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三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四十三章、

    宋小西虽然答应了结婚,但总归心中百般不愿。接下来的许多天她都在挑刺和跳脚中度过,或者掐着腰在上蹦得毫无形象,或者以绝食抗议江承莫和两家长辈的强权,更遑论让她去买点水果捎管牙膏。虽然这些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但她如此乐此不疲,终于成功惹毛了江承莫。

    宋小西第N次拒绝吃饭的时候,江承莫脸色一沉,“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

    她的脖子本能地缩了缩,小声说:“你想干什么?”

    他抱着臂看着两手两脚一起抱着桌脚不放的宋小西,说:“我数到三,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吃中饭。”

    宋小西梗着脖子:“我要是不出来你想怎么办?”

    “昨天晚上的事现在再来一遍?”

    宋小西脸皮一红,踹过去一脚,又赶在他捉住她之前缩回来,声音比方才更小:“你就不能换个句式吗?连着三天都不重样,你就不嫌烦吗?”

    “谁让你连着三天不吃饭?”

    “……”

    又过了五分钟,一贯以矜持自居的江承莫终于忍无可忍,纡尊降贵地弯下腰,跟着一起栽进桌子下面,强行拽着宋小西的胳膊把她拖了出来。

    他拎着她的衣领一直到洗手池前,把她两只爪子塞进水龙头底下,宋小西扁扁嘴,江承莫淡淡地问:“你迟早都要结婚,为什么不想现在结?”

    宋小西吸吸鼻子,大声说:“反正你一天迟早都要吃三顿饭,你怎么不一次吃完?”

    他嗤了一声,把她的爪子捞出来擦干净,又拎着衣领一直到餐桌前。宋小西一坐下摸到桌面就立刻埋头趴在了上面,开始小声地哭,抽噎的声音带着点儿有模有样的悲伤意味,肩膀还在一耸一耸。

    江承莫揉了揉眉心,说:“前天你这么闹是想让我排队给你等签名,昨天这么闹是想让我批准你出国进修两年半,这回你又想提出点儿什么?”

    宋小西抹着眼睛抬起脸,又抽搭了两声,江承莫夹起一只丸子塞进她嘴里:“说重点。”

    “……那你得先答应了我再提。”

    江承莫凉凉地说:“那你继续哭吧。反正你昨天的要求我没答应,也没见你的哭声撑多久。”

    “……”宋小西唉声叹气地捂住脸,然后从手指缝里搜索江承莫的脸色,小声说,“以后就一周一次,不能再多。”

    江承莫的额角跳了跳,果断拒绝:“不行,换一个。”

    “就这个。”

    江承莫重新拾起筷子,淡淡地一锤定音:“没门。”

    紧接着宋小西连续第三天第三遍开始念:“你不尊重人权!凭什么事事都要依着你的意思啊?我现在就没人权了,结婚了可要怎么过啊……江承莫,我讨厌你!我恨你!我诅咒你!我不要跟你结婚了……”

    江承莫在她叽里咕噜的念叨中吃完中饭,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转端着她一筷未动的饭碗往厨房里走,宋小西立刻住了嘴,拽住他的衣角:“你干嘛?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江承莫屈起手指弹到她的额头上:“我去给你一下,可以了?”

    “……”宋小西两只手从后抱住他的腰,依然不忘讨价还价,“那每次以后我说停的时候你必须得停。”

    江承莫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诡异地笑了笑。

    宋小西陡然警铃大作,直觉要逃,但手还没有抓住东西就被他眼疾手快地箍住了腰,转瞬间堆在了一旁的装饰架子上。

    她被他限定在狭小的地方,宋小西张张嘴:“你,你想干什么……”

    “宋西,”他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眼神开始变得深邃,手指探进她的衣服里,慢悠悠地开口,“我不想停的时候你挡得了么?”

    “……”

    宋小西很郁闷,宋小西很憋屈。她之前事遂心愿惯了,如今却在结婚这件大事上深感自己被强买强卖。先是被哄得一时脑去登了记,随即被长辈们按着订了婚,再然后被强塞了诸多的结婚礼物,再接着就被江承莫架着胳膊去拍婚纱照品尝结婚蛋糕。后来他又要她去选结婚礼物,前一晚被折腾得昏昏睡的宋小西愤怒地大叫一声“不去不去就是不去”,两眼一合,裹紧了被子在上直接装死。

    时间临近宋小西一年一度的高中聚会,宋小西被江承莫送到酒店门前以后就被围攻。

    挤眉弄眼的同学甲:“小西,刚才拿黑色大奔送你来的那个是你的谁呀?”

    宋小西:“啊哈。”

    不怀好意的同学乙:“我怎么记着去年宋小西还说你那位江哥哥就只是你的哥哥了呢?那现在你是在跟谁订婚呀?”

    宋小西:“啊哈哈。”

    同学丙:“甭哈哈了,今天晚上你就等死吧!”

    宋小西:“啊哈哈哈。”

    宋小西被灌了数杯啤酒,而后她高中时代暗恋的对象,曾经的班长大人单独过来给她敬酒。宋小西眯着一双醉眼仰头看他,不再度感慨起自己悲催的命运。她一直觉得江承莫虽然符合她的审美,但却绝对不符合她的相。明明她喜欢的人应该是高中班长的这个样子,玉树临风,和蔼可亲,对女孩子呵护有佳,笑起来体贴温柔,说话的时候温和而轻松,就像是一缕清风,沁人心脾。

    却没想到此生要嫁给那么一个闷,毒舌,没趣,半点不懂浪漫,除了赚钱和花钱以外再没其他好的人。

    宋小西再度呜呜想哭。

    她如今对着暗恋对象的时候还是有点本能的紧张,以至于对方微微一笑,她握着酒杯的手指就停了一下。在被班长大人的口才忽悠得又灌下一杯啤酒以后,宋小西听到他笑着说:“实话讲啊,我高中的时候还暗恋过你来着。”

    宋小西望着他,眨眨眼,再眨眨眼,半晌尾音上扬地冒出来一个“啊”字。

    温柔好看的班长大人笑起来:“高三的时候咱俩有回被安排成前后桌你还记得吧?”

    “记得……”不仅记得,还很记得。宋小西初初知晓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乐得晕过去。

    “我有一次以借课本的名义往你的住处打电话,结果你兄长代你接的,说你不方便接电话。”

    宋小西迟钝的脑袋想了又想:“我不记得有这回事……”

    “我就觉得你应该不记得。”班长大人接着说,“我当时本来要挂电话了,结果你的兄长阻止了我,语气含蓄又和气地询问了我的祖上十八代,还有家里几亩地院里几头牛,然后直截了当地问了我一句,同学,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

    “……”

    “我被他一诈,最后说了个是。接着他就非常客气地挂了电话。”

    “……然后?”

    “然后第二天我跟你就调离了座位。”

    宋小西张张嘴:“……”

    班长大人的酒窝在脸颊上若隐若现,笑得如沐风,诚恳无比:“我可是一句没掺假。你那位兄长是哪位,你应该知道的吧?”

    宋小西继续张张嘴:“……”

    宋小西因为这件事,对江承莫的怨念又深一重。以至于他来接她的时候她砰地一声关了车门,无缘无故推了正在把玩手机的江承莫一把:“别挨这么近,我不认识你。”

    江承莫瞅了她一眼:“你喝醉了?”

    “你才喝醉了!”宋小西叉腰瞪着他,“你知不知道拆散姻缘是要天打五雷轰的?”

    江承莫抬眼看了看车外,打量了她一眼,说:“继续。”

    “你还记得我们高中时候的班长吧?”

    “好像换了三任,你指哪个?”

    “最帅的做了两年班长的那一个!”

    “记得。怎么了?”

    宋小西的后燃起熊熊火焰:“你凭什么擅作主张代替我做主?我不就让你在我洗澡的时候代我接了一次电话吗?你就是这样接电话的啊?当时还对我说什么是垃圾电话给我删掉了?江承莫,你要死!”

    江承莫神色不改,闭着眼靠住椅背,慢悠悠地说:“高中谈恋你还有理了?”

    “别想转移话题!一码事是一码事!阳奉违你还有理了?”

    江承莫刷地睁开眼,冷冷地瞥过来:“我代劳你还不愿了?难道你还要答应他?”

    “……我为什么不能答应他!”

    “说起话来女里女气,长得粉面桃腮,做事优柔寡断,你那时候就这眼光?”

    “那叫温柔!温柔!什么女里女气!难道你长得就不粉面桃腮!你不也是小白脸一个吗!唇红齿白,柔得要命!”

    江承莫脸色一沉:“宋西,注意你的用词。”

    宋小西一个抱枕扔到他头上:“注意你个鬼!我要跟你分手!”

    江承莫把她强制按在座位上,两手两脚都被他固定住,嘴巴也被他捂住:“你喝醉了,需要睡觉。”

    宋小西伸出舌头了他一下,然后趁他失神的功夫对准他的虎口,狠狠咬了一大口。

    接着两人便极没形象地扭打在一块儿,宋小西喘着气踢他抓他咬他,过了一会儿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来:“江承莫,你不会从高中那会儿就喜欢我吧?”

    “……”江承莫把抱枕扔到她脸上,放开她,然后坐端正,淡淡地说,“你喝醉了。”

    “那就是真的了?”

    “你喝醉了。”

    宋小西和江承莫结婚的那一天,T城一扫连续一周的沉天气,鸟语花香,惠风和畅,晴空万里。

    宋小西还是有点儿不愿,于是只好安慰自己,她跟江承莫的结合是命运作祟,上天注定。她就是上天派来解救他的,如果没了她,那还不知道这个又死板又无趣的男人的下一任老婆藏在哪儿。

    宋小西穿着不是她自己挑选的婚纱,缓缓走上红地毯。

    四个月前,她和江承莫再度因为芝麻绿豆的小事吵了一架,宋小西一怒之下跑到外地待了长达两个月。等她被江承莫接回来,才发现订制婚纱已经来不及。宋小西再次大发雷霆,江承莫把她拖到婚纱馆里,在她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前,已有工作人员摆着笑脸抬出了刚刚空运过来的婚纱。

    婚纱长短正好,宽度正好,也美得正好,并且衬得她姿纤秾合度,腰肢曼妙。宋小西存了找碴的心却半天挑不出毛病,憋了半天,说:“这是谁选的?”

    江承莫:“我。”

    宋小西眼睛不眨:“这款不好看。”

    江承莫眼睛也不眨:“那你就凑合着穿。”

    “……”

    婚礼上,宋小西仍旧在低声碎碎念:“你凭什么又自作主张!我自己的婚纱我还不能自己挑吗!”

    “……”

    “以后我做主也把你公司卖了行不行?你就不会把我早点从外边接回来吗?你成心的是不是!”

    “……”

    “我一生就结一次婚,你竟然不让我圆满!”

    江承莫面无表地看着前方,忽然嘴唇动了动,开口:“我你。”

    “你可……”宋小西猛地收了口,瞪大眼望着他,停滞了十秒钟,呆呆地说,“你说什么?”

    “婚纱好看么?”

    “好看!”

    “还后悔现在就结婚了么?”

    “不后悔了……”

    他点点头:“那就好。记得以后做供词的时候别反悔。”

    宋小西站着不动,拽着他的手臂往下拖:“你能把刚才那三个字再说一遍么……”

    江承莫低下头,拍拍她的手背,微微一笑:“你一定是出现幻觉了。”说罢搂着她的肩膀向右转三十度,“来,看镜头。”

    “咔嚓”一声,记录下来两个人的笑脸。

    而如此幸福的时间幸福的路,还会很长很远。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