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选

    第十二章初选

    佟夫人道:“潆姐儿看看这匹宝石蓝刻金丝的,也不错的。”琬潆不语,待到乌云珠离开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掌柜的说:“掌柜的,还有更好的,拿出来吧。”掌柜老脸一红道:“原也还有一匹,是不想拿出来的。只因这料子的方子已经失传了,便是我这绸缎庄每经眼这么多料子,再找不到向那匹的了。”说罢亲去抱了一匹布料来,小心翼翼的展开。道:“以前我还做小学徒的时候,就听老师傅提过一种天水碧的绸料,最是明艳雅致,只是方子却失传了。这匹是前朝仿天水碧所致,颜色稍深一些,是湖水绿的,又织了水纹刻丝。格格请看,这料子在阳光下,不同角度,样子不同,看起来可不就向水波在动么,比起天水碧也不差什么了。只是这方子也是失传了。如今我敢说,整个京城也只找到这一匹了。”

    琬潆向着佟夫人道:“额娘,就要这一匹如何?”佟夫人在刚拿出来的时候,就看的目不转睛了如今自然同意。掌柜的又说:“格格可以在这把衣服做好?刚才乌云珠格格要的花样子,我们这儿都有。好多秀女都到我这里打听,争着按乌云珠格格传出来的花样款式做衣服呢。”琬潆只笑着看那掌柜,只看得他说不下去了。那掌柜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道:“看我这张嘴,佟格格家里,针线上什么人没有呢。”琬潆让下人给他递了锭银子道:“把那匹红的和湖水绿的包了带走,那桃红的,按你说地做一件。”

    又盯着掌柜的淡淡的道:“要再有格格秀女来做衣服,你只管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告诉她们这届秀女乌云珠格格最出挑。不但长得好,心思也灵巧,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若有人来打听我做了什么衣服,只管说那件桃红的。”掌柜叫琬潆看的直冒冷汗,连忙答应了。琬潆走后,掌柜抹抹汗,对伙计说:“那佟格格不知家里怎么教的,叫她一瞧,愣是比见了皇帝老儿还紧张呢。”道还让琬潆说着了,乌云珠离开后,跟小丫头说道:“你等下找人打听一下那是哪家的格格,还有这回做的什么料子,什么花样。她也是个出挑的呢,将来好多亲近亲近。”

    到准备挑选秀女的时候,先由户部奏报皇帝,奉旨准后,立即行文八旗都统衙门,由八旗的各级基层长官逐层将适龄女子花名册呈报上来,到八旗都统衙门汇总,最后由户部上报皇帝,皇帝决定选阅期。佟图赖正兼着汉军正蓝旗的都统一职,自是早早地知道了选秀的时间。到了那天,佟夫人带着琬潆坐了骡车,到了神武门外,看着琬潆和其他秀女一样,穿了蓝布褂,背着包袱排队等着宫门开启后,由宫中太监的引导,按顺序进入顺贞门,很是掉了不少眼泪。

    倒是琬潆安慰佟夫人道:“额娘莫要伤心,额娘当年不也经过这一遭的吗?女儿自当好生照料自己,额娘且回去吧。佟夫人道:“我儿不要挂念,只顾着自己就是,额娘待你近了宫门再走。”琬潆进了顺贞门,口带了个小牌子,第一行写着秀女佟琬潆和生辰八字。第二行写着父礼部侍郎汉军正蓝旗都统佟图赖,第三行有写着祖父佟养正。

    进了顺贞门以后,现有小太监监察了包袱里的东西然后就有嬷嬷来给秀女验。琬潆十分反感,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着前面进验房的秀女,有的委屈的哭着跑出来,有的一脸害羞低着头出来。琬潆进去后,两个嬷嬷迎上来道:“是佟大人家的格格吗?王爷早就打了招呼了,格格只在里面坐一会,时间差不多了就能直接出去。”不用检查体当然高兴,若是单凭佟图赖的面子肯定是不行的,却是多亏了济度。于是打赏两个嬷嬷一人一个分量十足的金镯子,两人都喜不自胜,直道琬潆有福气,必能选中留着宫中。琬潆出来以后,看见乌云珠也从另外一个房间一脸红晕的出来了,看见琬潆还不忘过来打招呼。琬潆更加确定,在这里没有权利地位只能受委屈,有了权利地位就能让别人受委屈。

    这一关算是初选,只剔除体方面有明显不合格的秀女。其他秀女都带往储秀宫。储秀宫的管事嬷嬷将秀女们安排入住和宫女服侍。顺治年间,选秀人数还不是很多,每个秀女都有一个宫女服侍。待到秀女们把东西包袱归置好,管事嬷嬷把大家叫出来说:“如今,奴婢称诸位一声小主,只是诸位现在还不是奴婢的主子,有什么不好,奴婢还是管教得的。诸位暂且住下,和睦相处,学好规矩。待二选留了牌子,才真正算的上是主子了,这点奴婢也不多说了,每时间自有规定,卯时起,半个时辰内洗漱用饭,辰时半,嬷嬷们开始叫规矩。不懂皇宫规矩的小主们不用担心,嬷嬷们自会从头教起。已经在家学过规矩的小主们,再辛苦一回,跟着听一遍,宫里嬷嬷讲的更细致些。”

    讷敏也是这回选秀,不过两人没有分在一起住。和琬潆住在一起的是董鄂氏本家的格格金蝉,是个活波笑的女孩。两人互相认识了,金蝉又问琬潆在家喜欢什么,琬潆到:“我倒是很喜欢去庄子上打猎,只是额娘嫌我还小,总拘着我,不过两三个月松快一回罢了。”金蝉道:“我也是喜欢庄子上呢,更比咱们在关外的好得多。你听说没有,这次有叫乌云珠的也是一起选秀的。”琬潆道:“我额娘之前带我到绸缎庄选料子,她也带着个小丫鬟去。掌柜的都认识她呢!这道她是最有眼光的,传出来许多花样子,我看这回许多秀女带的衣服都镶了各样的花边,据说就是乌云珠格格最先想出来的呢。听说她不是你们董鄂家的格格吗?该是你堂姐妹吧。”

    金蝉气道:“我哪有福气有那样的姐妹。她阿玛立一个汉女做福晋,惹得大家笑话。知道的明白不过是董鄂家的远支,不知道的还不定认为我们董鄂家都不懂规矩呢!这次回去再给阿玛说说,不能轻饶了颚硕。”琬潆道:“好了,是我说错了,我又不知道,不过是听人都这么说罢了。我以前就听说过你,我还看着你们董鄂家的面子,让给她一匹料子呢。明儿,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你们必是说得来。是布占泰大人家的讷敏格格,姓瓜尔佳。如此,你可不许和我气了。”金蝉道:“也罢,这回且饶了你,端看明天讷敏格格如何。”

    第二天,学过规矩散了后,琬潆果然把讷敏找过来,介绍二人认识,二人子相合,一回便唧唧咋咋的说起来。琬潆打趣道:“好你们两个,好心介绍你们认识,到把我扔一边了。”讷敏不依,就来呵琬潆的痒痒。三人笑闹一回,金蝉道:“我原先也听说过你们两个,瓜尔佳家的讷敏格格和佟格格,说是都极擅骑的。只不过,总也没碰见过。”讷敏道:“就是呢,咱们这些人都是互相听说过的。满洲的格格们,互相做客,大都是认识或知道的。只是巧了,你金蝉格格的事我们不也听过,只是出去玩这么多回,硬是没碰见过,倒是和依勒佳、丹珠玩的好些。”琬潆道:“要让我说,咱们在外面这么长时间没见过,才到这,就认识了,可见是现在缘分才到呢!”讷敏有些难过的说:“可惜丹珠嫁到察哈尔蒙古去了,不然你们两个也定是投缘的。”金蝉劝道:“察哈尔阿巴亥旗强盛,又是经常朝见的,必是再能见到的。倒是少不得你们俩做个中人,介绍我们认识呢。”三人又商议了这几天怎么过,怎样打赏下人,二选怎么样等等。

    到了二选的时候,金蝉穿了件橙色绡花的袍子,又仔细化好了妆了,全红宝石的首饰。越发显得俏艳丽。琬潆看见了,忙道:“快换下来,你不怕……”金蝉道:“额娘自是和我说了。只是我规矩礼仪自又没有错的,怕她作甚。”琬潆道:“我这有一种粉,是掺了人参配的,抹在脸上显得皮肤有些黄,也稍微粗糙些,实际上最是有好处的,你快涂些在脸上。”金蝉不依道:“我偏要打扮的美美的,要她们看看董鄂本家的格格是什么样子的,天下又不只一个乌云珠。”琬潆见状,就由她去了,反正以金蝉的家世,二选是不会撂了牌子的。二选的宫妃是谨妃,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论辈分还是皇后的姑姑,只是不如皇后是孝庄的亲侄女,所以才封了妃。琬潆想以前电视剧上只有一个谨贵人,却没有听说谨妃,可见电视剧是经过加工的,不过幸好自家事先打听过了。

    讷敏和琬潆在先,都顺利的被留了牌子。又看见乌云珠今天打扮的也不很起眼,便知道她也不是纯纯的小白兔一类。等到金蝉时,谨妃见金蝉年轻俏,便很不高兴,又见她回话时神采飞扬。不见谦卑,于是就要撂了金蝉的牌子。金蝉不忿顶撞了几句,谨妃大怒,要人责打金蝉十板子。琬潆见了,和讷敏示意了旁边的几个秀女,一起出列求。谨妃边宫女见状忙也跟着求了。谨妃见琬潆几人态度良好,就道:“这回就不罚你,只是牌子断不能留的了。你也不要仗着董鄂氏是满洲老姓,我们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也不是好欺负的。选秀一结束,金蝉就哭着跑回去了。琬潆、讷敏忙跟着去劝。琬潆道:“你也莫要哭了,之前你非要和乌云珠争一口气,不听人劝,如今却在这哭,就不怕伤了子?”

    金蝉道:“我就是不高兴有些人整天乌云珠长乌云珠短的,我就不喜欢她。”琬潆哭笑不得,道:“你看整个京城,嘴里夸着乌云珠好的,心里却不一定看得起她,更不用说嘴上就说着说她不好的了,你一个董鄂本家的格格跟她计较什么。”讷敏也忍不住道:“谨妃也太过分了,真不把咱满洲看在眼里了。蒙古倒是嚣张。”琬潆道:“你小声点!太后心向娘家,你不见宫中妃嫔多出自蒙古,又有多少是出满洲的。咱们满洲贵女就是过了选秀,也不过给个不高的分位,蒙古的女子一来就是封妃封嫔的。”这时乌云珠也过来看望金蝉。金蝉是好强的,就收了眼泪。若是以前,金蝉定是要说乌云珠来看笑话,肯定要闹上一场。听了琬潆的话后,就不冷不的说几句话把她打发了。

    金蝉很快收拾好走了,琬潆想到:蒙古妃嫔要都像谨妃这样,也怨不得顺治不喜欢,今天这根本就是打了满洲贵族的脸,也等于打量顺治的脸。琬潆原以为,金蝉必是要留牌子的。金蝉是老来女,几个哥哥早就出仕,父兄在朝中都是得力的,比佟家更胜一筹。况且,不向琬潆祖父早早战死,金蝉祖父还健在,是太祖时的老臣,就是诸王贝勒都要给些面子。金蝉如今就是被撂了牌子也不愁找不到好婆家。只是谨妃这话一出,必是要结仇的。要论实力,科尔沁在蒙古四十九旗中也不过中上,至少比不上阿巴亥蒙古,只不过科尔沁出了哲哲和孝庄两个罢了。孝庄如是精明的,罚了谨妃,在多加赏赐还好些,只是这样董鄂家就是不计较了,满洲大臣们心存芥蒂是肯定的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