宫。不一会,宫人们从娜木钟的下找到一个巫蛊娃娃。那娃娃做成女子状,腹部还有些隆起,显然是个孕妇。上插满了银针,腹部扎的银针尤其的多,上面还写着生辰八字。

    顺治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了,怒火攻心。娜木钟出蒙古,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多惹忌讳。当时恭嫔安插在坤宁宫的宫人和娜木钟说了这以后,娜木钟倒不很相信这样有用,但却觉得做个这东西,发泄一下倒是不错。所以此时觉得自己并没有把宁贵人怎样,只是做个娃娃发泄一下不满而已,所以很快认了,脸上也没有什么害怕。顺治见状立刻叫人把娜木钟抓起来。正在此时,有人报皇太后到了。原来,顺治和娜木钟刚吵起来的时候,就有小宫女见事不好,跑去给孝庄报信。孝庄得知以后,很快赶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