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一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三十一章、

    “不行。”他又说了一遍,声音虽淡却不容置疑,“我费心费力讨好你,想尽办法让你开心,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一句。”

    宋小西抬起头,对上李唯烨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他一贯未语先带三分笑,如今的面无表已经是他大不悦的表现。

    宋小西这是第一次见他撤下笑容的样子。冷淡起来的模样和江承莫平时很有几分相像,强势,清冷,甚至有几分盛气凌人。

    李唯烨又开口:“你去海南,是和江承莫一起,是不是?”

    宋小西张张嘴,没有辩驳。

    “宋小西,你自己觉得这么做合适么?”

    “……”

    李唯烨缓缓吸了一口气,盯着她:“你和江承莫是二十多年的兄妹。我不相信你们两个能那么自如地转换成所谓的侣关系。如果能发生的事,早就发生了。何必又等到现在?”

    “……”宋小西说,“那是另外的事。我现在只希望你能答应分手。”

    “那我就再说一遍,我不答应。”李唯烨快速地说,“之前你和谁做了什么事我都不作计较。但以后不行。”

    “……”

    “我明天要回A市一趟。现在得先走一步。”李唯烨把车钥匙放到她的面前,说,“你先开车回去。回来我们再谈。”

    宋小西没有开他的车子回去,她打车回家后,索把车钥匙写好了地址邮寄回了A市。

    当天晚上宋小西如自己预料的那般没有睡好,第二天黑着眼圈提出要请阮丹青吃饭。

    阮丹青点了一堆可口的主菜和小食,等服务生端来后,宋小西却只托着下巴拧眉看窗外。阮丹青好笑地看着她:“西子捧心也不是你这么做的。你请我吃饭,就是这么陪客的?”

    宋小西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你哪是什么陪客的,你分明是陪我才对。本来以为看你狼吞虎咽的吃饭相心会好一点,谁知道一点用都没有。”

    阮丹青怒:“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你跟着你那承莫哥哥学点儿什么不好,怎么净学拐着弯损人呢?你管李唯烨说什么呢,反正也只是时间问题,你就算是朵香花,也总会有香消红谢的一天。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就会放弃你的。”

    宋小西没好气:“你说得好听。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夜长梦多吗?”

    “那你就参考一下你的那些哥哥们。比如说沈奕沈董事长,看看他们都是怎么甩掉那些不识趣的女友的。”

    “沈奕的分手理由一点儿参考价值都没有。他展开恋是用银行卡,结束恋也是用银行卡。李唯烨是我能用一张银行卡可以收买的吗?他比我有钱多了。”

    “那你就让江承莫跟李唯烨学学中世纪的勇士们,去决斗去吧。”

    “你能给点建设的意见吗?”

    “唯一的建设意见早就给你了,那就是死磕。但你既不想死磕,自己又不能解决,”阮丹青冲她一摊手,“那就去拜托你那位英明神武的承莫哥哥出面吧,既然你都是他的人了,况且他给你收拾烂摊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差这回这一次。对不对?”

    “对什么对,一点儿都不对,”宋小西皱着眉把蔬菜叶狠狠地戳,“要能跟他说我直接就去说了,还拐着弯找你做什么?跟江承莫说我还不如就死磕呢!”

    宋小西晚上和江承莫一起吃饭,她在餐桌上一副雨打了芭蕉态度,只嚼米粒不说话,江承莫秉又寡言,一时间餐桌上十分沉默。过了一会儿,江承莫咽下蔬菜汤,说:“你今天怎么了?”

    宋小西抬起头,睁着眼:“我没怎么啊。”

    江承莫又看看她,继续低头吃饭。过了一会儿,抿着嘴唇,放下筷子,开口:“难得你能闷得跟个茶壶一样。有人刺激你了?”

    宋小西梗着脖子:“你也知道我一晚上没说话啊?我不说话你就不会主动开口找话题吗?”

    江承莫面无表:“我开不开口跟你不说话有什么必然关系?”

    “……”宋小西瘪瘪嘴,低下头把他刚才布菜过来的丸舀起来,凑到他的嘴边,“乖啊,张嘴,啊。”

    “……”

    江承莫木着脸抿着唇看了她片刻,最后还是张开嘴,一口咽了下去。

    回去江承莫公寓的路上宋小西依旧歪着脸看窗外,过了一会儿突然扭过头,说:“晚上回去看电影,或者电视剧也行。”

    江承莫不置可否地哼出一声“嗯”,她又接着说下去:“两男一女,或者两女一男的感纠葛。越经典越好,最好能看得人掉眼泪。”

    “前者可以看看《泰坦尼克号》,后者可以看看《红楼梦》。”江承莫扭转方向盘,目不斜视说得漫不经心,“但想看自己去看,不要找我。”

    “……”宋小西不甘心地把他帮她说完的那句话咽下去,转了转眼珠,还没有做出泫然泣的表,江承莫又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或者你可以叫哈多陪着你。”

    “……”

    不过话虽这样说,宋小西还是设法达成了两人一起看《泰坦尼克号》的想法。本来江承莫见她打开影碟的时候想要站起去书房,但被宋小西眼疾手快地一把按住,在他还没推开她之前更是一咕噜坐到了他的腿上。

    江承莫瞅她一眼,接着打算抽过笔记本搁在沙发上,然而还没有开机,宋小西便弯下腰捞过无辜的哈多放到了他的胳膊上,然后把他的笔记本一合,远远地扔到了茶几上。

    “……”

    江承莫面无表地看着她又去关灯,直到房间里只剩下电影播放的幽幽光线,宋小西走过来,再度坐回他的腿上,勾住他的脖子,用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揪紧他的衣领往外翻,然后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呵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吐气如兰:“江,承,莫,啊。”

    宋小西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江承莫的体僵硬了一瞬,接着他靠在沙发背上,深邃的目光瞅着她:“你不是要看电影吗?”

    宋小西不理会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触感超乎想象的好,光滑匀称温暖,于是在收回手的前一刻忍不住又摸了两把,直到江承莫捉住她的手,折到下面去,低声说:“不要胡闹。”

    昏暗光线下,江承莫的侧脸如同完美刻画的剪影,好看得一塌糊涂。宋小西看看他,见他表平静得过分,瘪瘪嘴,用更加柔软的调调细声细气地说:“江承莫,你陪我看电影好不好呀?”

    江承莫的眼角微微跳了两下,下一刻他伸手环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抓住她潜伏在他前的手指,在指根处亲了两下,再开口时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叫承莫哥哥可能效果更好一点儿。”

    “……”

    宋小西的嘴角抽了抽,瞪着他:“你口味真重。”

    “是你自己想多了。我只是在强调长幼尊卑。”江承莫淡定开口,把她从腿上抱到一边沙发上,“坐好。”

    宋小西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抱过哈多,枕着他的大腿心不在焉地看电影。过了一会儿她察觉江承莫有些过分安静,抬头往上瞧了瞧,发现他正闭着眼,睫毛遮下两小片影,呼吸匀称,像是已经睡了过去。

    “……”宋小西的语气有点儿森,“江承莫。”

    江承莫仍旧闭着眼,慢悠悠地说:“我在听。”

    宋小西嗤了一声,把电影消音,坐起来盖住他的眼:“那你都听了些什么?刚才是谁在说什么话?”

    江承莫把三分钟内所有台词原封不动地背了一遍,宋小西“咦”了一声:“你怎么说得这么流利?”

    他把她的手从眼睛上摘下来,扫了她一眼:“这部剧我看了不下十遍。”

    “分别跟十个女友看的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这么无聊?”江承莫鄙视的目光扫过来,说,“当初跟沈奕打赌,我在一天之内把这部冗长的电影所有台词都默下来,他输给我一辆山地车。”

    宋小西无语地看着他:“所以我那年在你家看到的那辆黄色山地车是你这么赚来的?怪不得颜色那么难看,原来是沈奕的品味。”

    江承莫嘴唇一勾,眼睛微弯,但很快又恢复成冷静模样。宋小西看看他,嘴唇,胳膊重新缠绕上来,挂在他的脖子上,一直到江承莫垂下眼睛看她,她才凑上去,不怎么熟练地触碰他两片淡色的嘴唇。江承莫先是神色冷淡,抿着唇不为所动,三两下过后,渐渐软化,拢上她的后背,手指掌住她的后脑勺,一点一点轻柔回应。

    先是蜻蜓点水,后来慢慢变得激烈,像是花苞一点点绽开,最终怒放,又像是星星之火,不知不觉已长成燎原之势。

    电影里哭脸笑脸不知晃过去了多少,江承莫先行后退半分撤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别开脸调整呼吸。宋小西眼睛上蒙了一层水雾,眨眨眼睛,说:“我们结婚吧?”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晚了,对不起,很对不起大家。= =

    晚上一时那啥,忙着商量清明节去上海约会朝小诚事宜,所以花去了一些时间。明天会继续更新。

    来不及捉虫鸟,请大家帮忙吧。

    另外推荐九紫的新文:

    更求撒花求留言!你们真是越发地会霸王了哇……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