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四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三十四章、

    “呐,你看你既然收了我的花,”宋小西欣赏了一会儿好看的笑脸,然后毫不犹豫地撇开哈多,上前一步搂住江承莫的脖子,然后行云流水地坐到了他的腿上,柔声细语地循循善,“那是不是也得给我点儿回报呢?”

    江承莫斜她一眼,嘴角难道留有一点儿笑容:“你的花?这是你从我厨房顺手拿的吧?借花献佛你还好意思?”

    宋小西眉毛一挑,嬉皮笑脸:“话也不能这么说。你不是说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吗?你的西兰花就是我的西兰花,我拿我的西兰花送给你,也没什么不妥的,对不对?”

    “你的都是我的没错,”江承莫悠悠开口,“我的也是你的我可没说过。”

    “……”

    宋小西眉毛一拧,抓起他的手指就要咬下去,被江承莫眼疾手快地捏住鼻子,并且顺手抽^过枕头盖住了她的脸,宋小西拿脚踹他,江承莫又捉住她的脚腕,宋小西又笑又痒,最后累得气喘吁吁,江承莫终于放开她:“你想要什么回报?”

    宋小西又踹他一脚,被江承莫捉住脚掌心,还拿指关节刮了刮,宋小西又是惊笑一声,以他的手为圆心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江承莫看着她:“快说。”

    宋小西把脚收回来,清咳了一嗓子:“你过两天要去哪儿?”

    江承莫顿了顿,顺手把哈多抱起来,抚着它柔软的皮毛,慢吞吞地说:“你就会无聊地问着一个问题?”

    宋小西单手叉腰:“这问题一点都不无聊好吗?难道你觉得你的行程不透明还很有道理吗?你是体有隐疾要去偷偷看病吗?还是去杀人放火抢银行?还是要去做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你知不知道隐瞒比欺骗更讨厌啊?”

    江承莫嗤了一声,拽了拽哈多的鼻子,对它说:“恭喜你,以前你是我认识的移动生物里智商最低的,现在你终于荣升为倒数第二了。”

    宋小西:“……”

    鉴于江承莫坚持拒绝透露行程,宋小西表示除非他道歉,否则不会再主动搭理他。鉴于如此言语,江承莫只是嗤了一声,继续扭头逗哈多。宋小西在愤怒之余离开公寓,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果真没再搭理他。

    期间倒是陈清欣打过一次电话来,宋小西看了一眼,没有接,那边接着便也没了消息;又过了一天,宋常青也打过电话来,让她去宋宅一趟,这回宋小西想了想,答应下来。

    她在佣人的引领下去小花园,蜜莉低低呜咽了一声,欢快地跑过来。宋小西把它抱起来,抬起头,宋常青正戴着老花镜修剪花枝,看到她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很快有人端来新茶水,宋常青继续修剪花草,宋小西抿唇喝了一口,宋常青开口:“这茶怎么样?”

    宋小西实话实说:“我不会品茗。”

    “这是李唯烨送的狮峰龙井。”

    宋小西呛了一下,看了看茶水,放到了一边的小桌上。

    宋常青终于把最后一株花草修剪完毕,洗了手坐下来,给自己也斟了一杯茶,看看她,笑着说:“一起杀一盘?”

    宋小西面无表:“我不懂象棋。”

    “马走象走田,车走直路炮翻山,这话你总该听过吧?”宋常青说,“我教你。”

    “爸爸,”宋小西微微冷了脸,“您叫我来就是为了下棋喝茶的?”

    宋常青叹了口气:“你总归是我女儿,我叫你过来只是想见你一面。你既然来了,好好说会儿话很难吗?”

    “好好说会儿什么呢?”宋小西说,“您这回难道不是为了给李唯烨说的吗?”

    “我为什么要给他说?”

    宋小西冷笑一声,别过眼神:“那您沏李唯烨送的茶叶干什么?”

    宋常青看看她,说:“承莫昨天来找我,说你俩现在在一起。”

    “……”宋小西沉默了一会儿,冷声说,“所以呢?您也要和妈妈一样说我不该跟您报备吗?”

    宋常青又看看她,叹了口气,低下头喝茶。

    “或者您又要说我不该脚踏两只船?”宋小西拧着眉,浑裹成一只团成团的刺猬,“还是要教训我,我做事太鲁莽,不应该挥霍李唯烨的感?”

    宋常青放下茶杯:“我一句话没说,你自己倒是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宋小西低低地哼了一声:“这些话您以前都说过,我现在只是替您预先重复一遍而已。”

    “我不是你妈妈。我跟她的观点不一样。”宋常青按按额头,“你的事你自己做主。她说的那些你不必听,我以前说的你不想听也可以不听。你二十多岁,恋自由婚姻自由,我也不年轻了,要真让我说一句,那我只希望你自己喜欢就好。”

    “……”

    “李唯烨以前是找过我,但你不喜欢那也没办法,你既然不同意我也就不会同意。我只是从承莫那里听说,他不肯跟你分手这件事让你很发愁。”宋常青说,“其实你不必发愁这个。你要是肯跟我一条心,十个李唯烨也不用怕。”

    “……”

    “还有,承莫和你在一起,我想了一晚上,也赞成。他比你大,你们两个脾气正好互补,相互也熟悉,以后不管怎样发展都应该不错。而且正好江家跟宋家一起,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宋小西抬起眼皮,梗着脖子说:“您赞成不赞成都没什么用。”

    “最起码你以后的嫁妆总该我来准备吧?”宋常青像是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说,只是笑了笑,然后从旁边拿过一个小长盒子,递给她,“这是一个陶瓷的纸巾盒,有朋友从意大利捎过来的,你喜欢的话拿走吧。”

    宋小西从宋宅出来,又撑了半天,然后还是忍不住给江承莫拨了电话。这回宋小西在他开口之前堵住他的嘴:“行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就是说我怎么又出尔反尔了吗?我想你了行了吧?你就不能抽个空给我拨个电话吗?这回明明就是你的不对好吗?一天不跟我说话你就不会觉得不习惯吗?”

    江承莫咳嗽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吃饭。”宋小西戳着勺子说,“我要吃你做的意大利面!”

    他慢悠悠地“嗯”了一声:“过两天。”

    “还有烤羊肩!”

    他又“嗯”了一声:“行。”

    “以及花式烤!”

    “可以。”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宋小西狐疑地瞪着手机,又凑到耳边,“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呢?”

    “地球上。”隐约有几个撞击的声音,江承莫在宋小西发飙之前突然笑了一声,说,“宋小西。”

    “……什么?”

    “真难得你还能做一件好事。”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在电话那头顿了顿,再开口声音竟然带着点儿温柔,“乖,过两天我回T市给你做饭吃。”

    “……”

    江承莫极罕见的温柔之余却仍是三缄其口,宋小西死缠烂打也没能打听到他现在的所在地。她郁闷地倒在上睡了一会儿,醒过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于是很快抓了车钥匙直奔附近的通信营业厅。

    宋小西一边拼命自我安慰说她只是关心江承莫,而并非要特地打听他的**,此类事如无特殊况,绝不会再犯。再念叨了两遍阿弥陀佛,然后把江承莫的手机密码在机器上输了进去。

    一长叠的本月通话清单打出来,宋小西翻到最后一排,找到了江承莫方才电话的漫游地,A市。

    宋小西愣了愣,又愣了愣。

    然后她突然了悟了点儿什么,于是又抓了车钥匙直奔机场。

    她下了飞机凭直觉去了A市她当时住的那家酒店。在前台详细解释了几句,前台小姐看她一眼,拨了电话说了几句,过了片刻,挂断电话,礼貌地对她一致意:“江先生的房间号是3302.”

    五分钟后,3302的房间一开门,宋小西看也不看直接扑了过去。她被双臂稳稳接住的时候听到一声闷哼,宋小西松手去看,被江承莫双手合住搂得更紧,然后用膝盖关上门,问:“你怎么找过来的?”

    宋小西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说:“我神通广大呀。”

    “得了吧。”江承莫把她端端正正搁置在沙发上,转去倒水,想了想,慢悠悠地说,“你查我通话清单了?”

    “……”宋小西脖子一梗,矢口否认,“没有。”

    “没有?”江承莫哼笑一声,“行。下回我改密码。”

    宋小西继续狡辩:“是艾木告诉我的。”

    “艾木以为我现在在L市度假。”

    “……”宋小西凑上去,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又缠上来搂住他的脖子,“我这是关心你呀。搁到大街上还有谁能跟我一样对你这么担忧的?对吧?”

    江承莫低下眼睛看看她,扭开脸又哼了一声。

    宋小西捧过他的脸,然后弯出一个笑容给他看:“你来A市做什么?”

    “你不都猜到我在干什么了?”江承莫嗤了一声,“通话清单打都打出来了,我不信你就只看了最后一行。”

    “……”宋小西噎了噎。江承莫说得没错,她去机场的路上确实又把那堆单子翻出来看了看,找到了一通跟李唯烨的通话记录。时间不长,但还是引人浮想联翩。

    “那,你跟他谈得怎么样啦?”宋小西看着他扫过来的眼神,很快又识趣改口,“肯定效果不错对不对?英明神武的江先生决胜于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中,必定是万箭齐发百发百中,什么难缠小鬼都得靠边站有没有?”

    江承莫没有忍住,嗤地一声笑出来,甩开她摸上来的手:“懒得理你。”

    宋小西很快又抱住他的腰,顺着他后蹭上去,察觉到他的脊背一点点变僵,然后听到他低声开口:“下来。”

    “不。”宋小西从他的肩膀探出头来,刮了刮他的侧脸,说,“承莫哥哥,你是怎么跟李唯烨说的?你都说了他不是那么容易答应分手的人了,他怎么又那么容易答应分手了?”

    江承莫偏过头:“你想知道?”

    宋小西学着他的调调:“你觉得呢?”

    “你自己猜去吧。”

    “……”宋小西还要再说,又“咦”了一声,“你上怎么一股正红花油的味道?你蚊虫叮咬啦?还是跌打损伤啦?”

    江承莫顿了一下,不理会她,径自往盥洗室里走。宋小西被他撇下的后一秒心念电转,又迅速窜了上来,从后面扯住他的衣角,然后趁他不备迅速撩开了他的家居服。

    她只来得及看清疑似几块青紫,就被江承莫迅速而面无表地拎着衣领丢到了沙发上。

    “再动手动脚你现在就回T市。”

    宋小西左瞧右瞧,江承莫穿着衣服的样子与平时无异,面皮也好看如昔平静如昔,就好像是刚才后背上几片不正常是她花眼了一般。她试图再次跟上去,被江承莫冷冷一眼扫过来,只好定在原地。

    她觑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开口:“你……不会跟李唯烨打架了吧?”

    江承莫不予回应,只自顾自地进了浴室,并且把门反手锁上。宋小西隔着门板冲他喊:“虽然说……但是你们这样幼不幼稚啊?还打架?赛车难道不比打架更好一些吗?沈奕以前不是跟那个什么敌搞了个赛车比赛嘛?”

    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凉凉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比车?”

    “……”宋小西又嗅到一股浓重的正红花油的味道,说,“你在抹药油吗?后背够不着吧?我帮你吧?”

    “不。”

    宋小西拧拧门扳手,发觉徒劳,只好挠着门板:“你究竟怎么样啦?不会被打出内伤吧?让我看看又不会怎么样……”

    过了两秒钟,浴室被人打开,江承莫面无表地拎着她的领口拖到房间门口,然后手指一松,宋小西就被阻隔在房间外:“去另开一间房。今天别再来找我。”

    “……”宋小西诚恳地望着他,“我跟你一个房间不行吗?”

    江承莫抿着唇看了她五秒钟,宋小西都以为他要答应了,谁知道他砰地把门关上,声音轻飘飘传过来:“不行。”

    “……”

    接下来的两天,宋小西一直试图偷窥江承莫上的伤。她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缠着让他讲故事,江承莫给她念了一段乌七八糟的股市分析,过了一会儿发觉后面寂静无声,扭头一看,宋小西的眼睛正贴着衣领缝,百折不挠地往里面瞄。

    江承莫卷起报纸,抿着唇“啪”地一声拍过去,在宋小西捂住脑袋装模作样呼痛的时候起去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更保守的衣服,还把衬衫最上面的那一颗扣子系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宋小西无奈地看着他,小声说:“我又不是没看过……”

    见他不搭理她,又补充一句:“你游泳的时候又不都是一个人,我以前偷看过好几次呢,你不知道吧?”

    江承莫总算瞥她一眼:“我确实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小时候换尿布和洗澡的时候,我都全程参观过。”

    “你……”宋小西一个抱枕狠狠地扔了过去。

    后来宋小西装作不慎磕到了茶几角,然后蹲下来大声喊疼。但她没想到江承莫根本不上当,连嘴皮都不动一下,只继续漫不经心地翻报纸,还十分悠闲地喝了一口白开水。再后来宋小西咬咬牙,真的往桌角撞上去,这回茶几擦着地板发出刺耳一声,宋小西则疼得眼泪直接迸了出来,她这一番苦计总算换来江承莫一个正眼,他果然很快扔了手头的东西过来察看她的伤势。

    只不过饶是这样,宋小西仍是没能得逞。因为江承莫在去看她膝盖的时候未卜先知地把她的两只手腕都攥在了一只手里,宋小西使劲挣扎,也没能挣扎出他的桎梏。

    宋小西森森地开口:“你到底给不给我看?你是不是真的给打出残废来啦?要是断了肋骨伤了脾胃治不好了什么的,我就不要你了。”

    江承莫抬起眼皮,淡淡地说:“你做梦。”

    最后宋小西只能使出杀手锏。这回她狠狠心,趁着江承莫看杂志的时候,瞄准时间和距离,抓着手里的抱枕,以飞扑的大花猫的架势扑到了他的上。江承莫被她一时用抱枕盖住脸,并且兴许她方才用力过大,他甚至还从抱枕后面闷哼了一声,宋小西尽量无视这些,把他的两只手用膝盖压住,一边碎碎念着:“是不是很疼?我来看看,我来看看……”

    她还没说完,江承莫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把抱枕扔开,反手握住她作乱的手:“行了。给你看。”

    他把袖子撩起来,一直到手臂最上头。李唯烨下手不轻,手肘以下好一些,手肘以上都是大块淡棕颜色,江承莫皮肤白皙,于是看上去就更显得触目心惊。

    宋小西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承莫把袖子卷下去,宋小西缓缓坐直体,抿了抿唇,慢慢搂住了他的脖子,小声说:“承莫哥哥……”

    他瞧了瞧她的表,慢悠悠“嗯”了一声,宋小西说:“很疼吧?”

    “还可以。”江承莫推开她要凑过来的嘴唇,“坐好。”

    宋小西抱住他的胳膊:“那李唯烨给你打成什么样儿了?”

    江承莫淡定开口:“他现在应该整个像只腊八蒜。里里外外绿中带青。”

    宋小西哧地一声笑出来,凑上去抱住他的头,拿牙齿使劲咬了咬他紧紧闭着的淡色嘴唇,江承莫皱着眉僵持了一会儿,微微张开嘴,宋小西的舌尖长驱直入,很快不算熟练地扫进了他的口腔。

    “……”

    五分钟后,宋小西被反客为主的江承莫亲吻得泪眼迷蒙,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躺在了沙发上,眨一眨眼,忽然右手被抓住,然后手上一凉,再一低头,一枚小巧精致的钻戒已经到了她的无名指上。

    宋小西眨眨眼,再眨眨眼,盯着那枚钻戒看了大概一分钟,直到周围静得能听到墙壁上钟表的走动声,视线才缓缓转移到江承莫的面孔上,说:“你就这么求婚啊?”

    她一股脑坐起来,再看看钻戒,再看看他,双手扯上他的脸:“单膝跪地呢?鲜花呢?烛光晚餐呢?就一个钻戒啊?你那些绅士礼仪呢?你甚至连个浪漫有点儿的表都没有!”

    “请你注意一点,”江承莫握住她乱抓的手,在她明显不满的眼刀中依然语气淡淡,“是你半个月先求婚的,我现在只是考虑之后答应了而已。”

    “……”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收尾阶段,征求番外中。沈奕和艾木穿插江承莫心理的番外写定了,剩下的……大家点吧,喜欢哪个我写哪个。

    ps,下一周要去上海无锡南京等地玩,JQ滚单时间体力会被榨干,木有力气更文。抱歉。

    不过,我在存稿箱里还放了一点,至于啥时候它会蹦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