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谏

    第九章劝谏

    琬潆见佟图赖有所动摇,还是犹豫不绝道:“阿玛,且不说开科举这事本就是正理。您只想一想,与皇帝作对的人能有几个有好下场。不说本朝,便是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的时候,也是没有的。远的不说,太宗的宸妃过世时,郡王阿达礼、辅国公扎哈纳只不过宴饮取乐,便都被夺了爵位,从此厌弃了。这还不是朝堂政事呢?又哪个皇帝能容忍自己的江山却当不了家?如今的皇上更与太祖太宗不同,被睿亲王压制了多少年,如今正要当家做几件事,好显了自己的才干。若是群臣上书大力劝谏,恐怕他不认为大臣们是为社稷着想,只当欺他年幼,联合起来胁迫君王,竟是与多尔衮、阿济格之流相同。必是心里记仇呢。”

    “皇上如今亲政,纵然平定天下、功高权重的诸王动不了,但是发作几个勋贵人家必是无人敢劝的。阿玛自己是武将,管不到六部的事,又打算替哥哥谋划,将来补皇宫侍卫的缺儿。皇上要开科举,授及第者六部官职,与咱家又有什么关系?再者说,皇上要开科取士,一个为的笼络汉人之心,另一个恐怕就是对诸王贝勒位高权重有所不满,想要选拔一批汉人以为己用。咱们家可不是宗亲诸王,有所依仗,何苦跟着去开罪皇上呢?”

    佟图赖为难道:“不上书,可不就得罪了诸王亲贵,只怕他们也容不得咱家。”琬潆想了想道:“阿玛何不找与咱家相亲近的人家分说谋划一二。他们与咱家况相近,只怕也是不愿做出头之鸟。阿玛把咱们用汉人做庄头的说法讲出来,如此里子面子都有了,不愁他们不听。再私下上个折子,言明几点。一是汉人人多,要以汉治汉,当开科取士。但朝堂之上当以满人为主,兵部、吏部、户部不宜用汉人。二是前朝科举,多考较诗书,本朝当与前朝有所区别。不以诗词为主,可以治国之策和实务为主。要言明,咱八旗男儿,或许不精诗书,但于实务之上不弱于汉人,若八旗参加科举,亦能高中,必要让汉人知道我大清的江山是由于顺应天命,八旗强盛。三是奏请皇上开武举,以慰八旗之心。如此,应不会开罪诸王贝勒。”

    佟图赖又道:“如此上书全说汉人不如八旗的用,不是惹恼皇上了吗?”琬潆笑道:“皇上再想任用汉人,也必是知道八旗才是他的根本。若无八旗,只怕天下汉人立时就要谋反。阿玛只要支持皇上开科取士,皇上就必定十分高兴,不会计较别的。再有,”琬潆停顿了一下,接着道:“阿玛可私下与人透露,以答应开科举为条件,请求皇上大婚,只是这个却不要上书了。”佟图赖闻言大为高兴,当即出门找同僚朋友相商。

    果如琬潆所料,顺治看了佟图赖几人的联名上书,龙颜大悦。虽碍于诸王颜面,不得立时嘉奖,但觉得几人深慰圣心,可当一用,“以汉治汉”几字更是深具精髓。于是三月,顺治下旨许满洲、蒙古、汉军子弟科举,以甲第除授。四月派人祭祀孔子。而后答应诸王贝勒提议以大婚为条件,开科举。于是下令制定皇后大婚仪及皇后仪仗制,并定于八月,顺天府乡试满洲、蒙古为一榜,汉军、汉人为一榜,会试、试如之。

    琬潆已经十二岁了,明年正式选秀的年纪,在佟夫人安排下接受教引嬷嬷的指导。琬潆只觉得,这是自出生以来最难过的时候。本来,满洲的格格地位尊贵,自由很大,何况佟氏夫妇又十分疼女儿。琬潆特意要求学习琴棋书画。安排的是单上午习武,写字,下午学画,双上午读书,下午弹琴、学棋,晚上和两位医女学习医术。十休息一次。若佟夫人待琬潆赴宴,或有女伴相邀,就休息一天,实际上很是宽松。学医是保命之道,读书可以借此了解政事,这两样琬潆十分用心。并且特意,练习左手写字,与右手字迹形体不同。至于其他,就轻松多了。

    前世本就在父亲的高压下学过,如今只缺一个理由,可以表现出来而已。请的师傅是汉人,也不认为满人格格,能会什么。只当小女孩贪玩好奇而已,平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明目张胆看账册医书,他们也不会管的。佟氏夫妇倒是不懂这些,问师傅们琬潆如何,自然说格格聪慧。倒不是琬潆不尊师重道,只是师傅们很敷衍,远不如前世父亲的言传教。自己也对他们的水平抱有疑问,至少教导棋艺的师傅,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如自己前世十几岁的水平。

    琬潆心里很是得瑟了一把,看来有些东西还是靠天分的嘛!比得上姐的人能有几个。琬潆心里清楚顺治早年没有受过系统地教育,这从他后来心不成熟的表现上也能推断出来,不比自己被父亲手把手的教导。顺治后来刻苦读书,凭借不懈努力诗、书、画、文皆好,自己在这些方面不一定比乌云珠有灵,但以自己的水平应付顺治肯定够了。 至于心有灵犀、诗词相合留给乌云珠做好了。

    这些年,琬潆很是设想过多开商铺酒楼,组成商业联盟,即可赚钱,又可安插耳目。还详细的做了一个计划书,包括经济部分和监察部分,前者根据眼前的经济状况作出安排,后者更是琬潆的本行,把家中训练人手的手段中,可以采用的部分罗列计划出来。前几年,天花肆虐的时候,琬潆趁机救了一些人,从中挑选可用的人手。顺治初年,逃人法十分严酷,只要签了卖契,只要不是特别严酷,活不下去,卖为奴的人基本上不愿意逃走。这些人都安排在过到琬潆名下的小汤山的庄子里,接受一下训练学习。这样启动人手就有了。

    只是琬潆下决心大干一场之前,蓦然发现,便是现代做生意有时还要讲究一个后台,何况是清朝。更别说训练耳目,基本上发现了就是死罪,祸及全族。琬潆十分不甘心,难道真要等到以后给康熙用,好像康熙和雍正都做过训练耳目的事。只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琬潆想来想去舍不得把计划书毁掉,但是留下又像一个炸弹。此时虽有传教士,但能看懂英文的毕竟不多。最终把训练人手耳目部分烧掉,经济部分改用英文誊写一份,锁好,原本也同样烧掉了。

    此时,琬潆要学习穿着花盆底,怎样走得稳,走的美。讷敏也开始穿花盆底鞋了,只是走路东倒西歪,不能见人,每每提起,必要抱怨一通。琬潆倒不像讷敏那样反感花盆底鞋,只觉得这鞋才更接近后世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很有感觉。讷敏不说,便是依勒佳和丹珠,穿着花盆底鞋有两年了,也羡慕琬潆走路姿态优美。待琬潆穿着花盆底鞋也很稳当窈窕后,嬷嬷们便开始教授宫中礼仪,琬潆不得不经常反反复复的做一些要求的动作。如今佟夫人也不叫琬潆读书弹琴了,每天只以和嬷嬷学习为要,琬潆十分苦闷。

    佟夫人也有些看不过去道:“我的儿,额娘亦知道你学的烦闷。本来额娘和你阿玛想着找个家世不错的相近人家,把你嫁过去。但是如今我儿生的这样好,只怕是由不得自家了,不是留在宫里,也可能配了皇室宗亲。额娘只担心你将来受苦,皇宫王府不比其他,务要学好礼仪规矩,将来才不至于艰难。待到本月十五,额娘带你去进香,让我儿松快松快。”琬潆道:“女儿知道了,额娘不要担心。只是十五,前去拜佛进香的人必然极多,没得好不容易出去一趟,竟是受累。不如十一、十二去吧,离现在也还有几天,开始准备也紧够了。

    于是便定下十二前去进香。十二一早,琬潆早早起洗漱,由丫鬟服侍着装扮起来。琬潆的容貌与前世相同,与佟氏夫妇不太像,不然如果换了一张脸,只怕心里便扭的很。以前的佟佳氏想必无此容貌,不然不会在乌云珠进宫之前,也是无宠多年。材已经开始发育,十岁以后,琬潆就十分注意多吃富含维生素E和维生素B的水果蔬菜,减少类的进食,改以蛋类代替,又十分注意吃一些向黄豆猪手汤、豆浆、酒酿蛋等富含雌激素的食品,而且每天坚持按摩全。这时按摩是自己动手,不要丫鬟服侍,却是因为自己按摩时,适当的心理暗示能够促进良好材的养成。只不过现在琬潆的材只能算玲珑有致,远比不上前世的火辣,不过考虑到年岁尚小,便释然了,只是决定要多做瑜伽,争取赶上前世的材。

    你此时满洲旗装,多是直筒装,而且穿起来容易前摆过短,后摆过长,显不出材。琬潆便叫把腰稍微收一点,再有几个地方改动一下,效果便好了很多。琬潆极红色,特别是绚烂的大红,如今琬潆的衣服里面,大红色的就有好几件。红色只有正妻才能穿着,如果将来入了宫,必是要避讳的。随着选秀的临近,琬潆对红色越发喜,又拿不同的大红衣料,新做了许多件各种花纹款式的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