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位

    第二十一章

    琬潆出了景阳宫,向南往回走,景阳宫前面就是端嫔所住的永和宫。端嫔和恭嫔一向要好,怎么去请顺治这样的事却没有一块儿?琬潆又仔细想了想早上的事,娜木钟起初发作乌苏氏,显然还没有解气。恭嫔出来说,娜木钟便忍住了,转脸却发作了自己。却不见恭嫔那时候出来解围,倒是事后通过顺治向自己示好。到真真像是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甜枣。恭嫔呀……

    端嫔是个没脑子的人,连给岳乐上眼药都说的不专业,还得自己上前描补一二。这二人虽不曾十分得宠,却也没有被顺治厌弃,与谨嫔不同。且这二人在宫里过的好好的,也不曾被娜木钟发作过,就连谨嫔也被娜木钟抢白过。看来平时二人行事,却是恭嫔在拿主意呢!满洲的王宫贝勒也主张满蒙联姻,可蒙古却不止科尔沁部呢。蒙古四十九旗,论实力阿霸垓部最盛,但是浩奇特部差不了多少,却比科尔沁更胜一筹。只是恭嫔没有一个做太后的姑姑罢了。恭嫔也是个有心思的人呢!

    却是这边琬潆却拜谢恭嫔,那边娜木钟和谨嫔却被孝庄叫到了慈宁宫。孝庄问道:“上午究竟是怎么回事?”娜木钟答了。孝庄又问道:“是不是有人和你说是什么了?你去找她俩的麻烦?”娜木钟动了动嘴唇,却也没有说什么。孝庄心里便有数了,低头沉思。谨嫔这时道:“也怨不得皇后,佟贵人也是个又气的人呢!竟然不要活了!要不然也闹不了这么大。倒有几分蒙古格格的子呢!”孝庄抬起头瞪了谨嫔一眼,冷冷的道:“她要寻死,但她死成了吗?”

    谨嫔啊了一声道:“幸好拦得快!”孝庄恨铁不成钢的道:“莫说在场那么多妃嫔当不起见死不救的罪名,就是在场的宫人又有几条命看见宫妃在眼前寻死而不阻止,她必是死不了的,不是连伤也没受么!”谨嫔大声说道:“她也太狡猾了,真像南蛮子一样。”娜木钟说:“姑姑,到如今改怎么办?皇上又是抱她回去,又是忙着宣太医的。”孝庄说:“到了这样,把她们两个升一升位份也就是了。”娜木钟不高兴的喊道:“姑姑!宁嫔又孕我不敢惹,难道连她们两都有骑到我的头上吗?”

    孝庄点着娜木钟的额头道:“巴氏生大阿哥时,一是刚出生就夭折,二是你那时才刚嫁过来,故而没有人说什么。如今宁嫔快要生产了,若你们还没有动静,可叫皇上怎么想,大臣怎么想?”娜木钟不依道:“我是科尔沁亲王之女,满蒙联姻历来是国策,皇上他还能把我废了?”孝庄语重心长的说:“终究还是有个孩子才是依靠。你若有了嫡子,谁敢动你?皇上或许不会废了你,但是你要知道满蒙联姻,蒙古可不止科尔沁一家。”娜木钟反驳道:“可是只有科尔沁的血脉最高贵,科尔沁的女子最俏丽。”

    孝庄又道:“可是科尔沁也不只你一个女儿呀!昔年,姑姑嫁给太宗皇帝无子,科尔沁又送来了我。我接连生了三个女儿,于是科尔沁又送来了我的姐姐。海兰珠一入宫就受宠,被封为宸妃,生下八阿哥。我第二年生下了福临。可是太宗皇帝为了海兰珠几乎荒废后宫。娜木钟,你还有姐妹侄女呢!若是科尔沁再送来一个,若是福临喜欢她不喜欢你,娜木钟你当如何自处?现在,生下嫡子,生下具有满蒙血脉的皇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可以放下。那两个再进一位,也不过是嫔和常在,见了你一样要下跪请安。若是你的姐妹侄女生下储君,你自己说,她见了你会有那么恭敬吗?”

    不久就要晋封的诏书颁下。乌苏氏进位答应,琬潆晋为嫔。琬潆又有不同,嫔实在是个微妙的位置,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有金册,可为一宫主位。皇帝后宫,后妃设皇后1名,居中宫,皇贵妃1名,贵妃2名,妃4名,嫔6名贵人、常在、答应,没有定数。所以,嫔和嫔以上与嫔一下,地位差别很大。晋为嫔以后,就不用自称奴婢、婢妾,面对比自己品级高的妃嫔只用称臣妾,对比自己品级低的则可以称本宫。皇后为正妻,相当于大妃、嫡福晋;皇贵妃至嫔,相当于侧福晋;而贵人、答应和常在只能被成为庶福晋。成为嫔以后,才真正进入了皇宫之中主子的行列。因为嫔是有定数的,所以有的人终其一生无法晋升到嫔。而向历史上乌云珠那样先封贤妃,再封皇贵妃的况是罕见的。

    如今顺治的后宫中有恭嫔、端嫔、谨嫔和恪嫔,其他多数常在、答应和贵人。巴氏生大阿哥,晋为为贵人。宁贵人有孕,也仍是贵人。孝庄应该是选择安抚了。琬潆今后除了孝庄、顺治和娜木钟三人,再不需要向其他人行大礼。前来册封的太监宣读诏书:“朕惟赞宫廷而衍庆,端赖柔嘉,颁位号以分荣。丕昭淑惠,珩璜有则。咨尔贵人佟氏,温恭冒著,夙效顺而无违。礼教克娴,益勤修而罔怠。曾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印封尔为珍嫔,为景仁宫主位。”

    一并送来了金册,上书:咨尔固山额真佟图赖之女佟氏琬潆为珍嫔。琬潆接了旨,赏过传旨的太监和服侍的宫人,按照规矩收拾东西准备搬入正。又有顺治命吴良辅来私下说,顺治喜欢琬潆在东配摆设的书房,不叫挪动东配的摆设。只叫琬潆收拾细软搬进正,其余缺的东西和吴良辅开口,自从皇帝私库中补齐。然后管事太监又领了宫人们来拜见。与上次不同,这次琬潆真正算是景仁宫的主子了。琬潆说了几句场面话,依例赏了。下面的人又送上嫔的首饰和服装。又分朝褂、朝袍、吉祥褂和朝裙。又有朝珠数串。嫔的朝珠是一盘珊瑚朝珠,另两盘为蜜蜡或琥珀材质的。

    又过了一会,许多妃嫔就前来贺喜了。先来的是乌苏氏,她也被晋升了位份,和琬潆互相道了同喜。接着来的是端嫔和恭嫔。琬潆亲的接待了,说了些仰仗了姐姐的福气,妹妹以后自当贤良守礼和姐姐们一起服侍皇上和皇后之类的话。恪嫔也很快过来了。这位汉妃一向在宫中处处小心,就是这样还免不了偶尔被其他妃嫔取笑为难,见琬潆并没有和自己为难的意思。温婉的道了喜,坐在一边不怎么说话。巴氏扶着宁贵人来了。琬潆没有想到,宁贵人再有几月就临产了,竟然还会过来,生怕她在景仁宫出什么事。

    忙走过去不叫她行礼,并扶着她坐下道:“妹妹是双子的人,竟然过来了,这可不是折杀我吗?快小心坐好,巴氏小留神些照顾着妹妹。”宁贵人心里是很不平的,自己进宫早,又怀了孕,这几月虽好些,往常也没少被皇后刁难,这样自己还没进位,倒是琬潆先封了嫔。嫔位本就只有六个,如今又被琬潆占去一个,宫中如今便有五位嫔了,等到自己生产时还不知是何等光景。不过好在自己怀有孕,不与他人等同,便扶着自己的肚子道:“平时几个太医轮流过来请脉,都道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壮呢。我时常出来走动走动对孩子也好,方不辜负了皇上和太后的期望。”

    端嫔闻言不留痕迹的撇了撇嘴,恭嫔倒是一如既往,带着点淡淡的微笑。琬潆自是不惧宁贵人的,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就是福全了,但是不能让她在景仁宫出什么事才好,她若有心生事,假装动了胎气,也难以提放。于是就柔声说道:“咱们能入宫服侍皇上,已是福气很大了,但谁又有妹妹的福气大呢?我又听说女尖男圆,妹妹的肚子里像是个小皇子呢。等妹妹生下小阿哥,只怕是要晋为嫔或者妃的,保不齐晋为贵妃也是有的。到时我再去给妹妹道喜。”见宁贵人面露喜色,琬潆便想加一把劲,把她弄走,也不叫人上茶上点心,便道:“只是妹妹也太不小心了。虽说走动走动对小阿哥又好处,只是景仁宫离妹妹的咸福宫这么远,若是累着了,又或是冲撞了什么,可如何是好?妹妹就是不过来,难道我又会和你计较不成,真真是太客气了。”

    宁贵人起初全凭着一股气,想来给琬潆添堵,现今气下去了,又担心有人做手脚对龙胎不利,立刻就起告辞了。几人又闲聊了几句,便陆续告辞了。恭嫔和端嫔留在最后,也是要离开了。琬潆道:“恭嫔姐姐离得远,我又是个懒得,道不常走动。上回姐姐托我寻的花样子,我如今得了,姐姐留下来瞧瞧如何?”恭嫔知道琬潆这是有话和她说,便和端嫔对视一眼,端嫔便先回去了。琬潆确实和恭嫔有话可说,早早便把红尘打发去御膳房递菜单子去了,娜木钟,你也该受点教训了。琬潆提高一些声音道:“我得了花样子,的不得了,就放在头呢!姐姐随到屋里去看吧!”恭嫔也应和着道:“我倒是要好好瞧瞧,和妹妹好好参详着如何搭配才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