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五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第二十五章、

    江承莫以陈述语气说出来,表亦平静,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草稿。宋小西蹲在地上看他驾车离开,一直到觉得双腿麻木才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摸出包里的镜子看了看脸上的表,发现太僵硬,自己冲自己笑了一下,好歹缓和了一些,然后也驾车离开。

    她表平静地沿路回家,途中表平静地在江承莫平素很讨厌的肯德基门口停下,吞掉了两个汉堡两对烤翅,两个蛋挞以及一杯可乐和一杯茶,才着圆滚滚的肚子回了家。然后她表平静地又去灌了一杯咖啡,再然后打开电脑调出许久未玩的网游,表平静地握住鼠标一直点击到第二天天亮,才慢吞吞地眨了眨又酸又痛的眼睛,洗漱睡觉。

    等她再醒过来,江承莫给她定的期限已经过了三分之一。宋小西看看窗外,开始给李唯烨打电话——她很少主动给李唯烨打过电话,甚至都可以说这还是正儿八经第一次,她语气平静地请他过来接她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又很平静地挂了电话。

    李唯烨到达得很准时,又或者可以说,他一向都很守时。两人去吃了盐帮菜,宋小西惊讶于自己对绪掌握的超常水平发挥,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在怨愤上升到极值之后反倒可以同李唯烨谈笑风生,话题展开得十分融洽,两人的对话没有出现一次冷场,十分融洽。

    然后她回到家,又灌了杯咖啡,继续一整夜的游戏生涯。如此以至循环往复,直到第三天的夕阳缓缓落下。

    她这回没有再打游戏,自己狠狠睡了一觉,一直到第二天如何赖都睡不着了才起来。然后摸出手机看了一下,里面最近的一通来电是前一晚来接她出去吃饭的李唯烨到她楼下时给她拨的那通电话。

    宋小西嘴巴鼓了鼓,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扔掉手机,下洗漱。

    她这三天表现平静得异常,逃不过心细如发的李唯烨的眼睛。昨天晚上他给她讲了不少笑话,后来送她回来的时候,索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好像自从我来了T市以后你就不怎么顺心。”

    宋小西把看窗外的视线调回来:“有吗?难道我这两天表现很不对劲吗?”

    “难道没有吗?”李唯烨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一点一点,扭过脸看看她,“我过两天就又要回A市了。你要不要在我临走前顺便说说你不顺心是因为什么?”

    宋小西把包盖在自己脸上,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什么都没有。”

    李唯烨第四天有事,没有来找她,宋小西便自己出去享受下午茶。沈奕的电话煞风景地响起来的时候,她正受到邻座一个男生的搭讪。宋小西嘴角弯弯地目送他离开后,转面无表地走到角落里,把电话接起来,然后就听到一顿劈头盖脸:“小西小姐,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嘛?”

    宋小西一声不吭,只听到沈奕继续说:“我们昨天一伙人一块儿去南大道,亲眼目睹你跟李唯烨肩并肩从会所走出来,他还给你披风衣呢。我今天给江承莫打电话,他连手机都关了。你俩就不能好好相处吗?李唯烨那个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小西冷冷打断:“江承莫要关机那是他的事,你给我说有什么用?他自己想生气,我难道还能去阻止吗?”

    “你怎么不能阻止?”

    宋小西“哈”了一声,声音变得更为冷森森:“凭什么就要我放软态度去讨好他?!”

    “……”

    “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我是木偶吗?我是哈多吗?我是啄木鸟闹钟吗?上个发条就得一丝不苟地执行吗?他往哪儿吹我就得跟着跑,难道我是蒲公英种子吗?你冲我吼什么吼?江承莫是生气还是生病,是BT还是ET,统统不关我的事!我的事也不关他的事!我宋小西离开你们难道就会挂了吗?你们凭什么要求我按照你们的意志来做?你们凭什么威胁我?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手下的职员还有权利罢工呢,我就不能抗议了?”

    “……”

    “还有你,沈奕!”宋小西的声音越来越大,语速越来越快,“你跟江承莫你俩真是讨人厌到极点了!一个独断专行一个煽风点火,你们两个怎么不去说相声?一丘之貉狼狈为,你还有理了?我哪里做错了?做错的难道是我吗?你以为我是你们的秘书吗?我凭什么要蒙受你们那些有的没的数落?我也有忍耐到极限的时候你知不知道!”

    “……”

    宋小西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到底是被已经缩到墙角的一丁点理智和礼仪教养给勉强止住。沈奕那边停了一会儿,听到她还在气愤地大口呼吸,说:“你叛逆期又重犯了?”

    “你去死吧!”

    宋小西砰地挂了电话。

    第五天的时候李唯烨又出现,并且提议一起去爬山。

    宋小西本心并不喜欢这种运动,然而李唯烨声称运动有助于减轻郁闷心,并且既然是恋就得有恋的样子,那就索不如把所有据说侣间需要做的事统统来一遭,看看这些浪漫是否都如传言一般名副其实。他既然这么说,宋小西也就无从辩驳,并且她也真的需要排解一下中一直抑郁的一口气,便真的跟了李唯烨去爬山,并且留宿。

    晚间月亮高悬,天气很好,两人之前背了望远镜上山,如今便按照星图一点一点找星座。而事实证明,有些浪漫是要付出代价的,而在山顶上看星星无疑就是其中之一。晚间山风冷冽,吹得宋小西头发乱舞,她那薄薄的线衣一点也不挡风,站了不一会儿便瑟瑟发抖。

    后来李唯烨走过来把她笼在怀中,他长长的风衣温暖中带着一股独特的清爽薄荷气息,宋小西十根手指被他握在掌心,后背被他压在前,她被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地裹着,一直在哆嗦的四肢终于渐渐缓过劲来。

    李唯烨低头看看她,挑了挑好看的眉,眼角微弯,笑着说:“我的怀抱还是温暖的吧?”

    宋小西垂着眉毛,过了片刻低声“嗯”了一下,混在风中像是飘忽不见,然而却还是被李唯烨听到。他笑了一下,又接着说:“我的长相还是可以看过去的对吧?”

    宋小西狐疑地抬头看看他,迟疑地又“嗯”了一声,李唯烨接着循循善:“我的脾气也是很不错的是不是?”

    等宋小西再“嗯”了一声,李唯烨的语气比之前更加温柔:“那我们订婚好不好?”

    “……”

    宋小西这回没有上当,通体僵硬了一瞬后,没有说话。

    李唯烨眯了眯眼,看看她垂着的脑袋,说:“我本来以为在这种地方,被否决的机会大概能更小一点。”

    “……这太突然了。”宋小西直直看着沙石地面,闷声开口,却过了半晌没有听到后的李唯烨说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考虑看看,好吧?”

    李唯烨这回有了动静,捏了捏她的脸,一笑:“那我等着。”

    宋小西觉得自己就是张薄薄的几乎透明的宣纸,被李唯烨和江承莫两个纸镇一头一个压着,愈发头痛。偏偏更头痛的是沈奕还打了电话来,这回宋小西先声夺人,率先劈头盖脸:“你到底有完没完?”

    沈奕这回没有使用那种吊儿郎当的调调,直截了当一句话:“你该去趟总医院。”

    宋小西语气比他更加平静:“你该去趟精神病院。”

    沈奕嗤了一声:“你的亲爹病了,你难道也不去看看?孝字怎么写你还记得吧?”

    “……”

    沈奕以反常利索又犀利的言辞给她再度扣上大帽子,宋小西尽管不愿,想来想去也还是驱车去了趟医院。她刻意两手空空,本来是打算在病房门口掠一眼就走,脚步却在亲眼看到的时候又顿住。

    宋常青躺在病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手背上有几条绷带,有棕褐色液体顺着输液管滴滴答答流下来,旁边王阿姨守着他,目光里还可以辨别出几丝忧虑。

    宋小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头一回发现宋常青两鬓间已经有了许多白发。他和陈清欣结婚的时候他的年纪已经将近三十,生下她的时间就更加晚,宋小西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他是何种状况都不会产生什么感觉,此刻却分明慢慢地泛上了几缕心酸。

    宋小西后退了几步,在病房前徘徊了两圈,又下了楼,到医院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一捧鲜花,以及一兜水果。她抱着这些重新回去时,王阿姨已经不在,点滴瓶子也被摘走,病房中只有宋常青一个人在望着雪白墙壁发怔。宋小西敲了敲门,他转过脸来,下一刻脸上的惊讶与喜悦一闪而逝。

    宋小西把鲜花插到花瓶中,又把水果放下,这期间宋常青的目光一直锁着她,宋小西很有几分不自然,犹豫了一下后却还是在原来王阿姨的位置坐下来。

    宋常青看着她,动动嘴唇,声音在最开始两个字甚至还有点颤:“你要吃水果吗?”

    宋小西一时不知该做出什么表,只好摇摇头。他便叹了口气,停了片刻,又说:“前些天我听承莫说,你去了A市一趟。”

    “……”

    “他当时对我说你的行为太过鲁莽,但我后来想了想,这也没有什么。我那时那么说只是觉得承……罢了,这些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不再提。其实你和李唯烨相也不是那么糟糕,他前段时间私下里还来找过我,问的全是你的问题。你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平常想做什么,只是我也不了解,没法回答他。但能看出他这个人为人细心,做事稳重,而且心地也不差,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和他好好交往就是。”

    “……”

    宋小西还是不说话,宋常青便自己笑着说下去:“李唯烨前天又来找我一趟,说想向你求婚。我说过早,他拿了一堆话说服我。当时看样子是想一意孤行下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提了没有?”

    “……”

    宋小西一直不肯回答,宋常青就又自己说下去:“承莫和左纤这些天相处的时间好像也不算少,如果李唯烨跟你求了婚,那还真不知道你们两个谁会更早结婚。”

    宋小西蓦地抬起头来:“他……”顿了顿,又改口,“承莫哥哥在和左纤交往吗?”

    “上午就是他跟左纤一起来看望我的。”宋常青说,“我看他们两个的样子,以及左家的态度,似乎是很乐见其成的。而且两人年纪相仿,又相识已久,如果真的成了,那也算是很般配。”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写得匆忙,也许会小修。有意见请提出,谢谢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