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二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三十八章、

    宋小西自从升级为女友后,当江承莫拖着她走的时候,不再是拎着衣领,而是掐着腰。两人的衣服从玄关到卧室,随着凌乱的脚步零零散散落了一地。宋小西戳戳他,说:“要不你再把刚才那三个字说一遍?”

    “哪三个字?”

    “就是刚才在玄关处说的……”

    “你想得美。”

    宋小西心不错,再接再厉:“那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上我的呢?”

    这回江承莫在昏暗得只留有月光的房间里停顿了片刻,然后俯下来,重新咬住她的嘴唇,含糊着开口:“你最近好像长胖了?”

    “……”

    鉴于他令人非常不满意的回答,宋小西认为有必要变着花样折腾折腾他。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江承莫一动她就叫停,一快她就喊慢,又说他力道太重,一边哼哼抗议一边不安分地往头缩,江承莫忍无可忍,提着她的腰肢拎回来打算惩戒的时候宋小西就开始泫然泣,拿出一副众人皆强我独弱的姿态,从个体普及到全体,哭诉果然天下男人一个样,江承莫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

    江承莫停下来,在黑暗里沉沉地看着她,打算用视线扫杀光她所有的闹腾因子。

    宋小西不怕死地继续小声说:“说你我啊?”

    “……”

    江承莫抿着唇,拒绝回答。

    宋小西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摸了摸,才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忍得全都是细汗。

    她继续小声说:“你是不是很难受啊?有多难受?”

    江承莫顿了顿,忽然坐起来,然后用膝盖压住她的一条脚,再把另一只捞在手掌里。

    这个姿势十分新鲜。宋小西直觉不大对,立即要往后缩,然而没想到江承莫捏得十分牢,并且沉声说:“你敢跑?”

    “你想做什么……”

    她的话音未落,他已经用动作回复了她。江承莫中指的关节屈起来,轻轻在她最敏感的脚心滑了两下,然后又用指尖在上面刮了刮。

    “呜……”

    宋小西一瞬间几乎要在上弹起来。立刻翻想要躲开,无奈江承莫力道巧妙,轻拢慢捻有顺有序,她就算在上滚来滚去,到头来也没能挣脱他的手掌。

    宋小西以自己的脚掌为圆心徒劳地在上画半圆,一边把枕头朝着江承莫扔过去,后者轻巧一闪,避过去,宋小西痒得难受,眼泪快要被出来,连话都说不清楚:“不行……”

    他竟然用张无忌对付赵敏的办法来对付她,宋小西简直在心里咬牙切齿,想把他大卸八块。

    江承莫不为所动,宋小西立即改口,声音软得像一团棉花:“承莫哥哥……”

    这回他终于停下来,宋小西出了一的汗,觉得自己全仍在痉挛。江承莫把她抱起来,亲了亲她的鼻尖,很快宋小西就把他的脸推开:“有你这样的吗!”

    他淡淡地回:“你不是问我有多难受?”

    “……”

    这一回直到江承莫把宋小西像根毛巾一样拧来拧去,直到宋小西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片秋天树叶快要失去了生机,她都没敢再回击。

    次清晨,宋小西困得全瘫软,却还是被江承莫从被窝里挖出来,像尊雕像一样直地扶起来,然后在沿摆放固定好,然后呵欠连天地给他系领带。

    宋小西困得眼泪都要出来,鉴于前一晚教训又不敢抱怨,只好问他:“你中间还会再回来吗?”

    “看况。”江承莫看看她又要闭上的眼,在她的额头上不轻不重一拍,“早饭给你放在了厨房里,起之后重新加。”

    宋小西连他在讲什么都没有听清,只顺着语气点头。江承莫看了她一会儿,抿起唇,忽然捏住她的下巴,在嘴唇上亲了一下。

    宋小西的眼睛又从一条线睁成半月牙,他说:“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了?”

    “唔……”

    “我说什么了?”

    “……”

    宋小西在他的视线下,改为手臂环住他的腰,侧脸贴上去,趴在他前装死。

    “……”

    她穿着吊带睡裙,手臂和后背大片光都收入眼底,江承莫看了一会儿,忽然揪了揪她的耳朵,又唤她的名字:“宋小西。”

    “什么?”

    江承莫顿了顿,说:“今天你先不要出门了。”

    “为什么?”

    他找出手机,调出前置摄像头,对准她的脖子,然后给她看。

    过了五秒钟,卧室里传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叫:“江承莫!你要死!”

    宋小西在家中休养一天,第二按照江承莫在手机中和她指点的方法用湿毛巾敷,总算将脖子和肩膀的吻痕消了大多半。宋小西在电话里幽幽地说:“你对这种东西怎么解决好像很熟练嘛?”

    江承莫淡定地回应:“在网上找的。”

    “……”

    又过了几,宋小西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江伯母的电话,邀请她回江家吃顿午饭。

    宋小西自从上一次去江家同陈清欣见面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陈清欣和江家住得太近,二者又往来频繁,她唯恐哪一次不慎就遇到了她。况且宋小西前面还有一个江承莫,他都不回去,也不提要她回去,她厚颜以他为准则,自然也不回去。

    但如今她又没有理由不答应。宋小西把电话切断后,不知为何突然产生一种深深的诡异感。这种感觉毫无预兆又油然而生,甚至让她的后背刮过了一阵凉风。

    宋小西想了片刻,还是把车子掉头,直奔东区而去。

    宋小西一进门就受到了比平时还要的待遇。江夫人亲自出来迎接她,这种阵仗简直要让宋小西受宠若惊。

    江夫人笑眯眯地把她带到客厅,让王阿姨端来一碟新鲜瓜果,然后握住她的手,手心手背地摩挲,打量着她,说:“最近有点儿变瘦了?是功课很忙吗?”

    “不忙。我清闲着呢,刚才还在街上乱逛。”

    宋小西想起前天晚上江承莫来的那句“你最近好像长胖了”,一时间无语凝噎。

    “那就好。小西啊,”江夫人顿了顿,看着她的脸色开口,“我听说,承莫跟你求婚了是不是?”

    下一刻宋小西刚刚进入喉咙的一口水全部咳嗽了出来。

    江夫人“呀”了一声,立即给她抚背顺气,一边笑着说:“别这么害羞啊。这事儿承莫早就和我们说了,我们都知道了。”

    “……”

    “这事儿多好。我很久没碰见这么让人欣慰的事了。”江夫人仍是笑意满眼,“我以前还担心你嫁到别人家里去,就会和我们这里断了不少联系。承莫脾气闷得很,对别的女人也不来电,我以前也担心过他,现在你们两个格互补,又互相熟悉,现在两个人顺风顺水在一起,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

    宋小西眼睛四处乱飘,有点儿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听从直觉,她本来应该找个理由拒绝掉然后开车就跑。

    江夫人顿了顿,又试探着问她:“你们查过婚期了吗?”

    宋小西再次大声咳嗽起来。

    江夫人笑着拍拍她的手:“好孩子,这事可不能马虎。其实我这两天已经去找人算过了,也和你爸妈商量过了,明年你毕业以后的下个月就是一个极好的子。这个子一过,再结婚就要再隔一年了。”

    宋小西有些虚弱地回话:“阿姨,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不早啦。你结婚的时候都二十三岁了,承莫都二十九了。老大不小的两个人,决定在一起的话,早定下来就免得夜长梦多了,对不对?”

    “我爸妈那边还没说呢……”

    “你爸妈那边早就和你叔叔跟我见过面了。”江夫人说,“他们也都觉得明年这个时候是个很好的子。”

    “……”宋小西暂时再想不出其他理由。

    “婚礼需要好好筹备。可不能亏待了你。我听说承莫出差去了,那就等他回来,两家人聚在一起再好好商量一下婚礼的事。”

    “……”宋小西一口气憋在中,对着笑容满面的长辈,一时无言以对。

    宋小西郁闷地在江家吃完午饭,郁闷地回家,郁闷地上了一天的网,一直郁闷到江承莫次回来。

    她在见到他的第一面就语气不善地大声质问:“江承莫,说,是不是你捣的鬼?”

    江承莫看她一眼,把行李箱放下,眼神平静得很:“捣什么鬼?”

    “结婚啊……”宋小西把憋了一天的委屈统统冲着他发泄出来,咬着手指带着哭腔,一脸泪光泫然泣,“你们怎么能都这样啊?我说要结婚了吗?为什么都要让我结婚!我还没同意呢!没人听见我的心声吗!我不想结婚!不想就是不想!凭什么要让我结婚啊?”

    江承莫眉毛一挑,“唔”了一声,走过来搂了搂她的肩膀,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状:“爸妈找过你了?”

    “你少来明知故问!明明你跟他们是串通好的!你要不是告诉他们你求婚了,他们会催吗!说不定你还暗中授意过呢!”

    江承莫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淡淡地笑了笑:“你毕业以后闲着没事做,不如来做做江太太。”

    宋小西摔开他的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起腰,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你别得了便宜卖乖!谁闲着没事做啊?你的事算事,我的就不算了吗?我才不会无所事事!还江太太!多么老气的名字!好像我都三十多岁了一样!我的大把青难道都要埋葬给江太太这三个字上面吗?都还没谈恋,结的什么婚啊?你玩够了想结婚了,就要拖上还没玩够的我吗?”

    江承莫等她嚷完,把她合从沙发上抱下来,宋小西窝在他怀里,想踹过去,无奈两脚只够得到空气,无处发力。

    她最后只得放弃,两手环住他的脖子,眼泪汪汪,眼神绝望:“真的要结婚吗?”

    江承莫的眼神无比肯定:“毕业以后就结婚。”

    “那我结婚以后会有什么好处吗?”

    “江太太的好处不都会是你的好处么?”

    “江太太有哪门子的好处啊!要生小孩子,要陪着你东奔西跑,还得给你等门给你捶腿敲背,我现在享受的反而到时候说不定一个都享受不到了!我为什么要结婚!”

    “那你想怎么样?”

    宋小西抹抹眼睛,说:“结婚后三年之内不准要小孩子。”

    江承莫停了停,说:“还有呢?”

    “先说这个你答不答应?”

    江承莫看了她一会儿,说:“可以。但意外况不慎得到的话,要保留。”

    宋小西认为这样还算公平,也同意。然后瞅瞅他的脸色,低声说:“还有……你得告诉我你跟李唯烨到底是怎么谈判的。”

    江承莫看看她,说:“也可以。但要等结婚以后再说。”

    “凭什么!”

    他的声音淡淡地:“防止你哪天一时脑抽想悔婚,这算是你没能拿走的一部分订金。”

    “……”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咳,俺正式滴开新文了……

    地址请戳:

    新文文案:

    他淡淡一笑,说道,不撞到头破血流,你就体会不到我对你的好。

    有一种,就像刮骨钢刀,穿肠毒药。

    有关复仇的故事~新文求包养~><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