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第二章原来是穿越啊!

    当再度拥有意识的时候,只感觉一阵疼痛传来,体自发哭了出来,耳边好像听到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婴儿的啼哭?好像有哪里不对。有听一个女声道:“太太大喜,生了个姐儿!”又有一个稍微虚弱的女声道:“快报来给我看!”  “太太好福气!这姐儿的小鼻子小眼,可不就是随了太太,真俊俏呢!” 一会,又有一个年轻的女声道:“老爷知道太太生了个姐儿,很是高兴,说是早就请高人起好了名字,若是个哥儿,就叫琬翎,若是个姐儿,就叫琬潆,特教报与太太知道!”

    这耳边的话,真真觉得奇怪,难不成到了人家生孩子的产房里面了。这又是老爷、太太、哥儿、姐儿的,听起来奇怪的很。便强忍着集中意识,使劲睁开眼,把手举到眼前,只见一只皱巴巴的、的小手,这不是自己原来的手!正此时,有听人说:“太太快看,姐儿睁眼了呢!”好不容易才集中了些精神,听到这话,险些又晕过去。莫非自己成了这婴儿?也是,先前好像是飙车,然后便没有记忆了,醒来便到了这儿了。

    看来自己便是她们口中说的“姐儿”,名字好像模模糊糊听着是叫婉灵还是婉莹的。太太则必是刚生产的女人,自己这一世的母亲,老爷则必是自己的父亲。其他应该是产婆之类的人。这话音虽有些奇怪,倒也听得明白。老爷的称呼,现代已没有人叫了,至少是民国,又不知是不是历史上有的朝代,现在有没有战乱,这家里过的如何。即被称作老爷、太太,相必有下人,应该不至于太过艰难吧。有心再听几句,分析一二,只奈何体不听使唤,很快便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正被人抱在怀里,仰起头瞧瞧,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妇人,眉眼有神,一看就是个利索的人,正对着面前一个三十岁上下,面容刚硬的男子说话:“确是妾不好,老爷急急忙忙地赶回来,妾却没给咱们家添个哥儿,这一回却是生了个姐儿。”那男子道:“夫人休要这样说,咱家已有了个哥儿,再添个姐儿才是高兴的事呢。且咱旗人家的姐儿、姑金贵,都是要参加选秀的,以咱家这样的家世,若不配了宗室皇亲,必是要嫁出去做当家的,岳父却是贵亲呢。”

    原来是旗人家,这就是清朝了,他们说的话虽与普通话不同,却也是汉语,这必然是清朝中后期了。不知是不是九龙夺嫡时候呢?清穿不都很容易是康熙朝中后期么!传说太子是邪魅颓废男,四四冷酷冰山男,八八温柔君子男,老九妖孽桃花男,十三十四阳光健气男,都是帅哥呀!这家会不会牵扯到夺嫡中去?

    老爷又说到:“这回我从战场上赶回来,路上遇见一个老书生遭难,想着为你娘俩积德,就顺手救了一把,那老书生原是很读过几本书,后来遭了难,我瞧他倒有几分才学,却不想是个高人呢。得知我匆忙归家,是因为夫人临盆,便要为我卜上一挂。然后直说夫人这胎很可能是个千金,且是极有可能生在正午。又道今年乃庚辰龙年,云从龙,兴风雨。如是个哥儿也罢,如是个姐儿,生在正午,阳气极旺,虽是不易招惹鬼魅邪物,却恐五行缺水,无生灵之气,阳盛虚,不好养活。”

    太太急忙问道:“如此,可怎么是好?”老爷说道:“夫人莫慌,那老书生又说,如是哥儿,可取名琬翎。翎者,孔雀尾羽,所谓顶戴花翎,建功立业。若真是个姐儿,就取名琬潆。琬者,琰圭美玉,最是养人,浑圆而无棱角,婉柔静好,气运绵长。潆者,水之回环,延绵不绝,又有上善若水之意。姐儿娶了这个名字,多喊多叫,必定无碍。我当时却叫他唬住了,谢过,又酬了他几两银子。之后,回来的路上,便想那老书生莫不是想要骗些银子做盘缠,他却怎能知道夫人这胎生在正午。不想回到家后,夫人果真正午生了个姐儿。可见,这世上还是有高人的,此后,咱们女儿便叫琬潆了。”

    太太又道:“咱旗人家的女孩儿,从小并不起名,只大姐儿、二姐儿的叫,待大了方取名,待到十一二三,快要选秀、嫁人了,方才入族谱,咱们如今是仍叫大姐儿,还是怎么叫呢。老爷道:“旗人家的女孩儿,素来如此,嫡出小姐出门前方可入族谱。庶出的想要入族谱,或者嫡出的想要小时候便入族谱,却是不能够的。如今咱家,父亲、大哥都战亡了,长辈俱无,我鼎立门户,亲戚有又管不到。只等姐儿满月后,进宗祠祭拜一番,告诉祖宗父母咱家又添了个姐儿,求他们保佑一二,再顺道把姐儿的名字写上族谱就是了,也不必声张,祖宗便是知道咱姐儿是叫琬潆了。家里人只叫她潆姐儿便好了。”那太太已有了哥儿,便是亲朋也无话可说了,今又得了个姐儿,嘴上虽说着妾不好,心里却对自己女儿的紧。听丈夫对姐儿上心,又早早起好了名字,心里十分受用,只不表露出来罢了。

    便又问丈夫前方战事如何。琬潆心里只想,这万恶的旧社会呀,女子地位低,连起个名字,上个家谱都低人一头,更别说其他自由了。姐这算不算,辛辛苦苦二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只怕比解放前还有不足,早知道就不去找刺激,跑到郊外去飙车了,这回刺激大了!又猛然觉得不对,这有战事就意味着不太平,莫不是准葛尔叛乱,又或是反清复明、白莲教起义,千万不要是太平天国起义或是清末革命起义呀!现在究竟是哪个皇帝在位,这家又是住在什么地方呀!

    老爷又道:“我这次回来,原是大汗停兵休整,方了一部分将士归家探看,姐儿满月过后我便要回军营的。我回来前,听说大明反了李自成,咱大汗就是先考虑是看继续打,还是将和。”“既是大明有了反叛,何不趁机攻打。”太太不明所以。老爷摇头道:“你懂什么大明皇帝素来软弱,对咱大金是能不打就不打,便是开战,朝中宦官和一些文人总是扯武将的后腿。那袁崇焕,连咱老汗王、大汗都头疼的人,竟是死在了大明皇帝手里。咱大金今天打一块地,明天再打一块地,这大明总有一天是咱大金的天下。若李自成的军队,骁勇善战,灭了大明,还不是要来和咱大金打起来,若这样,大汗必是要讲和,先让大明收拾了李自成,咱们再去收拾大明。只是也不一定呢,这锦州都打了两年了,祖大寿、洪承畴实在难缠,大汗未必会愿意无功而返。是战是和,这回休整过后,便有分晓。我也是要赶回去的,到时你在家中好生调养体,照顾好哥儿、姐儿。”

    太太又劝道:“毕竟大汗已改国号为大清,以后还是改称皇上的好。”“夫人说的正是,为夫以后也要记着改口。”琬潆只觉得一阵发晕,李自成、大明、大金、洪承畴,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又或是自己记错了,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好吧,装鸵鸟是木有用的。李自成都出来了,接下来几年就是清军入关,再接下来就是嘉定三、扬州十大屠杀。诶,郁闷!以自己现在的况,想这些也没有用,还不如想想自己现在的老爹打仗会不会受伤,能不能平安。貌似这个自己也还是管不了。以前,父亲从来不用自己担心,自己现在到了这,他一定有些伤心吧,还有阿弟。不过他们两个,也都不是一般的人,抗打击能力强,还不如想想自己在这该怎么过吧,说不定在这有什么坎儿要过呢。只不过清军还没入关,这家又是旗人,怎么讲的竟是自己听得懂的汉语呢?想不通,也只能作罢。

    如果可以的话,琬潆一定想给自己你巴掌,说不定还能把自己抽回现代呢。飙车的时候感慨谢婉刚烈,自己很快就壮烈了一把,来了个梦回大清,要是康雍乾的时候,还能安慰自己是出门长期旅游一回,享受一下古香古色古代文明,现在可还打着仗呢?平时,发指示让手下干掉几个人,摆弄一下中国传统毒药或是现代刚推出的神经毒素十三号,就被人说成狠毒。可那样自己毕竟没有临其境,和现在打仗死人大屠杀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好不好?~~~~(>_<)~~~~,八八、四四,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就是活到那时候,也是老太婆了呀!

    叫你乌鸦嘴!刚说过不知道有什么坎呢,现在坎就来了。太太见琬潆醒了,急忙叫娘前来喂。琬潆见老爷出去了,娘解了衣裳,要过来喂。吓得摇头蹬脚,琬潆那么个有洁癖的人,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喂。便是送到嘴里,也要挣扎着吐出来,并且极其丢脸的哇哇大哭。太太见无论试了几次,从早折腾到晚上,女儿无论如何都不吃,只要一有人喂,就哭得歇斯底里,只好把女儿抱在怀里哄着,果然便不哭了。没有办法,自己婆婆早就不在了,当年养哥儿时,喂也没叫人费劲。只好差人去请自己母亲。琬潆十分庆幸躲过一劫。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