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道雷

    第三章又一道雷

    太太的娘家母亲是觉罗氏的老太太,听到外孙女不肯吃,急忙赶了过来,并且还带来了找的几个娘,要她们分别试着喂琬潆。奈何无论哪个娘,怎样哄着,琬潆都只是挣扎,并不肯吃,这才只能作罢。见太太急得直掉眼泪,觉罗老太太便对女儿道:“姐儿生的贵,不肯吃也是有的。若一味这样着,姐儿哭闹不休,对体也是不好。如今只有学那穷苦人家,请不起娘,自己又没有水的,去寻牛、羊的来喂姐儿。先去取了牛,煮开,等到温温的再来喂姐儿,且看姐儿肯不肯吃。”

    不一会,便有丫鬟端了煮开的牛过来,吹到不太烫了,觉罗老太太,亲自把姐儿抱起,用小小的勺子舀了一点来喂。琬潆见自己的外祖母来喂,肚子里早就饿得受不住,不过不肯喝人,才硬撑着罢了,见是牛,便大口喝起来,喝完还不住地催促还要。觉罗老太太见琬潆肯吃,便慢慢地一勺勺地喂着。待喂了大半盅后,琬潆再要,便不肯再给了,只把琬潆竖着抱起来,轻轻拍后背。过了一会,才把琬潆递给太太。太太擦干眼泪,把琬潆接过来,有对觉罗老太太说:“究竟是额娘有见识,我见潆姐儿不肯吃,便急得六神无主,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劳烦额娘来走一趟。”

    觉罗老太太道:“便是今个不来,明儿也是必要来看你和姐儿的。你没有婆婆,直接可以自己当家,不必到婆婆面前立规矩,确是有福,只是这遇事没个有年纪的给你照看着,少不得我多费些心。如今姐儿肯吃牛,你派人到庄子上去寻那刚下了小牛没几的母牛的牛来,也是极补子的。便小心照顾着姐儿也就是了。”又道“却说姐儿已有了名字?”太太便把老爷那的话说了。觉罗老太太道:“我看潆姐儿便是有福气的,有福的人难免贵些。女婿是个有见识的,只依了他的话,不要声张,这回也莫要再对外人说。”见女儿不解,又说道:“琰圭美玉,气运绵长,岂是随便说的,你只记在心里就是,说出去不免冲撞了。”见太太记下,又问了如何坐月子,洗三的事如何安排。又嘱咐了女儿几句,便起回去了。

    待琬潆过了满月,老爷便回了军营。琬潆每只吃了睡,醒了再吃,再就是根据别人的谈话推测一下这家的况。自己的哥哥,大约五六岁的年纪,每天都要跑来看看妹妹。琬潆心好便,呜啊几声,算是打招呼,不高兴,就扭过脸不理。到了五六个月,可以喝点蔬菜糊糊,吃点炖鸡蛋的时候,大松了一口气,这每天喝牛子,总算熬过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炖鸡蛋竟这么好吃。人家的小孩几个月说话,琬潆不清楚,自己是到了**个月的时候,才能含含糊糊的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几个字。若想连续说几个字,舌头不灵活,打弯,被自己口水呛到的时候都有。老爷这一年多都不曾回来,连琬潆抓周都只是派人送了东西回来。听下人议论,老爷攻打一个好像叫什么金塔口三台的地方时立了功。

    抓周的时候,琬潆很是考虑了一下。古代尤其现在还在打仗,医疗条件不一定好,自己对中医有一些了解,但不是很深,而且若没有人教导,肯定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不能解释自己是怎么会的,而且听说满人很容易感染天花,而且一旦得上,死亡率很高。自己只知道可以通过接种牛痘来避免,但是究竟怎么样,还要实际试验一下。所以,最好能请人来教一些医术,但是家人不一定支持。那么,为了以后学医有借口,现在最好抓摇铃。如果只抓摇铃,别人有可能看不起,那就再抓一个官印。于是琬潆便一手抓了摇铃,一手抓了官印。待到琬潆一周多,能连续将几句话以后,便缠着太太要听家里的故事。从太太的话中推断出,这是什么人家的后,琬潆十分庆幸抓周选了摇铃。

    那时太太被琬潆缠着要听家里的故事,想着女儿要连自己的况都不知道,实在讲不过去,况且丈夫不在家,这些自当由自己说。便道:“潆姐儿,你且听好,额娘今个就给你仔细讲一讲咱们佟家的事,你可不要听着听着便不耐烦了。能记下多少是多少,等你阿玛回来,见你这些都知道了,也让他高兴高兴。”琬潆想,原来自己现在姓佟,好像佟是满洲大姓之一吧。佟夫人接着说:“咱佟这一姓,在辽东算是大姓了,佟姓从那里起源,因为太久远就不可得知。家谱上第一代,是明初封的镇国将军,离现在都二三百年了。这佟姓又分马察、雅尔湖、加哈、佟佳和其他各地方这几大支,原就能说汉话,识汉字,与汉人亲近。咱家算是佟佳这一支,你祖父的名字是上佟下讳养正,咱这一支是在你的祖父时全族一起投了太祖皇帝,成了旗人。太祖元妃是咱这一支的远亲。你祖父和大伯战死后,你阿玛就袭了你祖父的官职并且改了名字。你阿玛的名讳是佟图赖,现在领着兵部右参政,随大汗攻打锦州去了。你大哥的名字是佟国纲。你外祖家姓觉罗,舒觉觉罗氏……

    接下来的话琬潆已经听不清了,耳边只不断回响着佟图赖、佟国纲、佟图赖、佟国纲…… 两个名字。佟夫人见女儿神游天外,只当她不耐烦了,便不再继续讲。琬潆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记得历史上好像康熙的亲娘就是姓佟,好像是佟妃来着,她爸叫佟图赖,哥哥叫佟国纲,弟弟叫佟国维。因为佟妃的侄女嫁给了康熙,是四四的养母孝懿仁皇后。当时还特别百度过她和康熙生母孝康章皇后。如果这佟家没有第二个女孩的话,自己就应该是历史上康熙的那个短命的娘。丈夫不喜欢,杯具,儿子不在边,还是杯具,好不容易熬成了太后,没几个月就死了,这简直就是充满杯具的茶几啊!啊!啊!

    如果佟家再生个女儿,那皆大欢喜,从小教育她相信男人那张嘴,不如相信世上有鬼,一定要让她心态放稳,这样也不用刚当上太后就病死了。如果佟家只有自己一个女儿,那八成就要自己上了,能不被选上是最好,关键是选秀是别人选你,不是你选别人呀,佟妃当年怎么选上的,轮到自己肯定差不了多少,总不能为了选不上来个毁容神马的。顺治那个小胖子喜欢谁喜欢谁好了,自己肯定不会终伤心以泪洗面,等到康熙即位就熬出头了,康熙对嫡母和自己老爸的废后都能孝顺,对自己亲娘肯定更好。

    这样说起来也不错,这可是古代,就算嫁到平常人家,也一样要三从四德,要是遇上了恶毒婆婆、刁蛮小姑,岂不是哭都哭不出来?而且恐怕也要面对三妻四妾,一样劳心劳力,见了贵人还要三跪九叩的。如果进宫,也就忍耐十年左右的样子,到那时才二十多岁,反正也没打算能在清朝找到个投意合、两相悦的老公。

    既是这样,现在一定要早早打算一下。首先一定要好好调养体,现在看起来体还不差,以后再大一点,要好好锻炼一下,想办法说服阿玛额娘找个大夫来教自己医术,后宫之中不是那么好混的,想要平安活到康熙朝,也是要有点本事才行的。各种食物、药材药如何,混在一起有没有相克的,最好能认清这个时候的常见毒药,如果自己能试着配几种不易发现,容易携带的就更好了。如果被选进宫,先要低调再低调,孝庄一定更喜欢蒙古妃子,不要让她认为有威胁。虽然现在旗人家的女孩都不学琴棋书画,认为那没有用,自己还是要跟阿玛额娘提议要学一下,反正自己本就会一点,就当是为将来的工作提前培养工作素养、提高竞争力好了,争取和顺治有点共同语言,好在乌云珠进宫之前生个孩子。

    等乌云珠进了宫,顺治八成就对她一见倾心,二见痴,他们喜欢恩,就让他们恩去,自己肯定不会因此郁闷,糟蹋体的,他们再卿卿我我,就当成是浮云。孝庄的注意力一定会大部分集中在乌云珠的上,自己那时差不多就安全了,在一旁看他们母子玩拉锯战就好。乌云珠能让顺治一颗心都放在她上,肯定会是其他妃子的眼中钉,别说皇后,就是孝庄估计也容不下她,自己只要在一旁明哲保,要真有机会就推一把。等自己到大了,还要小心提醒阿玛,要注意和顺治保持相近的政治立场,不要大肆圈地,不要出头反对满汉一家,还有什么来着,记不得了,总之,不要和顺治反着干,不要惹他讨厌。诶!自己一个一周多的娃娃,为什么要考虑这么长远,这么高深的问题啊!这是何其郁闷的人生!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