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六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三十六章、

    他的声音低低的,绕在耳边,宋小西觉得浑就像是被泡酥了骨头一般发发软。【 ]江承莫抿了抿她的耳垂,宋小西呜咽一声,想要蜷成一团,却发觉他的手指已经沿着她的形状探到了下面,很快异样的感觉便传递了上来,并且越来越强烈。

    宋小西想皱眉又想发笑,已经得发干的嘴唇,手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用舌尖碰了碰他的喉咙。

    她还没来得及撤退,下面就是结结实实的一记。宋小西“咝”地倒吸一口凉气,睁大眼睛,还来不及开口说话,眼泪就已经迸了出来。

    她总算体会到了江承莫所谓“有点儿疼”的具体感觉。那句浓缩就是精华用在此时大抵也很恰当,这一丁点的疼痛不是什么一滴清水的级别,而绝对是一滴精炼TNT的威力。江承莫尝试进入的时候,宋小西觉得自己的脑海就像是炸开了花,余下的只剩一片空白。

    江承莫停下来,宋小西还在低低地吸气,他摸了摸她的脸颊,把她眼角的几滴泪抹掉,宋小西抓住他的手指,泪眼迷蒙,带着哭腔:“你说,板上钉钉的时候,木板是不是也得这么疼?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就是那个钉,我就是那个木板呢……”

    江承莫抿着唇在黑暗里瞧了她片刻,低下头,扶住她的后颈一点点亲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分开,然后开口:“……我只知道力都是相互的。”

    他这一次要比方才更有耐心。两人粗粗浅浅的呼吸弥漫在寂静的房间里,江承莫掐住她的腰肢,一点一点缓慢进入,再一点一点缓慢抽出。宋小西皱着眉想躲闪,被他圈在固定位置难以挣脱。后来她掐着他的手腕传递疼痛,他弄痛她一点,她就以相同的力道还回去,再后来他的力道大了一些,宋小西回以的力道也相应大了一些,江承莫闷哼了一声,反手抓住她的手指叼在嘴中,从指尖到指根再到手掌心,像是漾一般温柔亲吻。【 ]

    很快宋小西全都软下来。尽管空调开启,她仍觉得燥难当。江承莫的额头亦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有一滴慢慢凝结成大颗,然后掉落到她前。

    宋小西眼皮一跳,他抓住她开始缓缓冲撞。再后来的过程漫长而短暂,宋小西觉得自己就像是条被拧了又拧的湿毛巾,翻来覆去不得安宁;又像是连着线的风筝,飘忽晃,全程都由江承莫主导大局。她明明喊着疼,双腿却又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腰;到头来两人都湿漉漉,宋小西躺在地毯上看着头顶上那双清朗的眉眼,手指忍不住抚摸上去,并且一路沿下,最后停在他紧实又平滑的前,按了又按,再然后被江承莫突然握住指尖,低声说:“停手。”

    之后宋小西晕晕乎乎地被江承莫抱去冲洗,她几乎在浴室中睡过去的时候又被他抱到上,紧接着的右侧凹下去,江承莫跟着躺下来,双手一拢,把她密密地贴在怀中。

    他的手掌在她的后腰上一寸寸揉按,然后他亲了亲她的鼻尖,又亲了亲她的眼睛,低声说:“……明天换张双人。”

    宋小西很想回句什么,但她已经累得连说话都懒得,眼睛挣扎着眨了两下后,很快还是睡了过去。

    宋小西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浑难受,有种骨头被拆开再组合的酸痛,她扭头看看枕边,空无一人,而有通电话的声音隐隐约约透过门板传进来:“我今天不去公司。你让王树新代我一趟。”

    “后天。”

    “明天不行。我没空。”

    宋小西张张嘴,却发现喉咙干涩胶着,无法出声,并且很快打了个喷嚏。

    下一刻房门就被推开,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江承莫捏着手机出现在门口,看了她一眼,稍稍顿了一下,抿了抿唇,很快又转离开,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纸巾盒。

    “……”

    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里,宋小西都在喷嚏和鼻涕的交错中痛苦度过。

    她原本没想过自己的第二天会如此悲催。在她原本的预计里,第二天的走向本应该是外头艳阳高照屋里笑意融融,她将会饱餐一顿香气四溢的早饭和一顿精心烹制的午饭,江承莫指不定还会在她的耍赖下端来水毛巾服侍她在上洗漱刷牙,然后她再喊一喊腰酸背痛,八成还可以再享受一番指法独特力道温柔的江氏按摩。

    可如今这些臆想的调都被她接连不断的鼻涕和喷嚏破坏殆尽。宋小西满心郁闷,腰酸背痛之余又添头昏脑胀,鼻尖通红有气无力地靠在江承莫肩膀上,咽下最后一口他喂过来的小米粥,带着嗡嗡鼻音说:“一点味道都没有。”

    “感冒要吃清淡的东西。”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不用。”

    “我想吃火锅……”

    “现在不能吃那个。”

    “那你总不能一天三顿都让我吃小米粥吧?”

    江承莫平静回答:“中午可以炒青菜。”

    “……”宋小西小声说,“我想吃……”

    “不行。”

    宋小西磨了磨牙齿,嘴巴凑过来,在距离脸颊一公分处被江承莫偏头避了开,然后他用被单更加紧地裹住她,没什么表地开口:“好好睡觉。”

    宋小西睁着一双泪汪汪的红眼睛,又打了个喷嚏,可怜巴巴地说:“我浑都难受。”

    江承莫站在前跟她对视片刻,然后脱掉拖鞋躺到她边,把她拖到怀里,调整了姿势,掌心摸索到她的后背,从腰际开始缓缓揉按。

    他的掌心温暖,只贴上去便有舒缓的效果。宋小西枕着他的一只胳膊,又想要凑上去亲他,结果再次被他躲开。

    “你干嘛老躲着我?是怕我传染吗?难道我的感冒就跟你没关系吗?我肯定是昨天晚上在客厅里着凉的。地板那么凉,贴在上面的是我,你当然不感冒了。”宋小西从被单中伸出手指,揪住他的前襟,语气哀怨,声音沙哑,眼神可怜,“你果然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江承莫衔住。唇齿纠缠了不知多久,一直到江承莫忽然后退半米,别开脸深深吸了一口气。

    很快她的手被他塞回了被子里,江承莫简单开口:“睡觉。”

    “我睡不着……”宋小西细细地哼声,“你给我讲故事听好吧?”

    “没故事好讲。”江承莫又重申了一遍,“闭眼,睡觉。”

    “江承莫……”

    “你今年二十二了。”

    “安徒生写童话的时候都三十多了呢。”

    “可你是安徒生么?”

    宋小西见他仍是僵着脸,又轻声慢气地唤了一句:“承莫……”

    “承莫哥哥……”

    江承莫抿着唇跟她对峙半晌,最后还是站起来,转出了房门。

    片刻后他又回来,手里拎着一本她书柜里的安徒生童话。重新坐回边,淡声开口:“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但他必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虽然是已经俗的故事,但由江承莫念出来就别有一番风味。他讲故事就如同念演讲稿,字正腔圆抑扬顿挫,还带着成年男子所独有的低沉和慵懒,尾音微微挑起,悦耳动听,十分具有舒缓镇痛的功效。宋小西合目当做催眠曲来听,不一会儿竟然真的拽着他的手指睡了过去。

    她再醒过来已是傍晚时分。略一歪头,江承莫也合目睡在她边,单手撑着额角,另一只手则搭在她的腰上,毛毯随意搭住一角,微微抿着唇,侧脸的线条如同精雕细琢的手工艺品,每一处都经得住一瞧再瞧。

    作者有话要说:不准嫌少!!!!!!!!!!!!!!!

    今天实在写不出来了……俺被H卡死了,真的被H卡死了,俺才是真正X疼的那个人好不好!!!

    真想跳过这一章啊……T_T

    先放上来看看效果,这一章也许会修……大修也说不定……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