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六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 二十六章、

    宋小西回到家后,仔细地镜子里观察了一下自己。头发短短,眉尾弯弯,眼睛不算特别小,嘴唇也不算特别大,总体来说五官端正,略有秀气之感。公正来讲,没有拉低人类相貌的平均线。

    当然,她也没有像左纤那样提升多少分就是了。

    只是她被人奉承得多了,人人提到晨启宋常青的千金宋小西,总会恭维着说一声乖巧漂亮。唯独江承莫和沈奕才会自称良言苦口地对她说,她这个样子走到大街上撑死算是个清秀。

    宋小西把自己一寸寸地看完了,又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一头扎在上闷头睡觉。

    接下来的两天她一直在自习室里陪着阮丹青进行英语等级考试的复习。李唯烨没有来找她,似乎是要给她充分的考虑时间。但是实话说,宋小西暂时还没考虑过他们两个的问题,她满脑子被江承莫和左纤这两个词充斥着,不自主便呈现出一脸生人勿近的烦躁状态。阮丹青间隙中拿眼角觑了觑她,推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我真愚蠢”三个字,然后问:“这句话怎么说?”

    宋小西看了一眼,没好气:“YOU ARE STUPID.”

    “主语用错了吧?”

    “没错,你本来就STUPID.”宋小西头扭过去,“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你现在这副像只快被煮熟了螃蟹的焦虑模样,是在表达哪个意思?”

    “我很焦虑吗?”

    “你没有吗?”

    “那好。”宋小西抓住她的胳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说我漂亮吗?”

    “……”阮丹青无语地望着她,“这个我持保留意见。”

    “那我善良吗?我可吗?”

    “……你不至于这么自恋吧?你立志要当完美的玛丽苏动漫女主角吗?”

    宋小西无视她的话,继续说:“那你要是个男人,你会娶我吗?”

    阮丹青这回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你是宋小西?你真的是宋小西?你被那个心比天高脸比猪老的网络红人附了吗?”

    “回答我的问题。”

    阮丹青看看她的脸色,勉强说:“如果我是江承莫,我会娶你的。但如果我不是,那还是算了。”

    “为什么?”

    阮丹青清咳了一声,说:“因为江承莫对你的恋一概封杀加追杀,你除了嫁给他别无二法。而我,我才不想为个女人成为他的刀下冤魂哪。”

    宋小西趴在桌子上,把中水笔掰了掰,没有掰动,转而去掰阮丹青的橡皮,等到它弯成九十度角,她才幽幽开口:“那我告诉你,事实才不是这回事呢。第一,李唯烨到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第二,江承莫才不会封杀加追杀,他就要和左纤订婚了。”

    “……啊?”

    尽管宋小西还不能单凭宋常青不确定的言论中推断出江承莫是否已订婚甚至说已与左纤符合,然而她还是一时冲动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她分不清楚心里那种奇怪又隐秘的难以名状的感觉从何而来,只知道说完之后就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指着江承莫的鼻子吼了一声“混蛋”一样,很有一种先下手为强的莫名安全感。

    宋小西晚上回到家,在电脑前一页页搜索左家和江家最近的动向,查询是否有联合或者矛盾迹象。然而她终究没找到,K线图又看不大懂,官网首页的介绍更是聊胜于无,最后只好又关掉。

    本来按照她的预估,她是不相信宋常青的说法的。以她掌握的江承莫的个,他决计不会是那种肯辜负自己本来心意去联姻的人;然而又可能是江承莫为左纤的美貌格等等优点所打动,一时旧复燃也说不定;可是他一个多月前又明明才和她做了那种事说了那句话,现在又突然转而与左纤交往,岂不太不符合江承莫稳若磐石的理智格了?

    宋小西觉得自己的脑袋再次快要爆炸了。她甚至都有点怨恨江承莫那个吻了。如果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她现在也许会安心享受李唯烨的体贴关怀温柔照顾,并且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与他订婚了也说不定。然而他明明已经硬生生插^进来一脚,却又不肯再把第二只靴子扔下来,反而转头生出了左纤的传闻,只留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吊在这里抓耳挠腮头痛不止,他那样的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做?

    宋小西在下课之后开车在街上随意溜达,最后在一家清静的会馆前停下。她虽然与江承莫从别到格等等诸多方面都截然相反,可是他的诸多习惯还是在长年累月中浸染给了她。比如说宋小西生懒惰,讨厌麻烦,躲避人群,江承莫早年强制带她出去多和人接触,学习待人接物礼仪周全,渐渐地她便也不再那么抵触;再比如说现在这家菜馆,里面全是养生的清淡东西,宋小西并不喜欢,然而被江承莫强制拖来的次数多了,渐渐地她便也不再那么讨厌。

    这家菜馆除了菜色清淡到离谱外,特色之二便是拥有格外高的真皮沙发靠背。宋小西来这里时间比较早,窝在最里面的靠窗位置,给自己点了一盅开胃汤,正试着耐下心慢慢品,忽然听到服务生小姐甜软的声音:“请问这两个位置可以吗?”

    然后下一个柔柔的声音蓦地让宋小西僵直了脊背:“可以。承莫,你觉得呢?”

    宋小西慢慢地轻轻地大口地吸了一口气。她动了动,试图把自己的量缩到最小,让高高的椅背给完全挡住。

    她第一回察觉,原来在不小的T市中,她跟江承莫的交集超出她想象的多。她现在拧着眉毛,进退两难。若是就这么离开,她一定会经过他们桌位,到时候免不了一场不尴不尬;然而若是留在这里,偷听他们两个墙角却也不是正确的选择。宋小西正在踌躇,听到左纤又笑着说:“听说你最近和小西吵架了?”

    江承莫淡淡开口:“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

    “是吗?”左纤的轻柔声音伴随着陶瓷盅轻轻碰撞的声音响起来,“可最近也没怎么见你跟她联系呀。以前你们两个不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吗?”

    “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是这么用的?”

    宋小西本来还在犹豫,听到他们两个在谈论有关她的事,开始在心中安慰自己他们在背后谈论她属于不道德的范畴,那她偷听一下墙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吧。

    她这么想着,便又听到左纤笑着说:“你在故意转移话题吗?今天上午听宋伯父说小西快要和梓成二公子结婚了,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江承莫顿了一下,开口时声音还是淡淡的:“只是单方面行动罢了。宋西答应不答应还不一定。”

    “既然是不一定,那就是也有可能答应呀。”左纤又说,“你看起来倒是笃定得让我佩服。分享一下感受和理由吧?”

    这回江承莫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左纤也笑笑,又转了话题:“据说瑞尔的安总最近很不好过,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惨重。”

    江承莫的声音轻描淡写:“他会好起来的。”

    “你又这么笃定。”左纤说,“他的夫人和他的关系那么复杂,对方怎么想谁都不知道。万一好不起来怎么办?就跟刚才说的一样,万一小西真答应求婚了你打算怎么办?”

    江承莫这回笑了一声:“你又把话题绕回来了。宋西现在要独立要自由要人权,还讨厌我讨厌得要命,我阻止得了吗?”

    “宋西讨厌你?我怎么没听说?她还会讨厌你?”左纤说,“每回我都是看见你在冲着人家不耐烦,哪有人家讨厌你的时候?难道你是不耐烦的次数多了,换成她不耐烦了吗?咦,对了,你刚刚不是还说你们没吵架吗?”

    江承莫又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宋小西正摒神静气地听,服务生小步走过来,躬轻声对她说:“小姐,您需要添水吗?”

    宋小西蓦地被她打断,只得无奈点头,看她倒完,又无声地做了个谢谢的口型,然而服务生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打算,继续说:“这些盘子需要我帮您撤了吗?”

    宋小西满心都惦记着隔壁谈话,连连摆手,这回她终于离开。

    宋小西松了口气,又听到左纤说:“后天我想去趟玉石拍卖会,作为我的男朋友,你是会陪我的吧?”

    她把“男朋友”这三个字语气着重地强调了一下,等江承莫慢悠悠地“嗯”了一声,她便笑开:“我怎么觉得现在当你女朋友比当初幸福多了?”

    接下来便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话题,左纤充当了之前宋小西的角色,都是她在调节气氛。只是宋小西已经不想再听下去,她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本能战胜了理智,扬手召来服务生,语气平静地说:“结账。”

    她的话音一落,隔壁轻声的对话也跟着戛然而止。宋小西那一刹那觉得很解气,于是更加解气地站起来,相当平静地昂首目不斜视打算离开,结果在从一数到三的时候被江承莫叫住:“宋西。”

    宋小西整理了一下表,停下脚步,做出一副惊讶神色,然后挂上一副假花似的滴水不漏的笑容,拿捏着一种做作的调调说:“好巧,左纤姐,承莫哥哥,你们也在这里。”

    她打完招呼就打算继续离开,江承莫站起来,一手攫住了她的手腕。他的力道突然,甚至带动了杯子里的水摇摇晃晃;然而力道又不算重,宋小西本来可以直接甩开,但她在电光火石间转了念头,然后举起手臂凑到嘴边,瞄准他的虎口处,像个饿极的食动物一样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她的力道要比江承莫大许多,而且长久,到头来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头骨都在发紧,然而江承莫自始至终都一声不吭。宋小西终于甩开他的手,没去看他的表,也没去看左纤的表,更直接无视了不远处服务生的态度,然后转,摸出手机,拨通李唯烨的电话,一边离开一边交谈,声音便顺着她离去的路线轻飘飘地传了回来:“李唯烨,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说一下订婚的事。”

    宋小西赶到江边的时候,李唯烨已经坐在凉椅中悠悠然享受江风。他的侧端正笔直,卷起袖子露出的半截手臂有好看的微小弧度,手指修长,骨骼分明。察觉到她在边坐下来,扭过头冲她微微一笑。

    “我本来还以为你还会再考虑几天呢。”

    宋小西没有看他,低头一根根地拔着手指,小声说:“如果我不答应订婚,会怎么样呢?”

    李唯烨轻轻笑了一声,温柔的语气像是在随风飘动:“那你想怎么样呢?”

    宋小西咬咬唇,说:“会分手吗?”

    他又反问道:“你觉得呢?”

    宋小西轻轻呼出一口气,又低声说:“李唯烨,我没有上你。”

    没想到他神色都不动,只是“嗯”了一声,又接着静静地问:“所以呢?”

    “……我们能不订婚吗?现在这样不行吗?”

    “现在是什么样儿?”李唯烨突然用拇指食指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眯了眯眼,声音微微变调,“可以不订婚,但除此之外呢?宋小西,你得承认,你得尽快做个决定。我现在最起码还是你的男朋友,我不希望长时间看到我的女友在我和别人之间摇摆不定,即使那个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人。你得在我跟江承莫之间做个选择,如果你选择了我,以后就不能对他再抱有任何犹豫。”

    他松开手,又慢慢地说:“谁都不喜欢被凌迟处死,我也一样。要么就输得痛快,要么就赢得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